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工厂》:让美国再次伟大?一个中国资本家在美国

2019-08-26 21:35阅读:
2019年8月,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夫妇出品的纪录片《美国工厂》,在全球第一视频网站网飞上线。本片从2008年圣诞节前两天开始讲起,通用汽车公司在俄亥俄州代顿地区的工厂宣布关闭,这个曾经是莱顿兄弟发明飞机的制造业重地迎来了预期中的衰败。此前,奥巴马已经竞选总统成功。在奥巴马担任美国总统的八年期间,也是美国制造业不断空心化的时间,奥巴马的政策并没有挽救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就开始的制造业外流,并且呈现出向中国加速的大趋势。2017年初,奥巴马卸任美国总统,成立电影公司只是他繁忙的退休事业的一部分。特朗普在2016年的竞选口号是“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让美国再次伟大),显然这是对奥巴马的直接批评而带来的政治策略。《美国工厂》记录了来自中国福建福清的企业家曹德旺和他领导的福耀玻璃如何在美国建厂并开始取得盈利的过程,这个饶有趣味的故事通过奥巴马的加持讲述出来,对于全球化和逆全球化来说都有着非常有意思的话题。
《美国工厂》:让美国再次伟大?一个中国资本家在美国
2010年代,曹德旺为什么来到美国开厂,根本原因是应美国汽车厂要求,表面原因则是在美国建厂并没有想象中的高成本,为此曹德旺曾经在中国媒体上算过一笔账,诸如除了工资其他的都比国内便宜,当年曾经有中国媒体策划“别让曹德旺跑了”的选题。事实上,美国和中国的整体成本相差不多,当然这也是建立在美国当地州县政府的大力减免税的优惠政策之上,而代顿当地则有大量“高素质的失业工人”的前提下。汽车玻璃作为特殊商品,从中国运输到美国的成本非常昂贵,即便是在中国福耀玻璃的所有生产厂都是建立在整车厂附件。福耀玻璃之后,富士康也试图在美国建厂,然而在特朗普兴致勃勃和郭台铭一起奠基之后,郭台铭发现难以招聘到符合要求的员工,再加上州长的更替推翻了前任攻略,迄今为止只有孤零零的两座厂房。
《美国工厂》:让美国再次伟大?一个中国资本家在美国

《美国工厂》从多个方面对比了中美企业文化的不同,却也只能在最后展示出比较悲伤的未来,自动化将导致大量的工人岗位的失去。中国资本家去美国不是未来慈善,而是为了全球产业布局,假如代顿厂不得盈利,这个工厂-社区必然会再次关门。这个故事,从2008年谈起其实有些短暂,让我们把目光回到二战结束后的时刻,也正是克林顿、小布什和特朗普出生的时刻。当时的美国占有全球制造业的一半以上、八成的黄金和唯一全工业链。从马歇尔计划到扶持日本,美国建立起以其为首的西方工业共同体,通过关税及贸易总协定促进国际贸易自由化,与苏联为首的经济互助委员会相对抗,而新中国则在长时间内独立于这两大经济系统之外。到奥巴马出生的1960年代,美国又通过转移产能,将韩国、亚洲四小龙等纳入产业分工协作的范围,美国通过世界银行、关贸总协议、美元黄金、北约等一系列政治经济框架,取得了巨大的金融利差。经过毛泽东主席一系列的操作,对印自卫反击战、对苏珍宝岛作战、埃德加·斯诺及美国乒乓球队访华、基辛格和尼克松访华、中国与日本及西方国家建交,中美苏大三角产生了崭新的博弈,这也为改革开放、中美建交、对越自卫反击战、百万大裁军、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等夯实了基础。70年代末以来,中国告别了意识形态为纲的时代,乡镇企业、集体企业、国有企业纷纷进行有效的探索、改革和突飞猛进的发展。对台湾同胞书的发表、香港、澳门回归的确认,中间还有一次风波和苏联解体东欧易帜,姓社姓资不讨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设,中国也开启了漫长的复关谈判,终于在2001年正式加入改组后的WTO(世界贸易组织),而在此之前开启了工人大下岗,“大不了重头再来”,而1998年对教育、医疗和房地产的一揽子改革方案,中国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准备迎接新的挑战,这个挑战就是成为世界工厂,中国制造将从来料加工、产业转移到中国智造,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如今我们回头去看,就会发现福耀和华为、京东方、格力、海康等等的成长、壮大到领先全球是真正的英雄。
