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在踢英格兰式足球

2018-07-07 10:01阅读:
1.
站台上几近是空的了,除了静默的垃圾箱,还剩下几个列车员在看腕表。
一些青年拥挤在车门前,吵吵闹闹地。
一时间,真的有点让人焦虑了。
“先生们,开车时间已经到了,请赶快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有什么问题可以向铁路局反映。”
一个穿着铁路制服,身材肥胖,留着小胡子的中年大叔耸耸肩说。
一个青年,抹了一把油亮的发型,用力挤了挤,站出来说:“相信我,他很快就会到的,请再等一分钟,就一分钟。”
说罢,他向大叔挤了挤眼,露出雪白的牙齿笑了起来。
一个留着大胡子青年从人缝中伸出脑袋,很认真地央求:“先生,他可是我们的兄弟,我们可从来没有把他丢下……”
大叔撇撇嘴,歪了歪头,做了个手势。
他的确快要无能为力了。
这时一个瘦高的青年闪身走了出来,将一条花臂搭在大叔的肩上,眨了眨眼说:“您可知道我们有个聚会,在这个夏天,非常重要,我们现在必须赶到海边去,您必须得通融一下。”
然后,他将另一只手悬在大叔的面前,捻了几捻,然后又露出诡异的微笑。
大叔注视着那几个手指,仿佛看到了悬浮着细小冰晶的伏特加一样。
他似乎迷离了,短暂
的几秒钟,当他再次从悬浮着冰晶、清凉的伏特加中醒来,试图再次做出一个摊手无能为力的动作时,青年们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
来了!他来了!
一个留了像黑瓜子一样发型的瘦小青年飞快地挤过检票口向车门口奔来,他行走得如此匆忙,以至于行李的拉链都没有拉好,几角黄绿色从开口出探了出来,仿佛心有不甘的样子。
花臂青年把手臂从大叔肩上拿开,转身拦住了匆忙而来的青年,和其他人一起挤进车厢,还不忘转身向大叔挤了个眼。
大叔嘟噜噜一句什么,向年轻人捻了捻手指,然后拿起对讲机,说:“好了,关门,开始你们的旅程吧!“
谢天谢地,你终于来了。
2.
巴西踢了一场不错的比赛。
可他们还是输了,主帅蒂特在下半时做出了准确的换人,用奥古斯特换下了暴力鸟,几乎抓住了扳平的机会……
但胜利却依旧是属于比利时的。
蛮牛一样的卢卡库打出了快速反击,把巴西队左路的防守给扯出一个巨大的空当, 金发金眉瘦削俊朗的德布劳内拔脚劲射,使得欧洲红魔上半时就以2:0领先。
巴西像支豪门球队一样打出了一个气势高昂的开局。
他们信心满怀地向比利时的腹地推进,然后将对手压在了一个狭小的地段展开进攻 。
他们是五星巴西,而比利时毕竟是比利时。
欧洲红魔历来都是配角。
内马尔们也许没有发现,比利时尽管采取了弱势,后防线的速度也没那么利落,但他们在个人能力上相差并不太大,甚至在防守高空球时更有优势。
比利时人采取了更有侵略性的方法来防守内马尔。
阻挡他,推搡他,肘击他,怒视他。
裁判也似乎对此表示认同。
事实上,巴西新领袖内马尔在这场比赛中并无像样的表现,甚至并没有几次精巧的过人。
裁判其实在告诉他:你并不是 克里斯蒂.罗纳尔多。
而巴西整体在踢得什么足球?
我认为,黄衫飘飘的巴西如今正在踢着类似英格兰的足球,简练明快,直来直去,有着明晰的套路和章法。
这种足球,整体性很强,攻防转换得极快,观赏价值也非常高,更关键的是,这种风格和方式的足球更容易贯彻,更容易执行。
范巴斯滕从教后经过多年的研究发现:英格兰式的足球最为先进!
于是,他对荷兰足球进行了英格兰式的改造。
结果大家都知道啦,荷兰足球直接从欧洲杯、世界杯战场上消失了。
消~失~了~
这是为什么呢?
这或许并不是教科书的问题,问题的关键是荷兰足球并没有活学活用,把英格兰足球的精髓提取,并融入进荷兰足球的天赋。
巴西足球呢?
巴西足球是有别于阿根廷、乌拉圭的足球,他们是靠天赋踢球的队伍,在自身的章法和逻辑上,巴西队目前还欠缺得很多。
你看阿根廷人踢球,乌拉圭人踢球,甚至是哥伦比亚,你会认为他们踢得很有思想,至少有自己的艺术。
但是巴西呢?
巴西一身漂亮的黄衫晃来晃去,皮球传来传去,却没足够的思维和城府,他们在踢一种比较浮躁的足球。
浮躁的巴西,踢浮躁的足球。
事实上,2007年之后的近10年,统治美洲的球队的是乌拉圭、阿根廷、智利、乌拉圭,甚至是秘鲁和哥伦比亚。
这就是现实。
3.
乌拉圭也出局了。
在等候内少的站台上,苏亚雷斯先到了一步,他搀扶着法甲金靴、南美世预赛第一杀手卡瓦尼。
离别对苏牙而言并没有什么,只不过今年似乎来得早了一些。
于中国球迷而言,巴西似乎是至高无上的,但在美洲,甚至在世界足坛,蔚蓝色的乌拉圭是值得尊敬的。
如果巴黎神射手卡瓦尼不因伤缺阵,那么昨晚的乌法之战或许会有另外一种结果——
至少,拥有苏亚雷斯和卡瓦尼这样的天才射手的乌拉圭队应该有进个球。
有卡瓦尼在,苏牙也许不会孤单。
乌拉圭队身体略胖,行动速度不快,但非常有经验,而且斗志高昂。
在他们身上,似乎洋溢着一种南美游击队员的气质。
不过,他们的对手是法国,年轻的,蓬勃的,纪律严明的,技战术高超的法国,足球拿破仑德尚统治下的法兰西足球。
法国已露王者之气。
双方在狭窄的小空间里踢出了精妙的足球,一种少年王者和中年王爷的对弈。
老的老谋深算,老而弥坚,少的信誓旦旦,壮志在胸。
一夜醒来,换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