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上》:王锵的成人式

2019-03-16 15:16阅读:
《阳台上》:王锵的成人式
《阳台上》:王锵的成人式
上海土著张英雄,像很多同龄人一样是一个Dota爱好者,父亲去世的那天,他还在网吧里挥斥方遒。不过这局打的并不顺利,耳机里不断传来“triple kill”,他连电脑也没有打赢。父亲去世的原因有点悲惨,拆迁小组的组长一直压低赔付款,父亲因此一口气没上来,一辈子的念想就都留在了逼仄的里弄里。那年夏天,张英雄的生活一败涂地,成了一个十足的loser。
《阳台上》:王锵的成人式
张猛的新片《阳台上》,从他熟悉的落魄东北市井转移到了飞速发展的魔都上海。只不过新片的“阳台”并没有升级成可以俯瞰江景的豪华高层,而是等待拆迁的城中里弄。新人演员王锵饰演的张英雄,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家破人亡”的青春变故中,迎来了自己残酷的成人礼。
《阳台上》:王锵的成人式
《阳台上》的故事并不明媚,剧中人物就像即将倒塌的砖墙一样,始终处在一种摇摇欲坠的状态。王锵用一种压抑和自我折磨的表演风格,塑造着张英雄的内心世界。无法诉说痛楚的他时常在梦里跟踪着那个讲父亲气死的拆迁组长,有一回还成功地将仇人杀死在公共浴室。
上海弄堂里的张英雄没法像他的名字一样成为焦点,也注定因为贫寒的出生,让他连“小开”也做不成。初登大银幕的王锵,很准确地抓住了张英雄失落的特征,青春的生涩,甚至呆滞,都让这个人物不同以往的青春片主角。他因此贡献了一个没有任何“英雄时刻”的张英雄。
《阳台上》:王锵的成人式
电影演员银幕表现的核心其实就是那张蕴藏了丰富情绪和深邃情感的面孔,王锵的脸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大概介于非职业演员和职业演员的过渡。摄影师罗冬为这张脸寻找了一个镜像,清纯天真的周冬雨就是他的另一幅面孔,一个尚未长大,不谙世事,又没有安全感的小孩。王锵饰演的张英雄总是在极度压抑中寻找着一抹光亮,透过米粉店红色的玻璃,望远镜压缩了时空,阳台上的周冬雨变成了一个青春情欲的符号,也变成了一个孤独无助者的镜像。
《阳台上》:王锵的成人式
王锵饰演的张英雄肩上的担子很重,因为没有了拆迁款,他的上海户口似乎一文不值,寄居在舅舅家也得遭人脸色。王锵与曹瑞的对手戏,似乎是历史开了个玩笑。来自东北的店小二沈重,自信满满,一身浑不吝的习气,似乎成了老上海的阿飞哥,而混迹在弄堂里的上海土著张英雄却变成了一个被城市困住的小市民。对张英雄来说,父亲的离世让他的成人式来提前到来了。而王锵也在张猛的指导下逐渐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个银幕形象。
《阳台上》:王锵的成人式
王锵独特的气质让《阳台上》具备了多重解释的可能。无论是现实里的沉默寡言,还是梦境里的愤怒出离,王锵配合张猛精湛的小人物叙事技巧,让张英雄称为一个可被反复讨论的角色。不管你是同情抑或遗憾的立场,你都会在这个残酷的成人式上找到能够注解时代,理解自身的恰当位置。而这或许也是张猛想表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