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辈子都不会进的10个微信群

2019-05-15 07:53阅读:
你这辈子都不会进的10个微信群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网络也不例外。他们因为共同的目的或兴趣能聚在一起,这些共识也成了所在微信群的核心价值。我装深谙“管中窥豹,可见一斑”的道理,盘点了10个我们觉得很奇葩的微信群,看看他们每天都在聊些什么。当然,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我们能找到的也许只是小打小闹。
群名 夸就完事了
群成员 166人
活跃群员 30人
职能 互相吹捧
夸夸群的横空出世,脱胎于豆瓣的相互表扬小组。在这里,没有一个人是废柴。哪怕你做了一件平平无奇的事儿,只要大胆分享出来也能被人夸到头晕目眩。群主小楼表示,她建这个群并不是图好玩儿,而是真的对这种网络正能量有一种心理性的依赖。
高数补考不及格的噩耗,对她的打击非常大。闷闷不乐了一个月之后,睡在下铺的姐妹实在看不下去了,在网上给她团了一项“特殊服务”。她被拉进一个群,众人问清了小楼为何不悦后,就开启了全员吹捧模式。先是从“数学差的女孩子有什么优点”入手,一路夸到“小楼这个名字咋就这么好听呢”。 几句客套性的谦虚,很快就被淹没在了四五十个人轮番夸赞之中。
小楼敲了一大串感激的话,准备在大家夸累了之后发出去。可十五分钟一到,自己就被从这个付费夸夸群里踢了出来。那种从云端到深渊的巨大落差,让小楼有些怅然若失,不过这些看似有理的花式吹捧,着实让她开心了很长一段时间。她到现在也没删掉那个只待一刻钟的群,为的就是偶尔翻翻聊天记录,让自己再爽一下。
你这辈子都不会进的10个微信群
在“夸夸群模式”揭竿而起之后,她也第一时
间建了自己班级的小型夸夸群,并把二维码分享到了微博和贴吧中。很快,慕名而来的上百名网友们就把这里攻占了。虽然平日里扯皮居多,可一旦有人打出了“求夸”二字时,“彩虹屁”就会铺天盖地一般袭来。哪怕你说“今天太丢人了,真想去死”,也会有人跟一句“那你可真勇敢!”
有人喜欢夸,就有人喜欢骂。一个男生在夸夸群里说风凉话被踢之后,愤懑难平建了一个骂骂群,成员们互相Diss浇冷水,但不能进行人身攻击,比如“你真难看”、“NMSL”。而这个群仅存在了一周就被强制解散,原因是有个不长眼的哥们,把一位辅导员拉了进来,美其名曰“让老师也感受一下先锋文化”。
无论夸夸群还是骂骂群,给人最大的感触就是:一群孤独症患者从陌生人身上寻找精神慰藉。因为负能量爆棚,骂骂群把自己的路走窄了,但在夸夸群里待着还是很惬意的。一想到世间有这么多善良有趣又可爱的人,心情也会舒畅很多。
群名 牡丹花开
群成员 155人
活跃群员 20人
职能 中老年人分享受骗经历和防骗心得
前年年末,老常光荣退休,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冲浪人生。他从各种途径听闻过的诈骗案例不下四十起,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上网第一个月就中了招。
因为炒股,他加过一个理财交流微信群,并在那里认识了一位投资牡丹种植的网友“千里驹”。众所周知,菏泽是“牡丹之乡”。对方借这一点大肆鼓吹,声称今后投资牡丹一定会赚大钱。而且如果你的牡丹被选征用到重要的国际会议上,不仅钱多,还能以“非物质文化遗产守护者”的身份受到领导接见。
在金钱和名誉的双重诱惑下,老常和另外六个群友一起参与了这个项目,每人出两万买了一块地。这些老人从五湖四海赶到菏泽,亲手种下了牡丹,又各自拿到了一瓶玫瑰精油。最后结果你大概也猜到了,“千里驹”撒开蹄子跑得无影无踪,而买地合同也被证实为短期承包合同。
在确信很难要回本钱后,老常捧着精油叹了两天气,才想起来在微信群里揭露骗子的行径。没想到这一揭,一呼百应,好多人都表示自己受过骗,且受骗方法也五花八门。荣誉感加身的他赶紧建了一个反诈骗微信群,并把这些天涯沦落人都领了进来。
你这辈子都不会进的10个微信群
因为群友平均年龄在50岁左右,所以画风和家庭群无异。每天都会被“新闻早班车”、老年表情包和“马云女儿结婚”的消息轮番刷屏。而一旦有人来咨询某一投资项目是否可靠,群里就会涌现出一群热心人士来帮着分析。
