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帝国的语言》精彩语录(之一)

2020-03-06 21:47阅读:
第三帝国的语言一贫如洗,它的贫乏是根本性的。
这种语言从一个集团的语言变成一个国民的语言。也就是说,它掌控了所有公共的和私人的生活领域:政治、法庭判决、经济、艺术、科学、学校、体育、家庭、幼儿园和托儿所。
在第三帝国的语言与军队的语言之间存在着一种交互作用,准确地说就是:起初是军队的语言影响了第三帝国的语言,后来军队语言又被第三帝国的语言腐蚀了。
在扫马路的时候,在机械车间里,我听着工人们的谈话,所有的话语,不论是印刷的还是言说的,不论是跟文化人还是跟没什么文化的人在一起,都是同样的陈词套话,同样的口气腔调。甚至在那些被虐待得最厉害的受害者那里,在那些国家社会主义必然的死敌那里,甚至在犹太人那里,到处都笼罩着第三帝国的语言。……这个语言一方面独霸天下,一方面贫瘠可怜,而且正是通过贫瘠而威淫四方。
第三帝国的语言唯有服务于起誓。
对第三帝国的语言来说,没有什么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的区分,一切都是演讲,一切都是公众的。“你什么都不是,你的人民才是一切”。这意味着你永远也不是与你自己,永远也不是与你的亲人独在,你始终在你的人民的众目睽睽之下。
第三帝国的语言完全是针对个人的,扼杀个体的本质,麻木其作为人的尊严,致使他成为一大群没有思想、没有意志的动物中的一只,任人驱赶着涌向某一个规定的方向,令他成为一块滚动着的巨石的原子。第三帝国的语言是群体狂热主义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