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跨国恋:他来自澳洲霍巴特

2020-11-24 09:35阅读:

左求文情感小筑

fishing alone with only one boat~

关注
同学小黎是个乖乖女,长相乖巧,性格也温柔。一次同学聚会,席间有位外国小伙儿给她发视频,俩人还挺甜腻。大家都很好奇,架不住再三探寻,小黎将他们的故事和盘托出。
首师大毕业之后,小黎进了一家外语培训机构当老师,工作中遇到在这里从事外教工作的他——小伙儿来自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一个叫霍巴特的地方,对方全名很长,记不住,小黎叫他罗伯特。因为曾祖父是中国人,罗伯特打小就想跨越重洋到中国来,既为寻根,也想近距离感受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度。
由于工作中配合相当不错,俩人渐渐熟稔起来。
罗伯特在小黎的帮助下学会了一口较为标准的普通话,小黎在罗伯特的辅导下,英语口语水平和发音也突飞猛进。小黎告诉罗伯特自己的家乡在成都郊区,一个美丽的小山村,那里山清水秀,人们热衷于各色美食;罗伯特说自己的家乡霍巴特,是一座海滨城市,人口稀少,那里的生活节奏很慢,人们习惯走进咖啡馆、酒吧消磨时光,街头艺人的弹唱和艺术剧院里的演出并行不悖。每年霍巴特还会举行帆船赛,吸引着四面八方的人们来这里相聚。
罗伯特和其它外国人有相似的地方,也有不一样的地方。比如一起吃饭,他就从来不让小黎买单,小黎有些奇怪:“听说你们吃饭都是AA制呀!”
“那是一种误解。”罗伯特笑着说,“在霍巴特,大部分情况下朋友聚餐是AA,连付小费也是各出各的。但很多情况并不是平摊账单的,有时也由召集人,或者经济状况比较好的年长的亲戚朋友出资。而且我现在到北京,应该入乡随俗,按照中国人的习惯来处理这些事情。”
听了罗伯特的解释,小黎感到很暖心,同事说欧美人只是表面绅士,来到中国工作的不少挺没素质,甚至大男子主义非常严重,小黎觉得罗伯特还算不错。

跨国恋:他来自澳洲霍巴特

“罗伯特对我们这边很多东西都觉得新奇。”小黎笑道,“昨天我俩骑自行车溜达,他看到一家主食厨房,正在门口用大蒸屉蒸馒头,就在那里静静地观察两个钟头。他觉得做发面馒头整个过程堪称神奇,也很有趣!”
听了小黎分享的故事,我们都开心地笑了,也祝愿他们能够幸福地走到一起。
小黎每个月发了工资,都习惯性存一部分,而罗伯特从来没有这样的习惯,他忙碌一个阶段,就会背上包裹开启一段新的旅行,几年来国内跑过的地方比小黎都多,他还特地去了成都,称赞成都确实是一个美女如云、多彩多姿的城市。
“以后有机会,我要带你去霍巴特看看!”
“好,那我等着那一天!”
虽然两个人在一起非常愉快,可小黎却忧心忡忡,在中国有一个人叫“丈母娘”,连在北京工作妈妈都反对,平时听谁说以后女儿要是找个外地女婿如何,她就极不乐意,这要是告诉妈妈自己谈了一场跨国恋爱,估计亲妈肺得气炸。
小黎想着早日将罗伯特介绍给妈妈,一直没逮着合适的机会。
一天,罗伯特说家中有事,急于回趟霍巴特,小黎也没多想,第二天就送对方去了机场。为节省经费,罗伯特买的是中转航班,历时很久才能到澳大利亚,据说到了悉尼还得转澳大利亚国内航班。临行前,小黎还叮嘱罗伯特早点回来。
没想到,罗伯特这一走,再也没回来。原来他父亲身体出了状况,起初,罗伯特还想着早点来中国,心里惦记着这边课堂。可是他父亲身体一直不见好转,随着时间推移,来中国的事情渐渐提得少了,又过了几个月,为了生活,罗伯特在霍巴特找了一份与贸易相关的工作,他说他不来中国了。
“小黎,请你原谅,我们真的太远了,愿你一切都好!我会永远记得你的。”这是最后罗伯特在网上的留言。对着电脑屏幕,小黎泪流满面。
罗伯特离开北京回到澳洲已经快两年了,至今小黎依旧单身,父母已经急得不得了,她妈现在不要求非得找个四川女婿了,只要赶紧成家就行,可是小黎感觉自己好像已经不会恋爱了。
“我特想去澳洲找罗伯特,只是现在出国太难了。”小黎眼睛里闪着光,“我想问他,当初说过的话还算吗?他说总有一天要带我去看霍巴特那座海滨城市!”
【作者声明:左求文情感文章均为原创,纸质媒体如需转载请主动联系,任何个人或组织不得抄袭本人文字。】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