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孕妇的奇葩禁忌

2019-02-21 15:55阅读:
宋朝有一本专门指导优生优育的生活手册,名曰《卫生家宝产科备要》,这本书第六卷写道:“食兔肉令子缺唇,食雀肉令子盲,食鸭子令子倒生,食鳖肉令子项短,食螃蟹令人横生,食驴肉令子过月。”
兔子三瓣嘴,所以孕妇不要吃兔肉,否则生下来的宝宝也是三瓣嘴。
麻雀对光线不敏感,到了晚上,视力模糊,俗称“夜盲症”,所以孕妇不要吃麻雀,否则生下来的宝宝也会有夜盲症。
宋朝已有烤鸭,做烤鸭的时候,要把鸭子倒吊在烤炉里,所以孕妇不能吃鸭子,否则宝宝会“逆产”,脚在前,头在后,无比艰难地生出来。
乌龟脖子短,遇到危险就把头颈缩到壳里,所以孕妇不能吃乌龟,不然胎儿的脖子也会缩得很短。
螃蟹横着走,所以孕妇不能吃螃蟹,万一胎儿横着生出来……对不起,横着是生不出来的,所以只能胎死腹中,母子丧命。
驴子孕期长,母驴怀胎一年才能产下小驴,比人类多两个月,所以孕妇也不能吃驴肉、喝驴汤、买驴肉火烧,假如嘴太馋,非吃不可,那就等着怀胎一整年吧!
能认识到兔子三瓣嘴、麻雀夜盲症、乌龟脖子短、螃蟹横着走、驴子孕期长、挂炉烤鸭倒吊起来,说明宋朝人善于观察。但是将观察到的细节联系到胎儿身上,认为吃什么就成为什么,并堂而皇之地将其写进优生优育手册,又说明宋朝人的脑子里没有多少科学思维的成分。
不吃兔肉,不吃鸭肉,不吃麻雀、乌龟、螃蟹和驴肉,总共才六种食忌,算不了什么,为了肚子里的宝宝,是可以忍住不吃的。甭说孕期不吃,就算一辈子不吃这些,也影响不到母亲的健康和胎儿的发育。
乌龟、螃蟹之类不利于生育,那什么样的食物有利于生育呢?
第一是开花馒头。
请注意,宋朝的馒头并不是现在的实心馒头,而是有馅儿的包子。用发酵面团做皮,用碎肉或者蔗糖做馅儿,包的时候故意留出一个小口,上锅一蒸,小口变成大口,仿佛包子开了花,这就是开花馒头。孕妇接近预产期,一定要多吃几个开花馒头——包子开了口
,就好比产道开了口,不然孩子出不来嘛!
《东京梦华录》记载北宋开封生育习俗,到了预产期所在的那个月的农历初一,娘家人会送一大盘开花馒头过去,俗称“分痛馒头”。吃了分痛馒头,产道开得更宽,生起来更容易,相当于娘家人帮助产妇分担了一部分痛苦。
第二是大枣和栗子。
按《梦粱录》记载,南宋杭州孕妇临产,娘家人会送一批“催生礼”,其中包括枣和栗子。栆必须让孕妇生吃,“生栆”嘛,寓意生得早,不会难产;栗子有什么寓意呢?栗子者,利子也!
第三是鸡蛋,很多很多的鸡蛋。
鸡蛋是高蛋白食品,孕妇多吃鸡蛋,生起来更有劲儿。不过吃鸡蛋也要有个限度,到底吃多少鸡蛋最合适呢?一百二十枚。“一百二十”这个数字是宋朝人的吉祥数字,寓意宝宝长命百岁,可以活到一百二十岁。
《梦粱录》中记载的“催生礼”中没有鸡蛋,而是一百二十枚鸭蛋。鸭蛋也是高蛋白食品,但是放在现代中国,鸭蛋要比鸡蛋显得晦气一些:宝宝将来上小学,考试考个大鸭蛋,甚或连考一百二十个大鸭蛋,岂非有辱家门?
