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的迎春盛典

2017-01-31 08:57阅读:
清代的迎春盛典
在清代四川南部县衙档案中,有许多关于举办迎春大典的文字记载。每当春季来临之际,官府均要正式行文,明确举行迎春大典仪式的相关事宜。以下两件涉及迎春大典的档案,分别是该县光绪12年(1886年)的春牌和光绪14年(1888年)的签。
清代的迎春盛典
●光绪12年四川南部县衙关于举行迎春大典的春牌
清代的迎春盛典春牌与签 拉开迎春大幕
“牌”是清代地方官府向下行文的文书。光绪12年的春牌,是南部县衙发给该县具体承办迎春大典的司仪人员,即阴阳学官(掌管阴阳学事务的衙门官吏)的。内容为:“照得光绪十三年正月十二日立春,先于十一日举行迎春大典。所有应用春牛、芒神及扮演仪从、五色铠靠衣服、人夫等项,合行饬办。为此牌仰阴阳学查照来牌事理,即传尘居、巫教术师(阴阳学管理的的神职人员)人等,遵照向例逐一预备齐全,毋得临期有误。”承办人员接“牌”后,即按照“牌”的要求,办理落实相关事项。
清代的迎春盛典
●光绪14年四川南部县衙关于举行迎春大典的签
“签”也是清代地方官府的常用公文。这份光绪14年关于举行迎春大典的签,与前面光绪12年的春牌所述的事项基本一致。内容为:“照得光绪十五年正月初四日立春,先于初二日举行迎春大典。除春牛、芒神、仪
从等项照例饬令道会司备造外,其余一切应用物件,合填预印空白,签差饬办。为此签仰该役即便转饬行户人等,遵照向例预备齐全,毋得临期有误。该役亦不得藉签需索,滋延干咎。”这份签是南部县衙工房呈送给该县县令的。或许是光绪14年南部县衙门有关机构的职能有所调整,工房的意见是当年的迎春大典由道会司(清代县级道教机构)承办。但该县县令认为,历年的迎春大典均是阴阳学在负责办理,为进一步明确职责,所以,他便在这份签上批复:“巫教前已批复旧章,仍归阴阳学管理。所有迎春应用一切,自应照旧,牌饬阴阳学遵办。”
清代的迎春盛典
上述“牌”和“签”中提到的“春牛”和“芒神”是迎春大典中不可缺少的主角。春牛是人们用泥塑或树枝扎制的用来象征春天的牛形偶像,而芒神则为司掌万物萌生、主宰农业生产的神仙。芒神又名句芒,最初的芒神与鸟图腾有关。《山海经》载:“东方句芒,鸟身人面,乘两龙。”也就是说芒神为鸟首人身、骑龙的形象。后来芒神被拟人化变成了一个男人形象。春牛和芒神各部分尺寸都很有讲究。春牛的牛头至牛尾长八尺,象征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八个主要节气;牛尾一尺二寸,象征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个时辰;高四尺,象征春、夏、秋、冬四个季节。芒神身高三尺六寸五分,象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鞭子长二尺四寸,象征二十四个节气。春牛和芒神所选择的具有象征意义的尺寸,意在顺应时气,求得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
清代的迎春盛典清代的迎春盛典万人空巷 观瞻迎春大典
迎春大典是从天子到庶民都要参加的一项古老的节俗活动,早在先秦就已经存在。《礼记·月令》载:“立春之日,天子亲率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以迎春于东郊。”这里的迎春活动是一种国家祀典,以鼓励人们农耕,发展生产,祈求好年好景好收成。以后历代从朝廷到地方各级官吏,都要在立春前夕举行迎春大典,以示对农业的重视。迎春仪式沿袭到清代以后,就演变为一种社会瞩目、全民参与的重要民俗活动。
清代的迎春盛典
在举行迎春大典的日子,当地官府都要号召并组织百姓广泛参加,以展示物阜民丰、其乐融融的喜庆氛围。为了在新春之际讨个吉利,以崭新的面貌开始新的生活,百姓们都要穿上新衣,扶老携幼前来看热闹。集镇居民常常是倾巢出动,每个县城几乎是万人空巷,场面非常壮观。迎春大典的主要礼俗活动是打春,也称鞭春,即鞭打春牛。这项习俗盛行于唐、宋两代,尤其是宋仁宗颁布《土牛经》后传播更广。
清代的迎春盛典
到了清代,各级地方官员在其管辖地举行迎春大典的仪式上,先用柳枝鞭打泥塑的春牛三下,宣示春耕生产正式开始,然后由下属管吏和乡保代表轮流鞭打,把土牛省上的泥块全部打碎,以示人们对春天的热爱。春牛不仅是迎春仪式上的主角,也成了新春之际的吉祥物。春牛被打碎后,围观的百姓们便争抢春牛身上的泥块。因为人们认为,春牛身上的泥块象征着春牛的“肉”,抢到春牛背上的泥块,当年养蚕会有好收成;抢到春牛角上的泥块,当年的庄稼就会旱涝保收;抢到预先放在牛肚子中的五谷杂粮,则预示当年五谷丰登。
清代的迎春盛典清代的迎春盛典盛装游行 气氛热烈欢快
春天是播种希望的季节。立春位于农历二十四节气之首,标志着春天的开始。“一年之计在于春”,可见立春的重要。由于我国传统上是一个农业国,农业的收成关系到国计民生。在阳光明媚、万物复苏的春季到来之前,举行隆重的迎春盛典,是中华先民日常生活中的一项重要仪式,意在表达百姓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美好心愿。
清代的迎春盛典
从以上两份清代南部县衙档案中可以看出,清代的迎春大典是由官方组织、百姓参与的一种社会活动。虽然大典仪式上的“春牛”、“芒神”两个主角,还有一些迷信色彩,但从“扮演仪从”、“五色铠靠衣服”、“人夫”等项,我们可以想象到,当时这种直接由官府操办的隆重迎春仪式,也有百姓们喜闻乐见的盛装游行和文娱表演。在游行的队列中,最吸人眼球的是台阁表演。台阁就是将舞台造型浓缩在桌面上,由男女孩童装扮成戏剧人物,根据故事情节变换各种精巧造型,进行技艺表演。在表演的同时,由八个以上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抬着这移动的舞台,踏着锣鼓节奏向前行进。
清代的迎春盛典
这种欢快、热烈的气氛,显然具有愉悦民众身心的作用。对于长期处于封闭状态的平头百姓来说,这无疑是一次难得的文化盛宴和精神享受。同时,这种祈福平安、官民同乐的迎春仪式,实际上也是当地官府向百姓进行春耕动员、推动生产的有效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具有融洽官民关系、发展农业生产、促进社会稳定的作用。
清代的迎春盛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