2007-07-28 21:32阅读:
現在是2007年7月28日晚上9點零5分。
我猜,你的歌應該已經唱到《日落大道》了。
我在另一個工作中,我沒有在現場。
昨夜的總彩排,我坐在離你不到十米的地方,百感交集。
我想過去抱抱你,在你耳邊對你說:
I’m so proud of you. I believe there is somewhere higher you will belong。.
就象在美國,你下了舞臺趴在我肩膀上哭。
可是,我們都是那麽驕傲的女子,那些感動,除了偶爾的爆發,都被克制了。
可是,有些瞬間的感動,可以支撑我們走很久很久。
所以我幷不遺憾今天我的缺席。
我知道,我也堅信。在另一個更高更輝煌的舞臺,在未來的某一天,我不會缺席。
去年的這一天,我第一次在錄音棚裏聽你唱歌。
在那一瞬間,在以後你握住麥克風的每一個瞬間,我都那麽愛你。
所以,那些我們互相發過的脾氣,說過的狠話,鬧過的意見,有過的矛盾。
還有諸如此類的種種不愉快,都在你的歌聲響起的時候,被諒解了。
我還是愛你,因爲那些發過的脾氣,說過的狠話,鬧過的意見,有過的矛盾。
因爲這些我會繼續愛你。
那天,當我們在我辦公室裏相對著流下眼泪,我幾乎想向你投降。
可是你我都知道,我不被可以。
當我寫下這些話的時候,你應該準備換第三套服裝了吧?
觀衆群裏的Encore聲應該已經排山倒海了吧?
好好享受這一切,這是你應得的。
而那始终要来的曲終人散,,我們面對離別的姿態,到底應該是笑著哭,還是哭著笑?
不是一定要直到很多年以後,
我們才會明白,
有些人,有些事,是多麽的令人難以忘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