不管是鸡蛋还是鸭蛋,都不能吃得太多,否则胎儿长得太大,反而更容易导致难产。宋朝人懂得这个道理吗?未必,因为他们缺乏科学常识。
不过我们也不能过于嘲笑宋朝人,毕竟人家那个时代还没有发展出科学。再仔细想想,就在现代中国的广大农村,仍然有许许多多的老太太在“传承”着老辈人留下的愚蠢习俗,坚持不让刚刚生下孩子的儿媳妇吃这个吃那个,不能吃肉,不能吃水果,不能吃哪怕一点点盐,孩子满月之前只能整天整天地喝稀粥,吃红糖煮鸡蛋,吃得血糖升高、胃酸过多,吃出严重的胃病和糖尿病,不同样是缺乏科学常识吗?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让我们再了解一下宋朝医生遇到产妇难产时是如何应对吧。
以蝉蜕或蛇蜕入药,加少许麝香,研成粉末,用醋汁和匀,临产时让产妇喝下,可以预防难产(《旅舍备要方》)。
以葵菜籽(冬苋菜的种子)、榆白皮(榆树木质部与外层老皮之间的那层白色薄皮)、猪油、滑石粉、车轴润滑油入药,用米酒和匀,临产时让产妇喝下,可以预防难产(《圣济经》)。
将弓弦剪成五寸长的小段,与箭杆一起烧成灰,当产妇难产时,用酒冲服,可以预防难产(《圣济总录纂要》)。
宋朝有一种武器叫做“弩”,是带有扳机的硬弓,扳机用铜铸造,称为“弩牙”。将弩牙取下,烧红,在半碗醋里浸泡,然后让产妇喝醋,据说只要喝下去,无论多么难生的宝宝都会像利箭一样脱颖而出(《圣济经》)。
宝宝出生时一般都是头先出来,假如胎位不正常,也可能脚先出来,这样很容易难产。当接生大夫遇到这种情况时,不要惊慌,只要用车轴润滑油在刚刚露出来的胎儿小脚上涂抹一下(《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或者用朱砂在胎儿脚底写父亲的名字,或者写上当地官员的名字,或者在左脚上写“父入”,在右脚上写“子出”,胎儿很快就会自动调整为头前脚后,以正常胎位顺利出生(《医说》)。
还有三个更奇葩的方子,据说对防治难产也有奇效。
将胎儿父亲的腰带烧成灰,温酒调服(《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或者将他十根手指上的指甲全部剪下来,烧成灰,温酒调服(《太平圣惠方》);又或者将他的阴毛揪下二到七根,烧成灰,用猪油团成药丸,也用温酒调服(《妇人大全良方》)。但是需要注意的是,所用的腰带、指甲、阴毛等“药材”必须来自亲生父亲,假如这孩子的生父是隔壁老王,那接生大夫就爱莫能助了。
蝉蜕和蛇皮为啥能治难产?因为蝉蜕是蝉脱的皮,蛇蜕是蛇脱的皮,皮都能脱下来,孩子岂能生不下来?
葵菜籽、榆白皮、猪油、滑石粉、润滑油为啥能治难产?因为这些都是很滑的东西,将很滑的东西喂给产妇吃,难道不能让产道变得光滑一些吗?
弓弦和弩机为啥治难产?因为拉弓射箭的时候只要一松弓弦和弩机,箭就会飞快地发射出去。同样道理,当产妇服用了弓弦和弩机以后,孩子应该就会像箭一样发射出来。
上述逻辑看起来非常荒诞,不过仍然属于较为大胆的相关性假设。只要提出假设的人拥有一定的实证精神,并通过足够数量的临床案例进行检验,就可以将所有不靠谱的假设统统剔除,最终留下一两条较为靠谱的验方。
遗憾的是,宋朝医学界普遍缺乏实证精神,从来没有哪个医生进行过任何一次“大样本随机双盲对照实验”,于是乎,医术就不可避免地走向了巫术。例如在胎儿脚底书写生父的姓名、父母官的姓名,或者写上“父入”、“子出”之类令人浮想联翩的文字,就纯粹属于巫术了。
当然,在现代科学诞生之前,全世界的医术都近乎巫术,宋朝如此,几百年后的明朝和清朝也如此,中国医术如此,西方医术也是如此。特别是对付难产这一方面,全世界的医生和接生婆都曾经束手无策过,只能求助于巫术。
病急乱投医,医急则乱投巫,当大家都向巫术投降的时候,产妇的死亡率和婴儿的夭折率怎能不高得吓人呢?
宋朝孕妇的奇葩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