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李清照是男人

2019-03-14 15:37阅读:
我是河南开封人,在开封本地的朋友相对多一些,其中有一哥们儿,搞房地产发了财,热心公益,想在开封搞一个宋词主题公园,还想在主题公园里搞一个李清照纪念馆。
读者诸君可能会提出质疑:李清照不是生在山东济南吗?不是嫁在山东潍坊吗?晚年不是定居在浙江金华吗?济南章丘搞李清照故居,潍坊青州搞李清照故居,金华市区搞李清照纪念堂,这都说得过去,你们开封算怎么回事,凭什么跟李清照攀扯关系?
其实,李清照在开封也定居过。
李清照六岁那年,也就是宋哲宗元祐四年(1089年),她爸爸李格非在太学当太学正,相当于现在大学里的风纪领导,手头有了积蓄,在京师开封买了一所小房,取名“有竹堂”。北宋文学家晁补之是李格非的好友,曾经去有竹堂参观,完了还写过一篇《有竹堂记》。
有了房,家小就有了落脚之地,李格非请假回了趟山东老家,把李清照接到开封。从那时起,一直到公元1094年李格非被调去外地当通判(相当于副市长),他们父女始终住在开封,始终住在那所有竹堂里。
两年后,李格非重回开封当京官,李清照当然也要跟着回去。直到公元1101年,十八岁的李清照出嫁,嫁给李格非的山东老乡赵挺之的儿子赵明诚,她才离开有竹堂,去赵明诚家里居住。
那时候赵明诚家也在开封。赵明诚是太学生,还没毕业,每月至少有二十天要在开封太学上课。赵明诚的父亲赵挺之是京官,官居吏部侍郎,相当于人社部副部长,必须守在开封,除非奉有出京视察的特旨。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也是京官,此时官居礼部员外郎,相当于文化部的司局级干部。老公在开封上学,公爹在开封上班,父亲也在开封上班,李清照不在开封住,还能去哪儿住呢?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李清照嫁给赵明诚的时候,赵家在开封并未买房。不但李清照小两口没有婚房,就连公爹赵挺之都没有属于自己的住所。没错,赵挺之是大官,是吏部侍郎,可是在北宋时期,没有买房的文武百官实在太多了。南宋大儒朱熹说过:“且如祖宗朝,百官都无屋住,虽宰执亦是赁屋。”翻成白话文就是说,在北宋一朝,大多数官员都没有买房,包括宰相和副相那个级别的大臣都在租房住。我们都熟悉北宋名臣寇准吧?做到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始终没在开封买房,当时人们说:“有官居鼎鼐,无地起楼台。”说的就是寇准官居高位,却没有私宅。
本来在探讨李清照定居开封的经历,结果扯到了宋朝官员
购房政策,扯远了,我们赶紧收回来,继续说李清照。
前面说,李清照嫁到赵家,赵家没买婚房。但是不要紧,四年以后,也就是李清照二十二岁那年,赵挺之升任中书侍郎,成为宰相的一员,宋徽宗听说赵挺之既没有买房也没有盖房,龙颜大悦,直接赏了他一所房。从此之后,李清照夫妇在开封终于有房了。
但是好景不长,公元1107年,也就是李清照二十四岁那年,公爹赵挺之病逝,他生前的政敌蔡京立马向宋徽宗打报告,说赵挺之生前事君不忠,并且还拿出了证据。徽宗相信了,派人查抄赵府,把李清照夫妇都关进了大牢,不久又开恩释放,但不许他们继续留在开封。李清照只好跟着赵明诚离开京城,回山东老家定居。
现在我们不妨掰指头算一算:李清照是六岁进京的,二十四岁离开,除去出嫁前曾经跟随父亲到外地上任那两年,她在开封住了大约十七年,把最好的青春时光都留在了开封。
李清照的一生相当坎坷,而且是越往后越坎坷。
她父亲是作家,著名作家,写过《洛阳名园记》,文章好,诗词也很棒,所以她从小可以受到不错的家庭教育。但是她母亲早逝,大约在她刚满周岁时就死了。八岁那年,他父亲又给她找了一个后妈。
