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2020-01-18 11:12阅读:
一、去世
吴佩孚于1939年12月4日下午3时54分病故于北京什锦花园十一号吴宅内,其死因说法最靠谱的是日本牙医石田所害。不过为了装样子当年日本总理大臣阿部信行、陆军大将西尾寿造、陆军中将柳川平助和多田部队等给吴佩孚灵堂送了花圈(老照片为证)。


二、登报
当年12月5日吴宅家属在报上发了告示:“家主孚威上将军吴公于国历十二月四日(夏历十月二十四日)申刻病故。五日六日兹于申刻大殓,申刻接三,谨此禀闻。什锦花园十一号吴宅家人郑廷文谨禀。”
三、成立治丧处
同时吴宅特请吴佩孚生前的挚友齐燮元主持治丧事宜,齐氏与吴宅主事人几经协商,邀请了社会名流与吴氏生前友好180多人,于5日正式组成了治丧处。次日即公布于报,定名为“吴上将军治丧处”。(机构名单略)

四、道装、楠材作大殓
根据阴阳先生的勘定,择于5日申刻(下午3点)大殓。盛殓吴氏遗体的是一具老金丝楠木,乃万益祥木厂的存货,原价11000元,但该厂因钦仰吴氏气节,故以7500元之价出售以表敬意。遵照吴佩孚遗嘱,寿衣用道装,身着蓝道袍,头戴道帽,上盖红色经被,有“西方道引”四字。为防今后被盗故于12月11日正式在平市各大报刊发表了“六日大殓详情”,以示棺内无值钱之物。
五、刊发讣告公布日程
吴家“首七”(即死后的第七天)之前正式发出讣闻公布了全部丧礼日程。
文曰:“不孝道时罪孽深
重,不自陨灭,祸延显考子玉府君,痛于中华民国二十八年国历十二月四日申时寿终北京本宅正寝。......兹谨择于国历二十九年一月二十四日,夏历己卯年十二月十六日,移灵安厝于北京拈花寺,择吉扶柩回籍安葬,奉继慈命称孤哀子吴道时泣血稽颡 ,齐衰期服孙运乾、坤泣泪稽首;坤未亡人吴张佩兰泣血稽颡”。


六、为何移灵拈花寺
吴家原本计划在家停灵十四天之后移灵于宣武门外下斜街长椿寺,后因有人提出在吴佩孚皈依佛教的拈花寺庙内建一“武圣祠”,可以暂厝于此,至于扶柩回籍,安葬祖茔事待日后再议。经治丧处与其家属协商后采纳建议。为了等待建祠工程初竣,故拖延至52天,但在提法上遵照旧制仍以“七七”49天论。

七、停灵暂厝拈花寺
1940年1月24日,吴佩孚的大殡由东四永盛杠房承办,其执事、松活、纸活、响器、僧道绵亘数里,沿着北京市内各主要繁华街道绕了多半周。吴佩孚的灵榇上午10时出堂,先上32人杠出什锦花园东口后升为64人大杠。殡列经由东四、灯市口、王府井、东长安街、天安门、西长安街、西单北大街、缸瓦市、西四南大街,向东经西安门外大街、西安门内大街、文津街,跨北海御河桥,经北海前门,进景山西街,经地安门内大街、地安门外大街、鼓楼西大街、旧鼓楼大街,进大石桥胡同,到拈花寺已下午5时半。

八、沿途景象
沿途各界的路祭棚共11座;路祭桌、茶桌鳞次栉比不计其数。几乎所有居民都自动跑到街上观礼,形成万人空巷之势。甚至有从天津、保定、石家庄以及京郊四乡八镇赶来看热闹的。大殡所经过的各街道,两旁的茶楼酒肆、饭馆,楼上楼下临窗的客座事先都被顾客以重金包了下来,届时边吃边看这千载难逢的大出殡。

好了,上照片吧!


这是在吴宅内摆设的灵堂,和尚唪经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右侧为其夫人张佩兰所写挽联,落款:子玉夫子灵座。上联:托微茎垂四十年,维君矢志澄清,我亦誓同九死。计自衡湘振辔,张大义以驰骋中原,汤雪折枯奸回掃亦,封丘建揭,草木知名,环宇震威棱,方期律吕风云,夷宴河海,讵意豺狼抗毒,屡囊萧墙,逢举世之狂攘,险阻艰难,伉俪相偕聊避地。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纸扎四季花卉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头七家祭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儿子(养子)吴道时“首七”磕头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宅大门内匾额“元敬再生”为谢觉哉题写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翠峰庵尼姑在唪经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翠峰庵尼姑在唪经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灵堂可见日本“多田部队”所送挽联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花圈为日本总理大臣(兴亚院总裁)阿部信行、陆军大将西尾寿造、陆军中将(兴亚院总务长官)柳川平助所送。

