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私房话:让我们一辈子都会动心的女人,到底什么样?

2019-11-29 11:02阅读:
男性私房话:让我们一辈子都会动心的女人,到底什么样?

为什么好女人更容易婚姻失败?


这里说的好女人要打引号,她们不能算真正意义的好女人。


我们建立的好女人原型,最初来自童话,再有来自我们的传统文化标准,这些构成了女性集体无意识或个人潜意识底色。


时代催生了新女性,独立、自尊,勇于担当家庭和社会角色,让自我绽放,活出生命的自由度,但因为我们身子骨的底色抹不掉。


由此,当
婚姻品质提上婚姻主色调,而童话和传统好女人占据心理上风时,还是没法有好婚姻。
一、童话里的好女人,无法走入好婚姻
每个女孩都记得《海的女儿》,多感动,多伟大。
人鱼公主是海王最小的女儿,深受父亲宠爱,还有老祖母疼爱,五个姐姐呵护,她偏偏向往人间生活。


救王子的命,死心塌地爱上他,为了走到王子身边,向巫婆求助,割舍美妙动听的歌喉,换得像人类一样可以行走的两条腿,还要忍受踩在刀尖上的痛。


到了王子身边,却不能张口表达,获得王子爱情,条件极其苛刻,必须要王子爱上她,跟王子携手步入婚姻殿堂。


结果很错位。


王子没有娶人鱼公主,娶了邻国公主,人鱼公主未听巫婆指引,拿刀子插进王子心脏。


她放弃了更适合她生存的大海家园,放弃三百年生命,宁愿化为汪洋大海里毫无生命的泡沫,“骑上玫瑰色的云块,升入天空里去了”。


安徒生告诉我们:为了爱情,要付出和牺牲,代价可以大到姐姐和老祖母也来协同完成牺牲仪式,明知道他不爱我,我也要祝福他,我是善良的。


我们的脑子里,从小被安装了一套好女人驱动程序,原型就是人鱼公主。


我很怀疑安徒生的居心叵测,他的童话一律充满悲剧色彩,除了一部喜剧《丑小鸭》,也是历经万难吧,好女人,在安徒生童话里,就是牺牲的化身。


《格林童话》全部是好结局,却充满了幼稚的好女人,好的超好,坏的极坏。


好女人如白雪公主,善良天真美丽,萌萌哒,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用做,自然就有好多人来相助,自然就会从天而降一个白马王子,或者青蛙王子。


从此,公主与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好女人有好报,坏女人都得到应有的报应。
搁现在,我不鼓励给小女孩看格林童话,明确反对看安徒生童话,即使你要欣赏安徒生文笔,也等更大些,有更强辨识力吧。


我要说,这类童话真的没给小女孩恰当的女性形象启蒙,要不幼稚至极,要不悲惨兮兮,成人们把自己的意愿投射到了童话里,还伪善地披着童话外衣。


拿这些好女人教育小女孩,不是白傻甜,承担不了成人责任;就是赴汤蹈火,承担她不该承担的责任,不肯长大,或过于老成,对自我没有清晰定位。


两个极点的背后,都是他人为我服务的模式,被全能自恋感牵引,个体未完成分化,没法在真实成人世界存活。


遗憾又悲哀的是,这两本童话源远流长,我们自己被毒害了,毫不知觉,继续拿着这些过时的东西,不加辨识荼毒下一代。


要是你执意安装童话好女人的程序,也要懂得加装或升级新好女人系统,让好女人心理跟上身体成长,能够进入成人社会。
“作”的女孩,“公主病”女孩,一些从内心到外表都扮嫩装纯洁的女人,就是这类童话故事的变异版。