她亲妈姓王,是神宗朝宰相王珪的大女儿(见李清臣《王文恭公珪神道碑》:“女,长侍郓州教授李格非,早卒。”庒绰《鸡肋编》亦载:“汉国公准,子四房,孙婿九人:余中、马玿、李格非、闾丘籲……”汉国公王准是王珪的父亲,李格非是王准的孙婿,即是王珪的女婿);她后妈也姓王,是仁宗朝状元王拱辰的孙女(见《宋史·李格非传》:“妻王氏,拱辰孙女,亦善文。”)。这个后妈比较厉害,有一回李格非生病,李格非的老师苏东坡(李格非是“苏门后四学士”之一)想去探望,却不敢去,怕李格非续娶的这位新夫人拒客。苏东坡给李格非写信说:“闻公数日不安,又恐甲嫂见骂,牵率冲冒之过。闻已安,不胜喜慰。大黄方录去,可常服也。”听说你前几天患病,我想去看看你,又恐怕你媳妇骂我是不速之客。现在听说你痊愈了,我很开心,给你寄去一张药方,平日可以照方服用。
这位后妈有没有善待李清照,史料里不见记载。反正我是没有读到过李清照怀念母亲的文字。生母死得早,她没印象;后妈跟她没感情,不值得她怀念。
除了早年丧母这一条缺憾,李清照的家庭背景和亲朋网络还是值得绝大多数人羡慕的:父亲有才,是东坡门生;公爹有权,生前做到宰相;老公精于收藏,是金石学家;前一个外祖父是宰相,后一个外曾祖父是状元;她婆家的大伯哥,也就是赵明诚的哥哥,曾经做到安抚使,相当于军区司令;她婆家的几个表哥,还有赵明诚的妹夫,有做到兵部侍郎的,有做到礼部尚书的,有做到参知政事的,个个都是高官。至于她本人,天资聪颖,文采出众,不但是整个古代中国最著名的女词人,而且在文玩收藏和棋牌游戏上也极有造诣,否则怎么写得出《金石录后序》和《打马图经》呢?
但是李清照后半生当中也吃了亲朋网络和自身文采的亏。
想必很多朋友都知道,李清照有一个最不光彩的亲戚——秦桧。秦桧娶妻王氏,该王氏是王仲山的女儿,王仲山是谁呢?就是李清照的舅舅。如此一来,李清照就成了秦桧的内表姐。
其实李清照还有两个不光彩的亲戚,就是她的舅舅王仲文,以及另一个舅舅王仲嶷。南宋初年,这两位舅舅分别担任江西抚州和袁州的知州,金兵一打到江西,他们都投降了。不但投降,还帮着金兵搜刮金银,成了地地道道的汉奸。
李清照又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名叫李迒,南宋前期做到工部侍郎。李清照投奔这位弟弟,弟弟帮她牵线搭桥,让她改嫁给一个名叫张汝舟的小官。结局大家都知道,张汝舟人品低劣,跟李清照感情不和,两人闹离婚,官司打到宋高宗那里,李清照与张汝舟一起被关进大牢。那是李清照平生第二次坐牢,第一次坐牢是因为公爹被诬告,第二次坐牢是因为弟弟给她介绍错了对象。
对李清照来说,第一任老公赵明诚其实也不是十分光彩。他们夫妻伉俪情深,这没错;赵明诚有才,也没错;但赵明诚在人品上至少有两个污点:第一,为了搞到心仪的文物,不惜巧取豪夺;第二,他在南京当市长(知应天府)时,南京闹兵变,他不但不敢弹压,还偷偷逃走,结果丢了官。
李清照对赵明诚应该是不佩服的。据南宋笔记《癸辛杂识》记载,赵明诚丢官之前,李清照每逢大雪天气必登南京城墙,写出诗词让赵明诚唱和,赵明诚写不出来,见了老婆都想绕着走。
李清照对南宋君臣和当时的文坛新秀也是不佩服的。“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她这首诗不是在歌颂项羽,而是在讽刺大宋君臣无能。四十九岁那年,她在杭州听说某人靠拍宋高宗的马屁中了进士,也忍不住写对联讽刺,讽刺新科进士尽在文辞末艺和揣摩皇帝上用功,丝毫不关心百姓疾苦。
但李清照不幸生在宋朝,不幸生在男权至上和君权至上的时代,她有才有识,却不能用自己的才识改变什么。为了躲过金兵,她甚至还要跟着宋高宗的御驾东奔西逃;为了保住藏品,她到了年节要像其他命妇一样,恭恭敬敬地向皇帝献上一堆肉麻的贺词;为了能与张汝舟离婚,她也要写信向那些当权的亲戚求助……
陆游在《渭南文集》里记录了一件关于李清照的轶事。陆游说,李清照七十二岁那年,自知大限将至,想把毕生所学传给一个姓孙的十五岁的女孩。结果呢?那女孩“谢不可,曰才藻非女子事”。更要命的是,陆游居然赞颂那个女孩有见识,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于是李清照郁郁而终,终年七十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