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毁坟杀人案

2018-12-14 08:58阅读:
前几天看到一则新闻:豫南某县一位农村老人患有精神疾病,几次三番毁坏邻居父母的坟墓,被怒火中烧的邻居用木棍打死。
这则新闻让我想起发生在南宋的一桩杀人案。
时间是南宋中叶,地点是江南某县,农民余三十与两个儿子余再六、余再三生活在一起,父子三人有田有地,属于自耕农。余氏父子有一个邻居胡小七,是当地的大地主,米面成仓,骡马成群,田产众多,光是手下佃户就有一百多个。
胡小七不但有钱,还有势,他花钱买了一顶小小的乌纱帽,虽说是虚衔儿,但品级在那儿摆着,身份地位毕竟比普通老百姓高出一头,跟衙门里的公差称兄道弟,在知县跟前也说得上话。
既有钱,又有势,这胡小七就免不了仗势欺人。胡小七有一块田,紧靠余氏父子的祖坟,胡家田地在北边,余家坟地在南边。余家坟里种了许多松柏,年深日久,遮天蔽日,胡小七看在眼里,恼在心里。第一,余家的树挡住了阳光,影响他的庄稼生长;第二,他一向瞧不起余氏父子,认为他们不配拥有那么旺的坟地。
有一年,一个名叫洪再十二的佃户想租这块田,托中人向地主胡小七说合,租约都签了,洪再十二突然反悔,说田地前面有那么多树挡着,种不好庄稼。胡小七听闻此言,勃然大怒。他倒不是恨洪再十二毁约,而是恨余家祖坟挡了他的财路。他吩咐手下家丁,率领佃户百余人扑向余家坟地,将坟里的大树刨掉了一半,还掘坏了几座坟墓。
胡小七闹出如此大的动静,余氏父子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可能没反应。可是他们人少,怕吃眼前亏,不敢当场理论,直到那帮刨树毁坟的人离开,爷儿仨才忍气吞声地修补坟墓。但就在这时候,他们发现竟然还有一个人没走,还在用斧子砍树。事后他们得知,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正是胡小七的佃户,姓危,名叫危辛乙。
余氏父子进坟时都带着武器,其中余再三拎了一根长棍,余再六攥着一把朴刀,这对兄弟上前驱赶危辛乙。危辛乙昏了头,扬起斧子对抗,试图用斧子砍伤余再六,被余再六用朴刀架住。旁边余再三救弟心切,“呼”的一棍砸下去,正砸在朴刀的刀背上。朴刀趁势砍下,砍在危辛乙要害部位。危辛乙血溅当场,死在了余家坟地里。
案情简单明了,法官的判决也简单明了:
第一,余再三、余再六失手杀人,事出有因,从轻判处,打二十板,徒刑一年;
第二,胡小七仗势欺人,指示家丁和佃户毁坏别人祖坟,应从重处理,但此人在逃,故通缉捉
拿;
第三,胡小七家的家丁方辛四、梁兴二在毁坟时冲锋在前,打一百板,徒刑一年;
第四,本县公差徐必选、周思民与胡小七沆瀣一气,包庇罪犯,打一百板,开除公职;
第五,危辛乙毁人坟墓在前,持斧行凶在后,死不足惜,着家人领回尸首安葬,余家父子无需赔偿。
以上判决被载入宋朝经典判例汇编《名公书判清明集》。现在看起来,余再三和余再六的供述不一定完全属实,因为当时只有他们父子在场,他们不一定是出于正当防卫或者防卫过当才失手杀死危辛乙,也许是故意杀死的。但是根据古代中国格外重视孝道和宽免血亲复仇的儒家礼法精神,即使他们是故意杀人,法官的判决对他们来说也不算格外开恩。至于这样的礼法精神是否科学,是否不利于社会和谐,是否背离现代法治精神,那是另外一回事儿。
最后补充一点宋朝风俗常识。
细心的朋友可能早就注意到了,这桩杀人案涉及到的人物名字都很有特色:余三十、余再三、余再六、胡小七、方辛四、梁兴二……名字里都带数目字。清末学者俞曲园曾经误以为用数目字取名是元朝传统,说元朝统治者不许汉人百姓取名,大家才不得已用父母或者祖父母的年龄做名字。事实上,数目字取名是唐宋两朝江南地区的老传统,而且这些数字跟父母年龄毫无关系,纯粹是按照每个人在族里同辈兄弟中的排行来定的。排行第七就叫“小七”,排行三十就叫“三十”,排行老大就叫“小乙”(乙是一的通假字)。如果儿孙辈的排行碰巧与祖父辈一样,那就叫“再三”、“再四”、“再五”、“再六”、“再三十”,或者在排行前面加上甲乙丙丁戊己庚辛,以示区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