在老常看来,九成九的项目都是为老年人量身定做的骗局——假性传销、遗产解冻、白银投资……这些都是最常见的套路。而学会与时俱进的骗子还搞了很多新名目,对老年人迷惑极高。有的群友还赞助过嫦娥五号登月取土,而老常的小舅子则参与了一个回收网吧二手电脑挖比特币的项目。
这个群里的人,全都吃过最少一次的亏。但即便是身经百战的他们,面对有些骗局也很无力。“去年群里人数最高的时候达到了230多人,很多都是P2P投资后血本无归的。说实话,我们也不好说那些爆雷的算不算骗子。”所以从去年八月份开始,群里的最高行动纲领就定下了:如果你不知道他是不是骗子,那他就是骗子。
群名 尿疗群-理性讨论,不信自离
群成员 97人
活跃群员 21人
职能 分享尿疗心得
入这个群并不费劲,只要你能忍受看别人分享的“一人我饮尿醉”的视频,再声称你相信尿液疗法,就可以证明你是同道中人。只要你不出言相讽,也不会有人找你的麻烦。
在群里潜伏了几天,天天都要看群友分享饮尿心得和视频,而几个管理员则负责科普尿疗知识。这几天里我也总结出了一个规律,那就是尿疗的好处大都是主观上的,并没有见到成功治愈某种疾病的案例。一来喝尿是一种“生物反馈疗法”,有点儿意念诊疗的意思,所以“主防不主治”。其次,一旦躺到病床上,你就很难再有机会悄悄喝尿了。
有人笃信喝了尿之后身体衰老明显变慢,或者是晨练时汗都不出了。但也有人说,自己喝尿觉得咽不下,齁嗓子。一旦有人出现生理性不适,比如干呕,就会有人出谋划策,比如切点儿姜沫?进去。而为了避免这个群被就地解散,群主陈大爷三令五申:“接尿的镜头就别拍了,大伙儿都信。”
你这辈子都不会进的10个微信群
在群里的最后一天,遇见了一个小插曲。某年轻尿疗爱好者的妈妈发现了儿子的秘密,在群里发语音痛骂群主是邪教头子,并愤而退群。
后知后觉的群员们也开始轮番发语音反击,用各种方言问候前尿友的家长,哪怕对方已经不在群中。这就很有意思了:群员们坚信喝尿能治百病,但如果有人提出质疑,又会引起猛烈围攻。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恰恰是不自信的表现。
在和陈大爷闲扯时,他并不认可我的这种判断。在他看来,群员之所以反应激烈,是因为质疑者都是来看笑话的“异教徒”。曾经的尿疗骨干刘奶奶上个月无奈退群,就是因为有人把群内截图发给了她的女儿。
群名 重拳出击,优生优育
群成员 25人
活跃群员 7人
职能 防范并惩治近亲结婚风气
把我拉进这个群的振涛,是一个标准的“凤凰男”。俩姐一哥都在镇上谋生,只有他顶着一嘴大碴子味的英语,硬生生考进北京并站稳了脚跟。为避免地域黑的问题,我们在此隐去了他的家乡。
每次回老家都要坐两种交通工具,到了地方还要坐半小时的机动三轮。如果不是五年前修了桥,夏天可能还要坐一趟皮筏子。时至今日那里仍然残留着一些陋习,而今天我们要说的,是宗族联姻。
宗族联姻在当地人心里,称得上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特别是表哥表妹的结合,在当地也会被视为正常现象。先拜堂,再要娃,最后想尽办法在地方民政局蒙混过关。至于这孩子有没有先天性遗传病,天知道。而负责监管这一现象的计生员们,显然就是这一畸形结合的最大阻力。
你这辈子都不会进的10个微信群
按理说近亲结婚不该计生办监管,但“身兼数职”是基层计生员的必备技能。他们是各自村里不受欢迎的人,家里的玻璃被人砸的事情偶有发生。这个群的创建者是镇上的计生办副主任,群员则是各个村的计生员,以及一些飞出去的大学生。执行中遇到困难时,计生员们就会向知识分子求个锦囊,振涛就是“智囊团”中的骨干。
了解到表亲结婚发喜帖会刻意避开计生员,振涛提出了“线人模式”,并得到一致好评。以他所在的村子为例,一旦检举被证实,无论是否成功阻止事实婚姻的发生,线人都将获得三百元现金奖励。
其实在很多年前,各村村头都出现过公告栏,用图文并茂的形式进行普法。栏中有一则很有趣的典故:南宋大诗人陆游和表妹唐婉结了婚,但最终也逃不过被亲妈拆散的命运。而陆母唐氏的脑瓜顶上,就悬着“优生优育普法第一人”几个大字。
因为监管力度加大,今年近亲结婚的问题明显少了,但高彩礼现象开始井喷。还没来得及休息一番,计生员又要忙起来了。新的风暴已经出现,改个群名再次迎战!
