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嘲笑的将军

2019-08-28 06:19阅读:
小时候,五黄六月,小麦收割以后,农民稍稍清闲,会请说书先生到村里,给大伙演唱河南坠子。演唱内容以古代战争故事为主,《杨家将》、《呼家将》、《薛家将》、《穆桂英挂帅》、《樊梨花征西》,都是全本大套的节目,一部书能唱半个多月。只要不下雨,说书人每天晚上都在村里大街上露天表演,男女老少搬着小凳子跑去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我印象最深的,是一部《呼家将》,因为这部书打戏最多,弦师拉着坠胡,演员自说自唱,唱到兴头上,还加身段,比划出打斗动作:
欧和尚打个飞脚往上闯,他们两个话不投机动武功。
这一个使出白鹤双展翅,那一个燕子抄水往里冲。
这一个猛虎掏心打过去,那一个太上老君把门封。
这一个溜地使了个扫堂腿,那一个蹦起来单挂朝心蹬。
老庞文他传令如山倒,立刻点下三千兵。
哗啦一声往上闯,把他俩包围正当中。
东杀西砍出不去,眼看小命难活成。
人不该死有人救,咱给他找个救命星……
这段书是《呼家将》的高潮部分,小回目叫做《呼延庆打擂》,我们小孩子最爱听,不但听,还能跟着唱。
呼延庆是谁?他是宋初大将呼延赞的子孙。呼延赞又是谁?他是五代十国时期后周世宗柴荣麾下的军官,后来跟了宋太祖,南征打过淮南,北伐打过北汉,武艺出众,作战勇猛。
呼延赞在《宋史》上有传,《续资治通鉴长编》也记载了他的事迹,除了作战勇猛不怕死这一点,他给人最大的印象是古怪,非常古怪。
SPAN>铁折上巾,两只帽翅用镔铁打造,都开了刃儿,还把额头涂抹成绛红色,胆小的敌人瞧见他,吓得掉头就窜。
宋朝男性盛行刺青,呼延赞更是如此,浑身上下刺满赤心杀契丹,左耳后面刺出门忘家为国,右耳后面刺临阵忘死为主。他有四个儿子,身上和耳后也都有同样的刺青。他还将家中女眷集合起来,非要在她们脸上刺字,不刺字就砍头。女眷大哭求情,他心软了,改成在她们胳膊上刺字,每人左臂都刺上赤心杀契丹
他对儿孙非常严厉,每人每天都要挨一顿铁鞭,为的是锻炼抗击打能力。隆冬腊月,滴水成冰,他让儿孙站成一排,脱得赤条条的,往他们身上泼凉水,为的是强身健体,磨练意志。他有个孙子刚满月,被他抱到城墙上,用小棉被裹住,噗地一下扔到城墙下面。围观者大惊,责问他为何如此残忍,他满不在乎地笑道:俺们呼延家的男孩都摔不死,能摔死的都不配生在俺们呼延家!与此同时,他又疼爱儿孙到了极点,有一个孩子生病,别人骗他说:只有吃了亲人的肉才会痊愈。他信以为真,捋起裤子,从自己大腿上砍下一块肉,炖熟了让那个生病的孩子吃。
他是粗豪武夫,文化水平很低,但却喜欢写诗。北宋中叶的文人拿他开玩笑:风貌还同富相公,文章却似呼延赞。(张师正《倦游杂录》)长得五大三粗,跟宋仁宗朝的宰相富弼一样威猛,可惜文章很烂,像呼延赞一样狗屁不通。宋真宗在位时,大臣寇准问道:都说你呼延将军爱写诗,今天当着老夫的面,能不能口占一绝呢?呼延赞当即赋诗:三十年前小健儿,今日相公教吟诗。江南风景从君咏,塞北风尘我自知。(《文酒清话》卷8)这首诗对仗工整,主题鲜明,应该不是呼延赞的原作,而是后人杜撰出来的。
另有一条记载,出自大臣富弼之口,决非杜撰。说宋太宗吞并北汉之后,参知政事(副宰相)赵昌言献计:自此取幽州,犹热鏊翻饼耳。我们已经把北汉拿下,应该趁热打铁攻打辽国,收复幽州故地就像在鏊子上翻烙饼一样容易。呼延赞时任殿前都指挥使,相当于近卫军里的营级军官,听赵昌言大言不惭,立即亢声反驳:书生之言不足尽信,此饼难翻!(王德臣《塵史》)你们书生不懂军事,净吹牛,辽国兵力比北汉强盛何止百倍,我们想取胜,难比登天!事实证明,呼延赞的判断相当准确,北宋一直没能在军事上击败辽国。
