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萨迪纳的小确幸

2017-07-11 21:43阅读:
​有一年去越南玩儿,风情万种的崔子恩说:我从来不看攻略,走哪儿算哪儿,自己发现才有意思。
我焦虑人格,出门前一个月就开始看攻略。以前是买书,喜欢《搭地铁游东京》、《搭捷运逛巴黎》这种把路线都给安排好的。后来改上网看,单建一文件夹里面全是蚂蜂窝、穷游网的攻略。到了地方天天排倍儿满,背着双肩背吭吭哧哧从早到晚地逛博物馆,那种生怕漏看了什么的心情,简直是把这事当成工作当成任务来划勾。有一年在巴黎是冬天,没穿球鞋,穿了双胶底的棉靴,最后真是走哭了。
帕萨迪纳的小确幸
和别人家出行,需要彼此迁就节奏,渐渐发现区别:旅行在人家那儿是渡假,在我们这儿just是旅行。“假”与“旅”,后面这字还真是仆仆风尘扑面而来的意思。
现在好点儿了,不奔命似地玩儿了,尽量裹在当地人群中,自己去发现,或者听当地人给建议,玩攻略上少见的地方。
今天就说说帕萨迪纳(Pasadena)吧。

图文并不相关
​去洛杉矶之前,我也一直以为这是一个城市。当然确实有洛杉矶这个城市,但我们一般所指的洛杉矶指的是洛杉矶County,即洛杉矶郡或者县。怪不得我头回去的时候,收集星巴克城市杯的同学嘱咐带回个洛杉矶的,我死活找不着,店里全是写着“加利福尼亚”的,最后是在星光大道上那间才找到,因为那里属于洛杉矶市了
刚到洛杉矶,不可免俗地去了攻略上必提的盖蒂博物馆(J. Paul Getty Museum),确还行,但再一去大伯子推荐的诺顿西蒙私人美术馆(Norton Simon Museum),果然更中意这种小确幸。
诺顿西蒙不大,但精选的藏品很有年代层次,因此显得丰富。地下展厅有不少东方艺术品,几尊巨大的巴基斯坦佛像俊美异常,别处不多见。
帕萨迪纳的小确幸

​美术馆有个绿意盎然的花园,十几尊雕塑掩立其间,中间是莲花池,不由想到莫奈,后来知道确实是根据莫奈在法国的故居而建。一隅有咖啡馆,坐在树阴里,看阳光极好处的树冠,竟亮得似泛起淡淡的白烟,又发散地想到莫奈画睡莲时是白内障。
离它不远处有一Gamble House,译成“盖博住宅”,由一对格林兄弟为早年宝洁公司的老板设计的日式全木制大屋。自己不能随便逛,要等导游带队,大约每半小时一组,讲得很细,全程看下来大约也是半个小时。整座住宅全部手工打造,技术细腻,想法精妙,怪不得导游说这玩意啊,设计者、掏钱者、和工匠,三者缺一不可。注意,室内不可穿高跟鞋,以妨木地板造成损害。
如果有时间,逛逛加州理工,算给《生活大爆炸》致个敬。不大,比不了辽阔的斯坦福,但闪烁着朴素的理科光辉,甚至学校周围那些短租给各地来此的教授和学子的公寓及其街区,都有种斯文与自信的宁静,感觉比别地儿都低几度似的。一次我去看旁边一组一九五几年建成的很有设计感的公寓,一九五几年啊,就敲一大牌子,写上“国家保护建筑”,也就是说住户不能随便改变外观,比如装个空调外挂机什么的,休想。对着街那家住着个东欧口音的老太太,早年间和先生来到加州理工,访问或授课,反正就留下了。这组建筑的洗衣房是公用的,每家每周有固定的洗衣时间,很宿舍化。那是一个下午,半拉着百页窗的屋里光线并不明亮,孑然一身的老太太有种旧日的书卷气,和倦气。
这次赶上了帕萨迪纳一年一度的粉笔节,在Paseo Colorado Mall前面,想参展要提前报名。参展人会把作品另画在规定尺寸的一块小小帆布上拍卖,想买的人领个号,在每张画前的表上填上自己的编号和出价,每次提价不得低于十块。当天最贵的应该是那幅把玛丽莲梦露画在梵高的《星空》里的。​​
帕萨迪纳的小确幸
​有些粉笔画是立体的,需要找角度才看得出来,现场看不出妙,拍了照片回来才发现咦原来如此。画的最多的是弗里达和莱亚公主,水准参差不齐。有一位大概是西裔老太太,画一棵树,简直太难看了,相当于热爱美术的小学生水平吧,不但没有层次,甚至连填匀颜色都不追求。我转了一圈再回来,老太太身边又趴了位老先生一块儿画,依然难看,但树的好多枝桠上多了些名字,应该是家人的名字,又觉得还挺温暖。
我最喜欢一幅把达利、毕加索和草间弥生画一块儿的作品。
帕萨迪纳的小确幸
​本来想发一百张图来着。。。
如果玩洛杉矶时间充裕,就来它历史最悠久的城市帕萨迪纳看看吧。噢如果是新年,更有一年一度的玫瑰花车游行,这个游行和纽约时代广场大苹果倒计时,拉斯维加斯除夕夜的焰火,并称为美国新年三大庆典活动。不过我觉得……反正赶上就看看吧,注意保暖就好了。
就到这里,再见吧。

上图是帕萨迪纳军械库艺术中心的传达室哈哈哈,一楼每三月换一次展,二楼有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