群名 令尊令堂今天脱单了吗?
群成员 400人
活跃群员 70人
职能 帮单身的父或母找对象
也许是被空巢老人的各种悲剧新闻感染到,前同事崽崽总觉得鳏居的父亲很可怜,梦中返乡时,十回有八回要撞见老爷子枯坐在村头的榆树下。在经历了一番剧烈的思想斗争后,他加入了一个单身父母相亲群,想在这儿给自己物色个后妈。
虽然老人不必为“今年过年去谁家”而发愁,但这个岁数的人归根意识都很强烈,再说“距离不是问题”就有点自欺欺人了。所以崽崽加的是一个地方群,坐标就位于他的老家沈阳。但点开群成员的头像后你会发现,他们的坐标大部分都不在沈阳本地,而在北京、上海和杭州等一二线大城市。
每个人的群昵称都要加一个“替父征婚”或者“替母征婚”,大家每天交流的内容,就是二老的个人条件,以及自己对空巢老人的自责。不过据我观察,子女们多多少少有些一厢情愿。群内的普遍情况是孩子们对后爹后妈很满意,但老人们压根儿不愿意见面。网友“伯爵”的父亲跟儿子如是说:“你该干啥干啥去吧,我要想处对象早就处了。”
你这辈子都不会进的10个微信群
父母其实没我们想象中那么孤独,他们下棋、跳舞、打麻将。只要缘分到了,黄昏恋拦也拦不住。当然,亲情的陪伴是这些日常娱乐项目无法取代的。可如果你因为自己抽不出时间回家,就想给老人整个你看上的对象,着实有点儿用力过度了。爱情的事不需要第三者搅合,子女要做的顶多就是把把关,避免婚骗的故事上演。
群内热闹归热闹,但成功牵手的案例却没有。让人觉得魔幻的,倒是有一些群员在交流父母的时候看对眼,悄悄走到了一起。据崽崽说,甚至有男管理借替父母征婚的名义,和女群员频繁接触,光明正大地搞起了婚外恋。最后没给亲妈找到如意郎君,自己也净身出户了。
群名 下辈子当个人吧
群成员 70人
活跃群员 50人
职能 为死于实验的小动物超度
在临床医学研究生蔡宝宝看来,每个同学都已经修炼出了一颗强大的心脏。比如刚入学时面对“大体老师”,心里会拧巴得两天吃不下饭。而现在心中除了敬畏之情,已经再泛不起任何波澜。不过在面对引颈受戮的实验动物时,心中难免还是要抽两下,毕竟你要亲手了结一条鲜活的生命。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学校贴吧里见到了一个给实验动物做法事的小师妹。受此启发,蔡宝宝和室友们建了一个小动物超度群,主要服务对象就是实验用的蛤蟆、白鼠和兔子。每次为了学业杀生时,她都要在群里念一道经文,雷打不动。
你这辈子都不会进的10个微信群
最开始的时候,群内的超度手法主要是放诵《大悲咒》或《地藏经》。而后经专业佛学人士指导,她们开始念专业的超度咒——《六道金刚咒》。全篇只有一句“哇啊哈下萨嘛”,念上七遍即可完成消灾业、度亡灵的任务。发音简单,威力卓群,用最短的时间让实验动物抵达往生极乐。
建群一个月之后,群内迎来了一次人员大扩容。其他专业的学生闻风而至,其中以同院校的生物医学工程为主。他们做毕业设计时,一人一次要杀几十只小白鼠,典型的“血债累累”。有些妹子因为接受不了这种力度的生命剥夺,考研时果断逃离了原专业,做回了“怎么可以吃兔兔”的软萌小女生。
而这个群,对于心魔难消的他们来说,就是一道生命的曙光。所以在修习超度知识时,一个个都显得格外虔诚。曾因为心理负担而闷闷不乐的他们,在学会了怎么念咒超度之后,精神状态普遍好转。吃饭香了,头发密了,割动脉的手都不哆嗦了。所以在蔡宝宝看来,我们明面儿上是在度它们,其实是在度自己。
群名 我欲成仙,快乐齐天
群成员 100人
活跃群员 27人
职能 交流“神功”修炼心得
