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怒与火:与国师班农决裂,还能当好美国总统吗?

2018-01-12 11:52阅读:
公元前204年,刘邦的谋臣陈平抓住项羽多疑、自大的特点,利用反间计离间了项羽同范增的君臣关系。“亚父”范增的离去,使项羽的耳边一时清净非常,不过巨大的危机正在袭来,不可一世的西楚霸王最终落得个自刎乌江的下场。

2017年1月20日,美国总统就职典礼在国会大厦西侧的露天平台上举行,特朗普正式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作为特朗普竞选团队主管的班农正式升格为“白宫操盘手”,出任美国总统首席战略专家和高级顾问,从此有了“美国国师”的称号(同年8月19日特朗普辞退班农)。然而就在特朗普上任行将一年的时候,前国师和总统的矛盾开始变得不可调和。
亚马逊榜单与怒气冲天的川普
特朗普可能没有想到,自己作为多本商业畅销书的作家,会被一本名为《火与怒:特朗普白宫的内幕》的书搞得怒火冲天。作者沃尔夫在新书中把特朗普描述为“白痴”、孩子气,认为他无法胜任总统职务,并煞有介事地说这些观点来自于白宫官员。

这位文笔造作、喜欢文娱和金钱题材的作家,扒的料还不止于此。书中写到上任后的特朗普发现“白宫让人烦恼,甚至有点吓人”;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和丈夫库什纳还达成了一项口头协议,要求丈夫支持自己有朝一日当女总统;特朗普热爱麦当劳的原因竟然是这些食物不容易被下毒……尽管很多内容查无实据,但丝毫不妨碍美国人民对特朗普的猎奇。目前,这本书已经在亚马逊网站火速登顶畅销书榜首。
见惯大风大浪的特朗普本来也很淡定,但书中抖出的众多猛料都和前国师班农有关。书中称,班农指责特朗普的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和竞选阵营的其他高层有“叛国”行为,再次引发了大家对“通俄门”的关注。这一下点燃了特朗普对前国师的不满,在撸起袖子、登录推特diss完沃尔夫之后,再次下决心手撕班农。《火与怒》成了总统和前国师彻底决裂的标志。
打江山容易 坐江山难
2011年特朗普第一次遇到班农,两个人很是投缘,在班农的安排下特朗普还接受了媒体布莱巴特网的采访。特朗普一直想参与总统竞选,1988年的时候他向老布什毛遂自荐,希望可以成为他的搭档,很遗憾老布什同志没瞧上这个丑陋的商人。直到五年后,班农加入竞选团队,这一次特朗普获胜的机会大了很多。

这位身材矮胖的美国极端右翼代表,很快为特朗普登顶总统宝座立下汗马功劳,身份也由军师升为国师。特朗普上任后,签署禁穆令、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严厉打击非法移民等等,都有班农的影子。
打下江山之后,裂痕也随之出现。人们都在问史蒂夫·班农是世界上权力仅次于特朗普的人吗?离开了这个背后的男人,总统特朗普还能行吗?白宫到底是谁说了算?于是乎,一出中国历史大戏在太平洋的彼岸上演了。

像宋太祖杯酒释兵权、开国皇帝朱元璋杀功臣一样,班农从去年8月失势,到如今再度惹恼总统大人,基本上宣告了政治生命的结束。之前,特朗普在接受采访时,就力图淡化班农在白宫的影响力,并说“我的战略专家就是我自己”。由于特殊的历史地位,国师在朝中往往与诸位大臣意见相左,而且试图再次影响总统,奈何为了坐稳江山,特朗普需要处理和平衡太多的利益冲突,极端右翼的班农只能黯淡离开。也许书中的一切描述都是假的,但功臣落寞的现实却是真的。
特朗普:我想做一位好总统
特朗普正在悄然发生变化,至少看起来是。就在年初,金正恩和特朗普还在打着朝核问题的口水仗,金正恩说核按钮一直在他的桌子上,特朗普立马发推文“请身处其穷困而饥饿的政权中的某个人告诉他,我也有一个核按钮,但我的比他的更大、更强,并且我的管用!”。

不过就在这两天,特朗普松口了,他在和文在寅的电话中说,美国可以在合适的时机与朝鲜进行会谈,如果条件满足,他本人也愿意与金正恩直接对话。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川普和三胖对话的画面。
变化还不止于此。那个在去年儿童节当天撕毁气候治理承诺、宣布退出《巴黎协定》的特朗普,1月11日的表态是可以想象美国重返《巴黎协定》。这位商人出身的总统,知道适当的时候回到谈判桌前,因为是时候做一笔新的交易了。

特朗普的上位,一直被认为是民粹主义的胜利,他用行动把美国的上流社会撕给了底层民众看,一时间获得了汹涌的民意支持。但也许从“减税方案”出炉,到这次与国师的大决裂,特朗普已经感受到了平衡国内利益纷争的艰难。如果再考虑到11月的美国中期选举,这将是对特朗普政绩的一次大考,民调支持率起起伏伏的他当然需要更加小心翼翼一些。
世界有了特朗普,似乎每一天都会有黑天鹅出现。与国师决裂后的特朗普,2018年还能当好美国总统吗?
本文作者李光斗:中国品牌第一人、中央电视台品牌顾问、著名品牌战略专家、品牌竞争力学派创始人、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互联网金融委员会首席顾问、华盛智业•李光斗品牌营销机构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