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质问爹“你到底死不死?我只请了七天丧假”

2017-11-14 09:46阅读:
 中邪啦?儿子质问爹“你到底死不死?我只请了七天丧假”
  陈朝文
  一个在外打工的儿子请7天假,回家看望病危的父亲,两三天过去,父亲仍没死。
  儿子问父亲“你到底死不死?我就请了7天假,是把做丧事的时间都算进来的。”
  老人随即自杀。儿子赶在一周内办完丧事,回城继续打工。
  这个不是杜撰的网络段子,几年前媒体曾有报道:在湖北京山县农村,有“自杀屋”、“自杀洞”。
  相当一部分老人因为患病,不愿拖累子女,选择老屋或荒坡、树林、河沟,安静地“自我了结”。
  当地人对此习经为常,有村民说,只要满足年龄在70岁以上、生活不能自理、经济条件差、子女生活比较困难、得了无法治愈的疾病这样几个条件,老人自杀就是“明智的选择”。
  距湖北武汉不到100公里的村庄里 ,69岁的老人林木文沐浴之后,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
  然后坐在堂屋中间,一边在火盆里为自己烧纸钱,一边喝下半瓶农药。纸钱烧了一半,老人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他很久以前就开始计划自杀了。”《农村老年人自杀的社会学研究》项目主持人的刘燕舞后来听说。
  村民猜测老人自杀的原因是与儿媳妇失和。
  “他怕将来死了,孩子连纸钱都不给买。”一名村民对刘燕舞说,“这样死,还‘体面’些。”
  林木文的死,并没有在老人生活了一辈子的村庄激起多少波澜。
  甚至,老人曾当过村支部书记的儿子,也没有像刘燕舞以为的那样责怪妻子,而是“很坦然”:“人总是要与活人过的,难道还与死人过日子不成?”
  有老人说:“比起亲儿子,药儿子(喝农药)、绳儿子(上吊)、水儿子(投水)更可靠。”
  自杀的老人一面因得不到子女回报而悲伤,一面又体谅子女沉重的负担。
  老人自杀后村庄的平静,和人们讲述自杀老人时的谈笑风生,让这一桩桩自杀根本来不及弥漫悲伤就已被淡忘。
  孝,依然被视为美德,但不孝,也可以被认可。
  (来源柏举居士,作者:民煮江湖)
  贪婪的私有化经济制度逼儿子逼着自己老子自杀死。
  能够闯荡社会打工挣钱,就证明儿子并不傻。他不会不知道,自己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是父母所生,是父母含辛茹苦地把自己养大成人,成为
男子汉;没有父母,就没有自己的生命,就没有我的今天。尽孝,养老送终是自己的天职。
  但资本家剥夺了这个儿子养老送终的基本人权——资本在城市才能赚更多的钱,所以,社会经济就主要是城市经济。这个儿子为了生存,为了能生活得好一点,就只有丢掉了为父母养老送终的天职,人性,背井离乡,到城市为资本家创造财富而打工。自己的劳动力卖给老板后就成了雇佣者,自己劳动力的使用权就归老板,自己就成了老板驾驭拉货的一匹马。老父病重垂危也没有假回去尽孝,只有父母死了才给7天丧假。儿子成了老板的一匹马,缰绳在老板手里,没有办法,就只有对自己老父吼:你到底死不死?我只请了七天丧假!是资本主义把儿子逼成大逆不道的孽子。
  父亲病得越来越严重,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死之前总想见到自己的儿子,总想儿子给自己送终,就把儿子喊回来;他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儿子,精气神支持,病就轻些,几天都没有断自己那口气。老板手里的缰绳就下命令了:你赶快自杀死,儿子办完丧事后回来给我创造利润。老父只有尊命,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
  如果这个儿子是南街村或华西村或周庄公社……的人,就不会说出,“你到底死不死?我只请了七天丧假”这要遭雷劈的话——在公有制自己的乡镇企业里上班,就在家门口,白天在企业上班,8小时候后、星期六、星期日就可以尽孝;公有制企业人性化,职工的爹没有几天活头,快死了,一定会给几天假去尽孝;老爸就只有一口气没断的情况下,打个电话延几天假,公有制企业的领导都会同意的。
  在和亲人就要生死诀别极端痛苦的情况下,就更看得清楚,对职工来说,在私有制老板企业里,和在公有制企业比,真是两重天啊!
  所以,为了人类还是个群居的、人性化的社会,就应该少一点没有人性的私有资本制经济,多一点人们劳动生活的公有制经济,社会必须保证以公有制为主体。
  2017/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