《美国工厂》:让美国再次伟大?一个中国资本家在美国
而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被“挽救”的通用,至今都没有恢复元气,似乎未来也难有机会。2019年美国企业的老大难的代表是波音,为了追求财务报表的亮眼,道琼斯指数的明星企业将关键的安全编程交给印度应届毕业生,可想而知安全本身并不是公司的核心诉求。《美国工厂》用了大量的篇幅来描写福耀玻璃对于安全的不重视,确实如此,我们也必须要敦促福耀玻璃解决生产过程中的安全防护问题。《美国工厂》用了更多的时间,给到了工人是否要成立工会,具体是美国汽车工人公会要发展他们,他们当中有人计划加入,甚至很热情。对此,曹德旺表示工会进来我们撤退,就是坚决要求美国公司拒绝工会。最终,信任总经理雇佣了专门的反工会咨询公司进行工作,正式的投票结束显示绝大多数工人pass了工会。
《美国工厂》:让美国再次伟大?一个中国资本家在美国
毕竟在漫长的失业之后,尽管福耀公司给到的工资只是通用的一半,然而也并不比当地普通的公司低(纪录片并没有显示这个对比),特别是工作积极分子还有两美元的加薪。那些前通用员工,都在回忆工作轻松、时薪28、有事找工会的美好旧时光,然而在福耀玻璃的中国高官及技术骨干看来,他们却都是技术不达标、工作效率低、态度一般般的美国工人,需要进行岗位职业再培训,他们在中国主管的直接监督下工作、切磋手艺,美国中层干部到中国总部进行观察学习,然而美国工人的绩效考核依然难以难道理想要求。这些美国工人种族齐全,多数人身体管理不太好、臃肿肥胖,显然是垃圾食品吃的太多导致,与中国工人的精干强悍相比差距甚远,再加上年龄普遍偏大,似乎平均年龄超过五十岁,精气神都难以适应高强度的现代化工业生产。《美国工厂》没有呈现复杂的生产环节,多数中老年工人似乎都是低技术含量的岗位,这也为他们中的很多人被青年人和自动化设备取代的根本原因。
《美国工厂》:让美国再次伟大?一个中国资本家在美国
这两天,特朗普总统去法国参加G7会议,这七个西方主要的工业国首脑开的全会新意寥寥,连共同声明都难以发布,显然各家有各家的难处。二战之后的欧洲,陷入高税收、高福利、低增长的怪圈,凭借着先发优势带来的高附加值产品,以及从各自老殖民地地区带来的金融服务和人口归化,在美国的主导下延续了一段“岁月静好、文明惬意、居高临下”的好日子,但是这不公平的好日子终将结束。这不是一个人、一个国家的问题,而是人类历史的大进程的必然结果。自从中国加入WTO之后,就在这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贸易的游戏中如鱼得水。从中低端工业做起,到如今已经在冲击高端产业,发达国家粉丝机的外号不是白叫的,而西方世界卯吃寅粮的债务问题几乎无解。
《美国工厂》:让美国再次伟大?一个中国资本家在美国
2018年特朗普开启与中国的贸易战,表面上是为了所谓为了缩小贸易逆差,本质上是打击“中国制造2025计划”,终极目标是希望美国长期霸占全球第一的位置,继续垄断地球话语权。然而到今天,这一年多的贸易战打下来,美国并没有取得什么便宜,除了那几百亿美元的关税收入(实质上这负担是转移给美国家庭)之外,美国忙忙活活以举国之力也没有打垮华为,甚至华为老大任正非一本正经的感谢特朗普所做的推广让全世界都认识到了华为,这说明什么,说明美国的威慑力已经不再、美国高端产业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灯下黑”问题,美国的高科技(硅谷)、石油美元、华尔街纷纷出现了各自的问题,尤其是美国这些年过度快速彻底的执行了FDI(外商直接直接投资)政策,制造业空心化积重难返,而中国在独立自主的工业化生产系统中接过来美国的产业转移,已经全方位无死角的吃下高中低端工业,目前正处于查漏补缺和集中兵力向高端城墙的冲锋。