没法给自我一个成人位置,就继续当永远不长大的小女孩喽,小女孩就不用学习经营成熟理性婚姻的能力。


那么,健康高品质婚姻的责任,就在对方身上,这当然不是好婚姻。


二、“乖乖女”里走出来的好女人自毁婚姻
我有一个朋友小C今天跟我讲,昨晚她捉奸去了。


当她看着那对狗男女赤裸躺着床上的那一瞬间,她疯狂扑过去狠狠甩了一巴掌,她觉得用尽了平生所有力气。


她跟我说:她好像把压了六年的憋屈全甩出去了,解恨。


她跟丈夫是同学,广东话讲,知根知底,同声同气,再加上门当户对,在她自己看来,旁人看来,这婚姻都妥妥的。


该死的狐狸精还是她的同学加同乡,小C知道这一切时,丈夫并没打算跟她离婚,虚与委蛇跟她打着马虎眼,小C也压根没有离婚的意思。


她愿意忍受万般屈辱,她还用她所接受过那套妇道妇德安慰自己:稳住,稳住,以大局为重,以不动应万变。


她要用自己的柔情感化丈夫,用自己的勤劳打动丈夫,用自己的面面俱到拢住家人的心。


她这么想,也这么做,她心想:我不信,你不会回心转意;我不信,你看不到我的好;我就不信,我非要把一切做的完美无缺,让你,让你们一家人觉得对不住我!


小C做着这些时,竟有了庄严感,她觉得在完成一项大业。


可是,她没能收获她想要的回应,丈夫一阵子觉得小C是软柿子,随便捏,一阵子觉得她神神秘秘,搞不清所以;家人亲戚觉得小C大包大揽,好像什么都能搞定,别人都没用;甚至孩子,也嘀咕她烦人多事。


小C满腹怨言,埋藏心底,光阴一天天流逝,暗无天日,捱到了忍无可忍那天,她要报复,她瞄准了一个时机。


于是,出现开头那一幕,大半夜捉奸在床。


小C是典型“乖乖女”型女人,自小她被教导,幼从父、嫁从夫、夫死从子;女人嘛,要守住“四德”,妇德、妇言、妇容、妇工。


做到这些的秘诀是,逆来顺受,百依百顺;做不到的话,那叫倒行逆施,大逆不道。
在儒家士大夫看来,女性最大的美德是柔顺恭敬,这是高尚品德,一个女子温柔贤惠,家族才和睦,一个好女人旺三代,旺谁呢?


以家族利益,以男性利益为核心的价值评价标准,女人自身地位,放一边吧。


社会标准硬要把女人放到道德挂像上,推到圣母位置,高处当然不胜寒,你是谁?


妻子、母亲、媳妇、婶子、舅妈,唯独不是你自己,挂象上写满了他人设定的标准,你早没有自己的地方,没了自我画像,心理自我就不成形,去哪儿找自尊呢?


生为女人,缺失了个人尊严的真实体验,一个健康的自恋框架就搭建不起来,这让她的人格结构不完整。


解离了自我的主体感受,或者让自我这个主心骨残缺,自尊要从社会或他人设定的角色上找,就是一个小心翼翼看他人眼色的受气包。


内在却又实实在在需要他人肯定和认可,得不到,或满足不了,内心就变成了干涸的河流,一天天枯竭,得不到什么滋养。


滋养从哪儿获得?


自我才能根本动力,自我要从身体长出来,这才能有河流源头,才能浇灌出真实的自尊感,喂饱了自己,才有力量扛过外界侵扰,或者在跟外界的正向互动里,教会他人对自己的恰当方式。


一个女人,建立了健康的自恋循环机制,跟外界构建出成熟稳重的成人关系,才是真正意义的好女人,才有能力经营高品质婚姻。


这时候,才是“爱自己,和谁结婚都一样”的境界。
儒家士大夫三从四德的好女人观,本质上看,为社会秩序服务是基准点,围绕男权社会是核心。


不加辨识教育女性以这样的好女人标准约束自己,无异于把女人更加彻底推到男人附庸地位。


当然,“女德班”推崇者反唇相讥,“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就是好婚姻的样子,不如说,回到古代好了,干嘛还跑出家门呢,为何读书工作呢?


