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发现嘴中暗藏剪刀的恐龙

2017-12-05 17:12阅读:
法国发现嘴中暗藏剪刀的恐龙 图注:马氏齿龙的头部复原,图片来自网络

植食性恐龙顾名思义就是以植物为食的恐龙,为了对抗强韧的植物纤维,植食性恐龙演化出了各种工具。最近古生物学家命名了一种发现于法国东南部的恐龙,这种恐龙的嘴中长有剪刀般的牙齿。
1992年,在法国东南部普罗旺斯地区艾克斯的Velaux-La Bastide Neuve,沙维尔·瓦伦丁(Xavier Valentin)在一片砂岩层里发现了恐龙化石,化石仅仅包括了右上颌骨和七枚孤立的牙齿。化石被发现之后就保存在博物馆的库房里,因此化石太少,一直没有古生物学家进行研究。
图注:发现化石的地点,位于地中海沿岸,图片来自网络

图注:马氏齿龙的牙齿化石,图片来自网络

直到2017年,与化石有关的研究论文才发表在杂志《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上。古生物学家将这种恐龙命名为马氏齿龙(Matheronodon)。马氏齿龙的属名来自“Matheron”(人名)和“odon”(希腊语,意为“牙齿”)。马氏齿龙是为了纪念法国著名的古生物学家和地质学家:飞利浦·马瑟龙(Philippe Matheron,1807-1899),他是第一个科学描述法国东南部恐龙化石的人。马氏齿龙的模式种名为普罗旺斯马氏齿龙(Matheronodon provincialis),种名代表了化石发现地所处的普罗旺斯地区。
图注:法国古生物学家菲利普·马瑟龙,图片来自网络


图注:提到普罗旺斯,大家第一个想到的一定是成片的薰衣草,图片来自网络

尽管只发现了一块上颌骨和一些牙齿的化石,但是古生物学家依然能够复原马氏齿龙的外形。马氏齿龙的体长可达5米,是一种体型并不是很大的恐龙。在整个身体当中,马氏齿龙的脑袋较大,它的嘴巴前部并没有牙齿,取而代之的是坚硬的角质喙。在马氏齿龙的头顶两侧长有一对大眼睛,能够观察周围的动静。马氏齿龙脑袋后面的脖子不长,身体强壮,身后的尾巴很长。马氏齿龙是一种具有较强运动能力的恐龙,它很可能是以长而有力的后肢奔跑和行走的。马氏齿龙的前肢较短,当它站立起来的时候,前肢是够不到地面的。
马氏齿龙的化石非常少,化石中最引人瞩目的便是其“巨大”的牙齿,这个特征也表现在名字当中。马氏齿龙“巨大”牙齿是相对其体型而言的,它的牙齿肯定没法和霸王龙、南方巨兽龙等相比。在已经发现的属于马氏齿龙的右上颌骨上,研究人员分辨出了8枚牙齿,其中最大的牙齿长5厘米,牙齿两侧有小锯齿。通过采用CT技术扫描化石,我们能够看到的牙齿下面还有替换的牙齿,这显示马氏齿龙的牙齿替换方式与今天的爬行动物相似,新牙齿不断长大以替换破旧磨损的牙齿。当马氏齿龙咬合的时候,上下颌上的大牙齿就好像剪刀一样,能够剪切植物。
图注:马氏齿龙上颌骨的CT扫描,图片来自论文

既然谈到了替换破旧磨损的牙齿,我们就来看一下马氏齿龙的食性。马氏齿龙属于凹齿龙科(Rhabdodontidae),这个家族是典型的植食性恐龙。与亲戚相比,马氏齿龙的牙齿更少也更大,它们很可能以当时欧洲比较常见的棕榈类植物为食,这些植物的叶子非常坚韧,需要用切割能力很强的牙齿来完成。
马氏齿龙生存于距今7400至7200万年前晚白垩世的法国东南部,其生存的环境属于沿海地区,与其生活在一起的恐龙还有属于巨龙类的吉普赛龙(Atsinganosaurus),这是一种体长超过10米的蜥脚类恐龙。除了吉普赛龙,在发现马氏齿龙的地层中还发现了鱼类、海龟、翼龙的化石,这些化石向我们展示了白垩纪欧洲的一角。

图注:吉普赛龙的发掘现场,图片来自网络

图注:吉普赛龙的复原图,图片来自网络



参考资料:
1.Godefroit, P.; Garcia, G.; Gomez, B.; Stein, K.; Cincotta, A.; Lefèvre, U.; Valentin, X. (2017). 'Extreme tooth enlargement in a new Late Cretaceous rhabdodontid dinosaur from Southern France'. Scientific Reports. 7: 13098. doi:10.1038/s41598-017-13160-2.
2.Garcia, G.; Amico, S.; Fournier, F.; Thouand, E.; Valentin, X. (2010). 'A new Titanosaur genus (Dinosauria, Sauropoda) from the Late Cretaceous of southern France and its paleobiogeographic implications'. Bulletin de la Societe Geologique de France. 181 (3): 269–277. doi:10.2113/gssgfbull.181.3.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