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附庸风雅的贵妇们

2020-02-12 05:58阅读:
在一次社交晚会上,一个附庸风雅的贵夫人或也可称之为“名媛”问一位著名作家:请您告诉我,怎样开始写作最好?”“啊,夫人,作家恳切地答道:通常是由左往右写。
“通常是由左往右写,这无疑是一个正确然而答非所问的回答。这样的幽默回答,对于附庸风雅的贵夫人就是一种奚落和调侃。这种表现为闪避法的幽默都是在机智巧妙中显露出幽默,说它机智巧妙,是因其在不欲回答中做出了回答,因而或是在容易失礼的地方显出了礼貌,或是在尴尬的处境中摆脱了尴尬。这样,就因其答语的机智巧妙而引发了信息接收者的笑。
还有一个附庸风雅的贵妇对大画家威斯勒说:“我不知道什么是好东西,我只知道我喜欢什么东西。”画家鞠个躬说:“亲爱的太太,在这一点上,您的所见与野兽相同。”
在这里,威斯勒没有用闪避法,而是用表面礼貌下的嘲讽。
的确,人和兽的不同,在于人不仅凭本能去喜欢什么。知道什么是好、是美,多少得有点儿修养。只一味放纵本能,追求肉体快感,而对美感茫然无知、无从体会,与那位贵妇无异,是从人往回退化了。
美感往实处说,人体美,活力美,智慧美,最美的,是那种灵魂相互交融的微妙感觉。
想想在情场匆匆走过的女子,有几个知道《思考者》和《掷铁饼者》那两座雕像的内涵?
人都是凡躯俗骨,难免做不该做的事、吃不该吃的果子,但若知道在情欲以外,还有美感,谈情说爱才能和浪漫沾上边儿,才有别于野兽之间的交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