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同性之恋:想说爱你不容易

2020-11-25 09:35阅读:

左求文情感小筑

fishing alone with only one boat~

关注
现实生活中,有这样的一些人,他和他彼此相爱,她和她历尽千帆,却不为世俗社会所接纳,也不为家人所理解。为了避免旁人异样的眼光,他们不能公开自己的恋爱取向,甚至被逼无奈走进了异性婚姻,有了家庭还有了孩子,他们中不少人,究其一生甚至不知相思相爱为何物,这就是我今天关注的话题“同性之恋”。
有这样两个女孩儿,她们是同事。亚楠是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蓄着短发,穿着干练的工作服,见谁都乐呵呵的,人称阳光“小帅哥”。第一次见到芸,亚楠便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但她不确定芸是不是跟她一样。她觉得芸的眼睛像一个陷阱,吸引着她往里探寻。
一次单位团建,大家嬉笑着游戏,亚楠背着芸飞奔,芸也紧紧搂着她的肩膀,她们的心贴在了一起。每天俩人一起上班,一起吃饭,一起下班,终于一次酒后,她们情不自禁吻在了一起。亚楠给芸送玫瑰花,芸给亚楠做糕点,为了生活方便,她们住到了一起,跟父母说是合租。面对同事或探寻或异样的眼光,她们既不解释,也不掩饰。她们像异性恋人一样,逛街、看电影,感情日益笃厚。
俩人无意中说起将来,亚楠笑着说从现在开始攒钱没房,以后娶了芸,芸却直摇头,她说这样的生活不可能有未来,她父母也容不下这样的爱情,将来她还是会屈服,要回家结婚的。亚楠听后很生气,芸却拍着她的肩膀宽慰:“走一步看一步,到了必须分开的那一天再说吧!”
一次,单位组织室内攀岩活动,大家玩得非常尽兴。芸很勇敢,她一直爬到顶端,正要回头跟亚楠打招呼,一个不小心失足跌落下来。不料,工作人员给系的安全绳索竟然脱落了。“咚”的一声,芸重重摔在了地上。亚楠哭了,同事们慌了,在主办单位和公司领导帮助下,芸住进了医院,前后做了三次手术,捡回一条命。医生说有终身高位瘫痪的风险,亚楠和芸的妈妈哭成了泪人。幸运的是,休养治疗将近一年,芸渐渐站起来了,在家人的搀扶下慢慢恢复行走。一年来,除了上班工作,亚楠和芸的母亲一道,尽心尽力照顾芸,期盼她早日健步如飞,恢复正常的生活。
“芸,妈也没有别的心愿,就希望你早日康复,成家生个孩子,妈还等着给你看娃呢!”芸的妈妈,眼里闪耀着泪花。
“妈,放心吧!我听您的,我们初中班主任的儿子黄东郡不是老想娶我嘛。我以前不愿意,现在想通了,下次他再来,我就答应跟他结婚。”
听了芸的话,亚楠心都碎了。
“亚楠,别怨我比你早结婚!”当着妈妈的面,芸笑着说,“你看我妈,五十多岁的人两鬓花白,他和我爸是独生子女,我又没有兄弟姐妹,是该早点结婚的,你说呢?”
“你——说的是。”亚楠机械地点着头。
芸身体康复之后,辞职回河北沧州老家,再也不来北京了。
亚楠依旧每天坐着那趟地铁上班下班,依旧住在之前她们合住的房子里。有时候瞅见地铁里某个身高跟芸相当的女孩,亚楠就情不自禁思绪纷飞,怀念她们在一起的时光,她想给芸打电话,问她结婚了吗?生孩子了没有?始终,没有勇气再联系了。
【作者声明:左求文情感文章均为原创,纸质媒体如需转载请主动联系,任何个人或组织不得抄袭本人文字。】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