不过呼延赞并不擅长当领导,《续资治通鉴长编》说他无统御才。宋太宗让他去河北带兵,部下们都不听他指挥;太宗又让他去山西做官,他又把民政处理得一团糟。他擅长判断敌情,擅长冲锋陷阵,但他确实没有指挥才能,更没有政治才能。
宋真宗在位时,宋辽之间发生了一场大战,真宗在寇准建议下御驾亲征,呼延赞自告奋勇充当先锋。可惜的是,还没抵达前线,战争就结束了,然后澶渊之盟签订,宋辽和议达成,呼延赞没有得到参战机会。一年后,他在郁郁不得志中病逝,享年大约60岁。
呼延赞爱打仗,忠心报国,多次主动请战。宋太宗两次伐辽,都遭到惨败,从此患上恐辽症,再也不敢开战。呼延赞不懂太宗的心思,绘制作战地图,策划用兵方略,献给太宗,太宗不予理会。他还带着四个儿子求见太宗,在皇宫里表演武艺,请求太宗让他们父子去打辽国。宋太宗嘉许他的胆气,赏给他几百两银子,就是不让他出征。
实际上,宋太宗并不喜欢呼延赞,甚至想杀掉他:赞服器诡异,朕屡欲诛之,既而亮无它志也。(曾巩《隆平集》)呼延赞性情怪异,服装怪异,朕看不惯,想宰了他,后来发觉他天性如此,对朕没外心,算了,让他活着吧。
由于呼延赞一直主战,很多文官武将都讨厌他。他为了请战,在胸口刺出血来,用血书向皇帝上表。众太监嘲笑他:何不割心以明忠?(杨亿《谈苑》)你对皇上如此忠心,干嘛不把心挖出来呢?
小时候听坠子书,呼延庆的武艺和知名度要远远超过呼延赞。但在历史上,呼延庆是呼延赞的孙子或者曾孙,武艺平庸,唯一的特长是精通女真语。所以在北宋末年,呼延庆被宋徽宗派到金国,跟女真人谈判,一起夹攻辽国。呼延庆万里赴关东,总算不辱使命,圆满完成了任务。
《水浒传》里有一个双鞭呼延灼,据说也是呼延赞的嫡派子孙,善使两条钢鞭,有万夫不当之勇。此乃小说家言,不足为凭,历史上其实没有呼延灼这个人物,倒是到了南宋初年,又有呼延赞的后人横空出世,名叫呼延通。
据《三朝北盟会编》记载,呼延通隶属大将韩世忠帐下,像乃祖呼延赞一样作战勇猛,曾与金国军官在阵前单挑,从马上打到步下,双方兵器都打掉了,最后他用双手掐住那名金国军官的脖子,将其掐晕,生擒回阵。
呼延通继承了呼延赞的性格,十分耿直,又有点儿怪异。宋高宗绍兴十年(1140年)腊月,他与主帅韩世忠闹矛盾,一怒之下,竟然在江苏淮阴投河自杀。
关于呼延通与韩世忠闹矛盾的起因,《三朝北盟会编》第204卷收录了两条记载。一条说韩世忠晚年跋扈,经常让部将请酒,还要求部将的妻女出来陪酒,惹恼了呼延通。呼延通将韩世忠灌醉,拔刀欲杀,被同僚拦住。韩世忠醒来得知真相,喝令亲兵捉拿,呼延通不愿被捕,投河自杀。还有一条记载,说韩世忠腊月二十三过生日,部将纷纷献上寿礼,呼延通也去送寿礼,结果吃了个闭门羹——韩世忠完全不理他。呼延通觉得丢了面子,愤恨难当,翻身上马,直奔淮阴,走到运河边,噗通一下跳了进去……总而言之,呼延赞的这位后人死得很憋屈。
坠子书里唱《呼家将》,也有一段很憋屈的故事:呼延赞的儿子呼延必显瞧见宋仁宗的老丈人庞文残害百姓,怒打庞文父子,被庞文陷害,满门抄斩。幸亏呼延必显的两个儿子侥幸逃出,娶妻生子,杀掉庞文,报了血海深仇。
我母亲最爱听书,但她不识字,从亲戚家借来一本《呼家将》,让我念给她听。那时候我刚读小学三年级,满嘴错别字,将庞文念成龙文,母亲依然听得津津有味。现在回想起来,别有一番暖意在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