右侧挽联为张之洞儿子张燕卿题写:“不爱钱,不惜死,不依芘外人,持千秋论定公评首推健者;能说士,能谈禅,能怡情书画,溯教载追陪和谊腹痛知交。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停灵拈花寺之前的日子里,“送库”行列出什锦花园东口向南,经东四北大街向南,进猪市大街东口,至隆福寺神路街焚化纸扎冥器
戏亭、神楼、墩箱和纸人等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一月二十四日开始移灵


吴宅灵棚内的金执事“八宝枪”,木制,金箔罩漆,红柄,高7尺许的古代兵器模式:金轮枪、金螺枪、金伞枪、金盖枪、金花枪、金罐枪、金鱼枪、金长枪等。纸扎冥马队24骑,枣红高头大马,上有全副武装的骑兵,表示是吴佩孚的卫队。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各界送的花圈、挽联和纸扎的“喷钱兽”、“喷云兽”,状似麒麟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纸扎跨斗摩托车,每辆上警卫两名。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社会名流的挽联、匾额和伞盖亭阁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负责治安的警察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的梓棺准备从灵堂抬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先请出遗像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再抬出梓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白云观道士俱身穿蓝袍,外罩新绣成的古篆字百寿图的氅衣,头戴圆形混元巾,露着发簪。白云观方丈安世霖亲自送殡。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发引是的开路神、打道鬼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影亭:以素彩扎成,敞门,下有须弥座,内悬大幅吴佩孚遗像。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匾额、题词用敞门彩亭装载而行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纸扎小轿车,牌号:北京1330,疑是生前车号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翠峰庵尼姑送殡,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纸扎冥马队和卫兵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执事二头目拿着催压锣,均身穿红锣衣,头戴红锣帽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乐舞传习所学生组成的民族古乐队,以笙、管、笛、萧、云锣等民族乐器吹奏细乐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疑是宣武门外私立汇文小学师生送殡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伪警察局乐队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佛字伞和雪柳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大白雪柳由头戴假抓髻身穿白布印花小褂的男童排成双行,擎举而行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未成年的男童头戴清制官帽,身穿孝服,各挎一红漆托盘,内放吴佩孚生前所喜爱的古玩、文房四宝等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出殡队伍撒纸钱,撒出了“满天星”,估计是“一撮毛”所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消防队保驾护航。杠前大绋用白布600尺,分成两行,每行300尺,上结若干彩球,一头拴在大杠上,另一头由送殡诸来宾踵趾相接地牵拽而行。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永盛杠房杠夫肩抬着一副5丈多长的红漆大杠,杠上是盛殓着吴佩孚遗体的金丝楠灵柩,外面扣了一卷红寸蟒镶佛字的大官罩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中间穿孝服的矮个字是吴佩孚养子吴道时,其手持牌位,其子运乾、运坤在其后,四面有孝缦围挡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白轿五乘,女孝眷乘坐,抬夫一律头戴清制官帽身穿孝服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孩子在捡拾抛撒的纸元宝?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长安街上围观的人群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最后停灵拈花寺武圣祠。1940124日至19461216日,吴佩孚灵柩在拈花寺停厝近年之久。在此期间,由一位法名叫调林的和尚常住守灵。据说他早年是吴佩孚的一个侍卫连连长,后在京西海淀药王庙出家,1936年于拈花寺受戒,后就在拈花寺挂单常住,成为吴佩孚的“替身僧”长期为吴氏守灵。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1945年12月9日,贵州省省主席杨森为主持吴的公葬从沈阳返平,下榻吴宅,研究公葬具体事宜。旋即组成以孔洋熙、李宗仁为主任委员的“蓬莱吴上将军营葬委员会”,并于平市《华北日报》、《世界日报》、《北平日报》、《北平新报》等报纸发表启事,订于12月15日下午1时至3时在拈花寺公祭,16日安葬于玉泉山西麓。
16日殡仪行列沿着鼓楼西大街向东行进,经过鼓楼前、鼓楼东大街、交道口南下,经交道口南大街、大佛寺东街、马市大街、王府大街、八面槽、王府井大街、向西而行,经东长安街、天安门、西长安街、至西单北行,经西四、新街口、出西直门、经万牲园、白石桥、黄庄、海淀镇、西苑、颐和园后身、青龙桥。下午2点最终到达玉泉山的西北麓墓地。
夫人张佩兰1949年去时与吴佩孚合葬,墓地1966年被毁,2002年其孙筹资修复,但其父吴道时等墓冢已无。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
吴佩孚葬礼和停灵拈花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