这个群的发起人是来自山东济宁的小肖,他偶然间从孔夫子旧书网淘到了一本《御剑飞行》,随即开启了自己的修仙之路。在多番研读之后,虽然没能达到御空飞行的高度,不过走路明显比以前快了。
而为了早日做到“夜行八百,日行一千”,他还根据野史学起了“神行法”。在腿上绑两个小沙袋,而后念一段“神行咒”,即可获得疾跑Buff加持。至于效果如何,用小肖的话来说:“练功之后,健步如飞。上班全用跑的,摩托车都卖了。”
群内的活跃分子大多和小肖一样,修炼着至少一种失传已久的法术:蛤蟆功、一指禅、六脉神剑、降龙十八掌……一群人,揣着明白装糊涂地坚信自己就是那个《数码宝贝》中被选召的孩子,或者是骨骼清奇,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群员们偶尔还会进行视频切磋,曾经有两位练铁头功的互相不服,在线开砖。群里叫好与红包齐飞,一时间万人空巷。
你这辈子都不会进的10个微信群
而且这个修仙群的风气非常宽容开放,不仅有各种中国传统神功,甚至还有人在读霍格沃兹的函授课程。菁菁说她在上网时遇到了格兰芬多的招生班主任,并通过视频完成了云入学。现在正在学第一学期的理论课,好像一毕业对方就会用猫头鹰给她把魔杖送过来。
有练功者的地方,就有大师。玄明子是一位非常神秘的群友,或者说是道友。他在群内收了十余名徒弟,在线传授各种道家绝学,如空明拳、先天功、太极剑法。每天的日常就是分享各种口诀心法,如果有人咨询,徒弟们就会整齐划一地刷起“想做入门弟子的,请私聊大师”。每每看到这种情况,我就会哑然失笑,心想:“怎么整得跟一群僵尸号似的?”但转念一想,你怎么知道他们就不是僵尸号呢?
群名 你不敢表达,我替你爱TA
群成员 100人
活跃群员 35人
职能 模仿爱豆谈恋爱,谈到世界充满爱
追星群我见过很多,但这绝对是最欢乐的一个。
真爱粉们一直在操心着爱豆的终身大事,而且帮他们物色了不少门当户对的圈内CP。奈何“郎无情妾无意”,小粉丝们干着急也没用。心急火燎的他们来到了这个魔幻的微信群,公开进行替身式招亲。
进群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群昵称换成“地名 偶像名”的格式,比如“西安林俊杰”、“德州古力娜扎”。然后你就可以模仿爱豆的身份和语气,和群内其他的异性明星们处对象了。而为了增加诚意度,模仿者们在言谈举止上要和爱豆言行合一。比如黄子韬聊天一定要频繁使用自己的表情包,而林志玲发语音一定要嗲起来。
既然是相亲群,所以偶像已婚的就别来搀和了。第一次进的时候没经验,给自己取名“五道口刘德华”,刚打了个招呼就被踢了出来。转粉林更新之后就好了很多,桃花运接连不断。在这儿待久了之后,确实容易产生强烈的迷失感,恍惚间真的以为自己是“片约不断,无暇恋爱”的大明星。
你这辈子都不会进的10个微信群
这个群给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粉丝们的怨念太强大了。处对象的根本意义,似乎都是为了打开粉丝们的遗憾和心结。比如群内最甜蜜的一对,是“回龙观胡歌”和“望京刘亦菲”。一天到晚宝宝宝宝地喊,腻到让人欲言又止。
让我倍感费解的是,俩人聊天的语气略显阴盛阳衰。仔细一打听,原来群里的老胡是女的,仙女姐姐反而是男的。回头一想也对,毕竟偶像粉丝里,向来是异性居多。
据说俩人因戏生情,上个月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目前姑娘正准备辞职投奔爱人,预计近两日就要变成“望京胡歌”了。偶像没凑成CP,粉丝倒成了一对儿,也算这个奇葩群的功德一件了。