《美国工厂》:让美国再次伟大?一个中国资本家在美国
特朗普心心念念希望美国企业回归,然而奥巴马在多年之前就问过苹果总裁乔布斯,乔老爷告诉他这不可能。事实上还是数据更为直接,过去二十年来全球制造业发生了结构性变化,多种所有制企业齐头并进,再配合一带一路大战略食用,这滋味当然爽。1998年,中国和G7(美国、日本、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加拿大)的制造业之和占全球64%,不过中国和G7的比例是3比61,到2018年,中国和G7的制造业之和依然占全球的64%,现在中国和G7的比例是28比36。根据常态发展预测,中国制造业在2021年将超过G7,惊不惊喜?开不开心?爽不爽?新中国建国之初的物质基础,甚至都没法和美国建国之初相比,“一穷二白”的旧中国与汉密尔顿谋划制造业计划时的美国差距明显,美国南北战争之前的北方就基本实现了工业化,对于中国人来说羡慕啊。不要忘记中国成为初步的工业国也就大约五十年时间,加入WTO也就18年,制造业就已经实现和将要实现的伟大目标,这是一代代中国人前仆后继、奋斗不息获得的结果(包括但不限于各级政府的招商引资、产业园的高效配套、理工科毕业学生占全球一半以上、海量农民工离开家乡进入工厂、中国工人有组织有纪律有效提高了工作效率、科研投入和专利申请都得到了质的提高),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的重要节点。
《美国工厂》:让美国再次伟大?一个中国资本家在美国
新中国建国之初,毛泽东主席就曾经预测,在第十五个五年计划时中国将超过美国,如今看来,这是非常精准的预言,五代领导人的工作是接力赛,中国目前处于长期而稳健的中高度增速。目前从各国自行公布的GDP来看,尤其是从具体的产业来对比,中国显然隐瞒了实力,简单举例,比如说地产GDP,中国竟然“只是”美国的40%。
《美国工厂》:让美国再次伟大?一个中国资本家在美国
再回到《美国工厂》,对于奥巴马和特朗普来说滋味都是一言难尽。福耀玻璃是个例,毕竟很少有他国去美国投资制造业。而美国的制造业工人不断在流失,目前也就一千万出头而已,集中于军工、飞机、医药、芯片、服装等极少数产业。曹德旺救不了美国下岗工人,他本人是个来自中国的资本家,美国的铁锈地带是美国的问题,既然是特朗普的铁票区,那么还是要请特朗普想办法。他对于童年时期无忧无虑的绿色大自然生活记忆犹新,他也在问自己“是否”。在美国工厂实现了年度盈利之后,曹德旺来到寺庙,烧香拜佛。曹德旺的信仰,与他作为资本化的人格,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冲突。企业追求利润,理所当然,然而在工人福利和社会公平等更高层面,如何取舍,简单地说是否给他们更高的工资、更轻松的工作、更安全的环境,也许这些都给到了,企业竞争力也就不够了或者没有了。在历史的进程中,无论是英国、法国、德国和美国都曾经有几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工人处于残酷的生产环境中,甚至他们的生命早遭到了绝望的摧残。
《美国工厂》:让美国再次伟大?一个中国资本家在美国
那么,作为后发的中国,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法的目光审视的当下,中国企业和企业家、社会,如何在个人、企业和人类命运的综合性发展中取得充分和平衡的进步呢?这是实践中的大课题,《美国工厂》当然不会联想到这么远,甚至连代顿地区的历史都展现的不够,只是从庸俗而小、细致入微的角度,来看待这些美国工人。他们下岗了(为什么下岗没讲)、来了中国老板(为什么来也不说)、中国老板打败了工会(如果工会赢了资本家就撤退了),而自动化设备会取代多少工人的岗位电影给的只是暗示。对于这些工人,美国政府和社会是否提供了足够的再就业计划和支持呢?观众不知道。不过,《美国工厂》倒是让我们看到中国在与美国的贸易战将是必胜,商品是货币的终极背书,中国制造业的发展态势,将拉开与各老大国家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