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大港探船记》六——海嫂们笑了

2019-07-13 06:25阅读:
《东方大港探船记》六——海嫂们笑了
面对可能被停职,也可能是调离岗位的司机想起了过去自己当年做海员时老婆探船的种种艰辛动了恻隐之心,于是竟然不顾领导们再三强调的指示,擅自将小米等7、8个海嫂和几个孩子接上了班车。他把海嫂送到进港相对比较松的东海大桥脚下的旅游车车站,这样海嫂们就可以搭乘旅游车进入东方大港旅游区再上船。班车上海嫂们在小米调侃样似的自我介绍后,其他姐妹也先后介绍着自己,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亲热好姐妹的海嫂们交流着。欲知后事,请看精彩的下一章节。倾力推荐阅读。编辑:李亚文
话说小米和海嫂们为乘班车赶东方大港,遭遇了司机的阻拦。那司机看到一群无助的海嫂沮丧地为进港发愁之时,司机想起了过去自己当年做海员时老婆探船的种种艰辛,于是动了恻隐之心,竟然不顾领导们再三强调的指示擅自将7、8个海嫂和几个孩子接上了班车。
  司机知道私带家属进入港区,假如被领导知道,那是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可能遭遇的后顾就是停职,也可能是调离岗位。但是出于对海嫂们的同情,他还是偷偷送海嫂进东方大港了。为了让海嫂进入东方大港,他出了主意,把海嫂送到东海大桥脚下的旅游车车站。这样,海嫂们可以搭乘旅游车进入东方大港旅游区。旅游区刚刚开发,所以进港相对比较松一点,只要看看身份证就可以进去了。
  港口属于国际恐怖分子利用船舶实施恐怖攻击最为薄弱的地方,目前世界上所有的港口根据国际港口保安规则都实行了严密的保安措施。
  所以东方大港也实行了严厉的保安,任何地方都制定了保安措施。特别是作为东海跨海大桥,其保安措施保证了东方大港的安全正常运作。因此初期阶段保安部门犹如兵临城下,设卡检查进出东方大港的车辆。同时在港口码头的入口处保安严密把守
,可以说严密到蚊子、苍蝇也无法躲过星罗棋布的摄录探头,更不要说一个活人进出了。
  港区大门实施了装卸工人进出都要登记,进港时间精确到几点几分的程度。对于外来人员上船更是严加盘查,海员进出凭海员证和其他能够说明身份的证件,连身份证都不能作为进港的凭证,比机场登机检查还要严格,就差剥掉来人的衣服裤子,让他赤裸裸的进港了。家属更是难进东方大港码头,海员和海员家属提了很多意见后才有了改变。但进港条件很苛刻,要求在港口边防机关办理登轮证、进港证等手续。
后来,东方大港开发旅游才有旅游车辆上东海大桥。旅游车只能直开旅游区,不能在港区其他地方停留,其外来车辆也不能驶向港区大门。
  港区工作车辆也不能去往旅游区。由此,东方大港成为了和平年代保安壁垒森严的地方。不是正规部队的保安人员在东方大港的领导下,说五步一岗,三步一哨并没有过分。因为随时随地,保安车辆忽闪、忽闪,闪着红绿灯,呼啸而过,让初涉东方大港的外来人员感觉背后总有眼睛盯着。
  司机的功底还没有精炼到突破东海大桥的保安防线,他在海嫂们上车前就打了招呼,只能让海嫂在最近的旅游车车站上车,好让海嫂们混进东方大港。
  司机为了减轻海嫂们的负担,建议海嫂把行李内的贵重物品和身份证件随身带走,其他东西留在车上。
  海嫂们万分感激司机热心,为她们解决了很多困难。
《东方大港探船记》六——海嫂们笑了
  班车从北外滩开上了河间路上了洋浦大桥再滚动到了罗山路,穿过A20公路之后,在一个岔道上了A2公路直奔东海大桥。一路畅通,司机聚精会神开车,海嫂们目不遐迩地观赏车外倒走的风景。
  “大嫂,我叫小米,就是一粒米的米,是船上二副的老婆,我老公叫小麦,就是田里种出来的那种做面粉的粮食。呵呵,我们都是姓粮食的,所以我小米嫁给了小麦了,掺合在一块变成五谷杂粮了,人家都说家里很富裕,吃不完的粮食。呵、呵、呵!”
  小米开始有点调侃样的自我介绍。年轻一代真能幽默地表白和介绍自己。
  “我叫春花,我的老公叫秋生,都叫土里吧唧的名字。噢,我家种小麦和水稻的。。一年两季,初夏割麦,深秋割稻。自留地上还种点自家吃的蔬菜。去年粮食还丰收了。”这位来之淮北大嫂侃起来不亚于小米,还真能联系套上了小米的介
绍,让小米噗呲一下笑出声来。
海嫂们听到以后也笑出了声音,班车里面的气氛开始活跃了。她们各自与同座的海嫂聊起来,自报家门。不会儿大家都互相了解了,亲热地变成了好姐妹。
  淮北大嫂介绍自己:“我是船上二轨,就是大管轮的老婆,船上怎么老怪的,一个职务两种叫法,还吓死人得叫鬼。前几天老公打电话回家,我想5个多月没有看见了他,怪想他的,加上现在家里闲着,也就出来,昨天晚上在附近旅馆住了一夜。可是我从来没有去过东方大港,今天早晨乘上长途车还犯愁呢。过去他船停在外高桥,因为有公共汽车,我还可以摸过去。可是我真不知道东方大港怎么走,以后他船经常靠东方大港,我总归要探探路子吧。孩子他爹吃风吃浪,养家糊口挺不容易,他挺想念我,念叨家里,我不去探船有点对不住他啊!”
  “是啊,我们的老公都在船上,来一次东方大港不容易,船舶停靠时间又短,看看他也可以让他安心在船工作啊!”班车上海嫂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开了。
  “你孩子还没有满周岁吧?这探船也把孩子给累着了。”淮北大嫂逗着宝贝。
  欲知后事,请看下回章节。
《东方大港探船记》六——海嫂们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