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遁甲》:雾隐门宇宙的小野望,这次打的是异兽

2020-03-22 21:06阅读:

《奇门遁甲》:雾隐门宇宙的小野望,这次打的是异兽

贺鹏主演的的电影《奇门遁甲》正在网络播出,对于今年春天这个特殊季节的观众来说,可以说是打出一片新天地。雾隐门人的任务,便是维护人世间的和平,本故事的主任务便是消灭妖怪毕方。雾隐门,擅长奇门遁甲之术,超脱于普通人的生活之外,类似于墨家组织的复仇者联盟。毕方,木精、如鸟,是潜伏在人类社会中的上古异兽,如毒液一般的它不断夺舍,最终要召唤或附体为终极魔王。显然《奇门遁甲》系列影视剧有相当的野望,雾隐门宇宙也是可以尝试一下的。

《奇门遁甲》:雾隐门宇宙的小野望,这次打的是异兽
《奇门遁甲》开篇,就引发观众回忆起《倩女幽魂》和《新龙门客栈》的小感觉,红尘中的凡人,无论是江湖侠客、还是浪荡子,来到鬼魅寄身的客栈,要么被幻术所迷惑,要么被妖姬所坑害,故事迅速进入奇幻情境。特效满足观众的诉求,也不纯粹是一惊一乍式蛮力,而是带给观众以“奇特而诡异、似乎那个传说中的世界就应该这样”的感觉。编剧杨炳佳在徐克等剧本的基础上进行改编,本版《奇门遁甲》画风,依然走徐克风,是典型的复刻1980/90年代香港电影黄金时期玄幻、奇幻片电影语言的风格套路,项氏兄弟(项秋良、项河生)对香港电影非常熟稔,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致敬,在激荡逍遥的江湖世界里,讲出了奇门遁甲的奥妙,并不在于“甲”在身内、而是要勘破阴阳五
行、融会贯通所学功夫的真谛,电影讲的故事是老的,道理也是旧世界的,缺又不显出迟滞节奏,法术的表达在熟悉中带来一些陌生的心意,这便很是难得。

《奇门遁甲》:雾隐门宇宙的小野望,这次打的是异兽
在人间罗刹镇的二代捕快周同,平日里被老爹呵护着只能办些鸡零狗碎的小案子,与跟班小跳蚤倒也在市镇上也很快活。然而政治和江湖两大世界同时扭曲了他的生活,作为县令的父亲被陷害,太监的傲慢显示本故事发生在香港导演特别喜欢的明朝。周同习以为常的善良,令他得到雾隐门长老的赏识和梦中传甲。然而在现实中,周同又被恶霸小瘪三坑埋。于是,周同在不断地奇遇之后,跟着雾隐门四大师父开始学习秘术(电影采取《少林寺》觉远习武的训练模式来呈现)。秘术分为四科,阵法、符咒、力量与意念,《西游记》中须菩提祖师曾经提及可惜孙悟空不想学。孙悟空的成人仪式,在漫长的取经路上。周同则在顿悟之后与毕方的决战中,彻底的将师父们所授本领糅合在一起,打穿了毕方所有的法术,实现了角色的成长。

《奇门遁甲》:雾隐门宇宙的小野望,这次打的是异兽
周同是有少年气的,作为县太爷的儿子,不仅自学符咒,更是有古道热肠,这就是典型中国武侠主角人格魅力所在。接着就是连绵不绝的奇遇,密度高到承担不起。目睹父亲被毕方生生粉碎,也是无能为力,这就从武侠跋涉到玄幻的境地。父亲和小跳蚤的牺牲,让他明白必须情感和存在的代价,只有足够强大的愤怒才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