群名 华夏传统历法自救小组
群成员 80人
活跃群员 35人
职能 庆祝每一个节气
这是一个行事神秘的小组织,每半个月活跃一次,一年总共活跃二十四次。他们自称为传统文化的守护者,故而要认真对待老祖宗们规定的每个节日。这些节日不是别的,正是二十四个节气。
群内没有南北文化差异,有的只是思想差异。这些节气的信徒大致分为两大帮:一个保守派,一个洋务派。试举一例,春分这天有人在家里竖了一下午的鸡蛋,也有人去田里摘野苋菜,这都算是传统春分习俗的拥护者。但还有些不愿被繁文缛节束缚住的先锋玩家,在这一天大搞行为艺术,比如和女友分手。
你这辈子都不会进的10个微信群
虽然有些群员已经到了谢顶的年纪,但依旧有着一颗童心。为了增加节日的仪式感,可爱的他们甚至会提前收集素材,留到节日当天分享出来。比如惊蛰这一天,会有很多群员分享雷声滚滚的视频,因为惊蛰原意就是“蛰居一冬的小生命们被春雷惊醒”。而为了配合节目效果,那些没准备雷雨视频的人就要在群里模仿小动物的叫声,如“哞……”“嘎嘎嘎”“喳喳喳”“大爷来玩啊!”
平心而论,这是一个没啥营养成分的闲侃群,而且每活跃一次,就需要长达两周的冷却时间。但每每看到这些节气的信仰粉们苦等半个月,终于又凑在一起云过节时,“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温馨感就会油然而生。哪怕你没这么多感怀,留着它报个时也挺好的。所以截至发稿日,我仍旧在这个群里潜伏着。
群名 我们都是五星小标兵
群成员 37人
活跃群员 31人
职能 寻回儿时颁发流动红旗的快感
我装编辑李超上学那会儿,学校里还没有进步之星、文明之星、阳光苗苗等虚头巴脑的名号。每次拿奖状的都是那几个三好学生,超哥挑灯夜战了多次,依旧没能有姓名。这段经历给他造成了很严重的心理创伤,以致于QQ签名至今仍然是火星文版本的“有些人,有梦想也没办法了不起”。
也许是执念过深,李超突发奇想,决定在自己的亲友群里开启“流浪红旗”计划。这个玩法的具体流程很简单,A群员给B群员邮寄一件东西,后者则要把它挂在客厅的墙上一周,或者是把头像改成这个物件。每每聊到这件东西时,就要玩了命地夸它。一周过后,这件物品就归B了。而B则要另选一件东西,邮给下一个群员。
是不是觉得有些似曾相识?没错,这就是小学时的流动红旗,由老师的心腹负责看守。没拿过奖状的超哥,已经不满足于圆梦了。只有颁发流动红旗,才能让他获得充裕的满足感。活动开启第一天,他就给发小——星星邮了一件泛黄的旧T恤。
你这辈子都不会进的10个微信群
从收货开始,星星就把各种能想到的褒义词都用上了,什么见衣如面、暗香残留、梦回当年,夸得李超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不过七天一到,星星就开着直播把它烧了。
但群里也不是人人都能舍得下老脸,把一件奇奇怪怪的东西挂在客厅或换成头像。所以李超还给那些确有隐情的朋友留了条退路:如果你接受不了流动红旗的考验,就得报销邮费,并且得在群里发88.88元的红包以示惩罚。
从那之后,群里的流动红旗变得越来越诡谲了,诡谲到你想夸都无从下口。李超本以为,开光袈裟和《咒怨2》海报已经够没下限了。直到某天,他收到了一双臭烘烘的袜子……因为这记骚操作,李超辛辛苦苦抢了俩月的红包,一次性全都折进去了。
你这辈子都不会进的10个微信群
编辑=李超 文=肖通
插画=阿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