“一个好女人旺三代”当婚姻牌匾,不说情感流动,不管你个人自尊。


女人作为一个独立个体,只存在被提取和榨取养分的功能,却缺乏输入养分的管道。


好女人要不自毁婚姻,要不拼死保住婚姻的壳,却无品质而言,当然不算好婚姻。
三、好女人好婚姻,学会自我救赎


你说,说了半天,“公主”型,“乖乖女”型,都成了过去时,你给我摆摆看,现实中的好女人好婚姻,什么样子?


Fancy,标准的香港土生土长女人,我结识她,缘于接了她企业的管理咨询案子,她是家族企业掌门人,富二代,长女,带领六个弟弟,撑着家族企业王国。


初识Fancy,她朴实亲善阴柔,就像一名香港社工,而彼时,她正跟巨无霸级“玩具反斗城”打着官司。


听她细声细语之下,透着果敢坚定沉稳,女性和男性特质整合,从她身上看到了。


等我结识了Fancy丈夫,听了他俩故事,再听了他俩钢琴和大提琴合奏,我在想,琴瑟和鸣现代版就这样吧?


故事开头老套,一出旧时代凤凰男孔雀女,Fancy必须家业为先,先生另起炉灶,彼此划清生意边界。
先生四十岁文艺兴致涌发,学习钢琴,Fancy随后选了更有感觉的大提琴,婚姻里有竞争和角逐,也有配合和跟进。


我不解,难道你们不曾有过半点危机?


他俩对视一笑,Fancy不语,先生接了话茬,不是Fancy,我们早散啦。


Fancy私下透露一件小事,她母亲曾给先生织一件毛衣,说要比划一下衣袖,担心长了。


先生跟Fancy生气,说是讽刺他手臂短,个矮,你说他是不是很敏感?


Fancy说,我知道他这样想,跟他家庭出身极大关系,我想,这个婚姻是我自己选择和决定的,我要做了努力,才能说放不放弃。


当先生看到Fancy为婚姻做出一系列的努力之后,才逐渐慢慢打开自己的心扉,说道:“我从来不敢跟别人说这些自卑的东西,也只有在你面前,我才敢释放自己的脆弱。”


Fancy这时也才告诉先生,自己虽然物质条件丰厚,可是从小获得爱与安全感特别少,总是害怕父母不要自己,导致在婚姻中会特别恐惧老公的抛弃。


在这次分享中,两个人才明白彼此的需求点,这时才理解了彼此,并放下心结。


在亲密关系中只有两个人坦诚相见,彼此才能不生活在各自的恐惧中。


只有通过良好深入的沟通,彼此的婚姻状态才会更加和谐!
沟通不是说服,真正了解感情沟通意义的人,必须先做好心理建设:
不以情绪性字眼攻击对方缺失。


盛怒时先远离现场,不要在盛怒之下沟通。


假设你不一定是对的,替对方想一想。


如果不能'双赢',至少对方可以赢,至少不能双输。


别祭出老祖宗的教条,说'你们女人就应该','你们男人就应该'或'既然你爱我就应该……'


试着以'如果你怎么做我会觉得很快乐'的祈求语气开始。没有人喜欢被命令,但人人喜欢被请求帮个小忙。

微笑的嘴角和坚定的眼神是必须的,有时还得配合表示友善的肢体动作。


男人安慰男人时会搭肩,女人安慰女人时会轻轻拍她肩膀,或抱住她的头,擦掉她的眼泪;但为什么夫妻之间在沟通时总像谈判桌两边的对手?
女性自身,该有意识搭建自身原型的认识体系,自我觉察,自我觉悟,进而成为真正意义的好女人,在婚姻中彼此深入沟通,了解彼此的需求,获得高品质婚姻。


这很难,仍值得我们全力以赴。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侵权必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