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的画在宋朝能卖多少钱?

2018-12-03 07:50阅读:

1126日,佳士得香港卖场,据传是苏东坡真迹的《枯木怪石图》被一位神秘买家拍到,竞拍价高达4.1亿港元,创造了佳士得香港拍卖史上最高单件拍品记录。
《枯木怪石图》又叫《古木怪石图》,简称《木石图》,全长185.5厘米,画心长50厘米。画心描绘的是一棵曲曲弯弯的枯树,树旁有一块形状怪异的巨石,石后伸出几枝矮竹,树下长出几丛青草。画心部分没有苏东坡的落款,但画旁有一些题跋,从跋文内容上判断,这幅画可能是苏东坡的作品。
有人说,《木石图》的笔法不像苏东坡,旁边所谓的米芾题跋也不像米芾所写,所以这幅画很可能不是宋朝人的原作,至少不是苏东坡的原作。
但也有几位书画鉴定大家认为它是真品,例如徐邦达先生的《中国绘画史图录》、张珩先生的《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以及启功先生主编的《中国历代绘画精品》,都收录了《木石图》,认为是“东坡真迹无疑”。
这幅天价艺术品到底是不是苏东坡真迹,我们不是专业鉴定人士,不敢妄言。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苏东坡在世时画过不止一幅《木石图》。
南宋笔记《鹤林玉露》第九卷载有一段故事:苏东坡当年发配海南,途经福建南安,晚上投宿某寺庙,闲来无事,在寺庙墙壁上画了一幅《木石图》。到了南宋中叶,宰相韩侂胄听说这件事,写信给福建地方官,让他们想办法把苏东坡留在庙墙上的画给抠下来,寄给自己收藏。地方官不敢怠慢,赶紧抵达现场。那是在墙上画的,根本没法抠啊!于是他们请来能工巧匠,把那堵墙的粉壁完好无损地拆下来,再粘到一个石龛上,将石龛献给了韩侂胄。又过了若干年,韩侂胄北伐失利,金国人要他的脑袋,南宋朝廷只好砍了他的头,抄了他的家,那个保留着
苏东坡真迹的石龛也被抄进大内,成了皇帝的藏品。令人遗憾的是,皇宫大内发生了一场火灾,烧坏了石龛,当然也烧毁了苏东坡的画。
南宋还有一个名叫陈傅良的人,写过一篇《谢司马伜惠东坡竹石》,大意是说苏东坡给司马光画过一幅《木石图》,司马光把它传给了养子司马康,司马康又把它传给了儿孙后代。大约一百年后,司马康的某个曾孙当上通判(相当于副市长),又把这幅画送给了陈傅良。
南宋宰相周必大写过一首《题张志宁所藏东坡木石》,南宋大儒朱熹写过一篇《跋陈光泽家藏东坡竹石》。再往前追溯,苏东坡的门生兼好友黄庭坚写过一首《题子瞻枯木》,还写过一首《题子瞻画竹石》。我们不必看这些诗文的具体内容,但从标题就能推断,苏东坡在世时必定画过不少有竹有树有石头的木石图。
另外还有一个强有力的论据,出自宋人笔记《梁溪漫志》,该书第六卷《论书画》写道:
书与画皆一技耳,前辈多能之,特游戏其间,后之好事者争誉其工,而未知所以取书画之法也。夫论书当论气节,论画当论风味,凡其人持身之端方,立朝之刚正,下笔为书,得之者自应生敬,况其字画之工哉?……如崇宁大臣以书名者,后人往往唾去;而东坡所作枯木竹石,万金争售。顾非以其人而轻重哉!蓄书画者当以予言而求之。
书法和绘画殊途同归,前辈先贤大多能书善画,但收藏家选购名家书画时,千万不要单看作者的技艺,更要考虑作者的人品。宋徽宗崇宁年间的大奸臣蔡京书法一流,他的作品被人唾弃;苏东坡画的枯木竹石也是一流,人们争相用一万两银子的高价去买,这难道不是人品比技艺更重要的明证吗?
《梁溪漫志》上说,苏东坡画一幅枯木竹石图,人们愿付一万两,这句描述究竟是事实呢,还是艺术上的夸张呢?
其实有点儿夸张。
据宋人笔记《石林燕语》记载,米芾嗜好书画,尤其嗜好古人书画,见到名家字画,砸锅卖铁也要买,有一回他买王羲之的《破羌帖》,花了整整十五万文。这十五万文是铜钱,当时铜钱与白银的官方比价是13001,十五万文才一百多两银子。
又据《三苏年谱》考证,苏东坡早年在陕西宝鸡做官,买到吴道子亲笔所画菩萨像两幅,总共花了十万文。苏东坡与米芾有交往,两人生活在同一个时代,当时十万文还不到一百两银子。
北宋末年,李清照夫妇在京城开封买到北宋政治家兼书法家蔡襄的一幅《赵氏神妙帖》,“以二百千得之”(出自赵明诚跋文,转引自《宝真斋法书赞》),花了铜钱二十万文,折合白银不到二百两。后来这幅《赵氏神妙帖》又被岳飞的孙子岳珂收藏,买价三十三万文。要知道,岳珂是南宋人,南宋发行纸币造成通货膨胀,南宋的三十三万文不一定比北宋的二十万文值钱。
米芾著有《画史》一册,多次提到书画价格。如“刘子礼以一百千买钱枢密家画五百轴”,花十万文买了五百幅画;“蒋长源以二十千买黄蓬画狸猫颤薄荷”,花两万文买了一幅画;“其孙携韩滉《散牧图》至,……索价四百贯。”有人出售北宋名臣韩滉的《散牧图》,要价四十万文。
岳珂著有《宝真斋法书赞》一部,该书第十二卷说南宋时期书画市场上赝品盛行,某画家擅长伪造苏东坡的画作,六幅一套打包出售,要价只有两千文再加一匹细布。
现存宋朝史料中记载的书画成交最高纪录,应该是南宋大将韩世忠购买王羲之的《兰亭序》。据《中兴小纪》叙述,韩世忠认为是真迹,“以钱百万得之”,花了一百万文。随后韩世忠将这幅绝世珍品献给宋高宗,高宗一瞧落款儿,笑了:“这哪里是什么绝世珍品,明明是皇后的临帖嘛!”
读到这里,大家想必已经发现,现在卖场上无论多么名贵的字画,拿回宋朝都不可能卖到天价。在宋朝藏家眼里,吴道子的画、王羲之的字,并不一定要比宋朝书画昂贵,少则几万文,最多百万文,都可以买到真迹。假如买假画,那就更便宜了,前文不是说吗?南宋时期别人仿造的苏东坡画作,六幅一套,只要两千文。由此可以想见,苏东坡在世时如果卖自己的画,大概也就是几万文一幅吧?
几万文相当于现在多少钱呢?拙著《历史课本闻不到的铜臭味》考证过北宋中后期铜钱购买力,一文铜钱大约相当于如今八角人民币,一万文即八千元,两万文即一万六千元,三万文才两万四千元。
同样一幅画,在宋朝卖几万,在今天竟能卖到几个亿,这又是为什么呢?
原因不外以下几条:
第一,苏东坡的画在宋朝不算稀缺,在今天却如大海捞针一般难以追寻,价格是稀缺程度的体现。
第二,宋朝人收藏书画是出于爱好,现代人收藏书画还有保值和增值的意图,越是稀缺的藏品,保值和增值的效果越明显,所以我们拥有更为强烈的投资需求。
第三,宋朝经济虽说相对繁荣,毕竟是古代,生产力剩余不多,不像现在市场上有那么多的热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