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与校草的伤心童话

2015-07-22 23:12阅读:
女神与校草的伤心童话
一、校草迷魂记
两年来,每当韩志和宋云霏并肩出入校园,众人的注意力便立刻投向他们。
韩志任校网球队队长,刚健俊朗打得一手好球,学业丝毫没有落下,一等奖学金年年到手。宋云霏自小译谱学琴,凭借多年苦练和无可挑剔的容貌,被选为校管弦乐团首席小提琴手。
所谓佳偶,便是两个风云人物漂亮的结合。
这天,经管学院的产业结构课上,梅若芯斜倚在墙边,朝韩志所在的方向凝望许久,讲台上教授的高谈阔论统统成了纸篓里的废话。
所有的目光、思想、注解,通通被韩志占领。托那么多关系费那么大功夫转系到经管学院,不就是为了这个韩志嘛!
开学快一个月了,却找不到单独接近韩志的机会。他成天不是跟一帮男生混在球场上,就是跟宋云霏严丝合缝地出双入对。和所有见过的男生不同,韩志是那种在人群中会瞬间发光的人。
于是,缕缕恨意在梅若芯体内滋长,她曾暗地里诅咒宋云霏毁容、发生意外、甚至凭空消失。女人对女人的敌视,自古是不需要逻辑的,何况对方是女神级的宋云霏。
梅若芯住着别墅、上课有司机接送、想要啥一掷千金便唾手可得。可她偏偏得不到宋云霏的美貌,那高挑的身材、深亮的眼眸、立挺的鼻梁、尖翘的下巴和大理石白的雪肌。没有这一切,梅若芯只在镜中看到一张平庸的脸,黯淡到难以企及任何异性的垂怜。想引起韩志的注意,更是白日做梦。
下课后,梅若芯默默离开教室,忽然一只大手落在她肩膀上。一回头,眼前竟是她朝思暮想了两年零一个月的韩志!
意外喜从天降,梅若芯满腹的爱慕和企望在转化成语言的高速路上惨烈追尾,憋出个10秒钟的关公,这不期而遇的第一次糗大了……
“你好,我叫韩志。”
“我叫梅若芯,我认得你。”
“我也认得你,一个月前刚转来的。”
难以置信,他微笑的弧度那么好看,杂志模特走到面前也笑不出这般亲和。
这笑容是七八月的毒日头,铺天盖地地钻进心房、心室、脉搏,将人类所有的智慧摄取殆尽。奇怪,他竟然早就洞悉了自己的存在,捱够一个月才前来搭讪。
天旋地转,晨夕倒置,月晦星盲。
“为什么每次你都是最后一
个离开教室?进度跟不上吗?”
“你和宋同学每次都走很早,怎么知道我是最后离开的呢?”
“我每回在楼下取车,都见你坐在教室窗边啊!”
糟糕,原来每次偷看韩志,都被他逮了个正着!他也在暗暗关注我吗?明知我在偷看却不说破,他会怎么想我啊?梅若芯被这突如其来的狂喜震晕了。
“要不是每晚有家教,我下课才不急着走。”
“原来你还做家教啊?难怪平时在学校见不到你。”话一出口,便惊觉暴露了什么,女孩赶紧闭嘴。
“是啊,赚点零钱贴补家用,毕竟上大学了不能总跟家里伸手。今天那个小鬼生病,我临时放假。”
眼前的男生不仅外表迷人,还是勤俭上进的好青年,这让梅若芯的好感度瞬间爆表。这位单纯的大小姐哪里知道,韩志说了谎,他苦等一个月,终于等到宋云霏密集排练,才有机会双手奉上这恭候多时的迷魂香。
“你现在回家吗,我顺道送你一程吧。”
“占用你的休息时间多不好意思啊……”梅若芯低下了头。
这女孩果然对自己有意思!她家明明有司机接送,却偏偏要坐这硌人的自行车后座。她转系的第一天韩志就注意到了,可她实在太难看,难看到他不愿多看一眼,直到宋云霏无意间提起那个新转来的女孩是上市公司的继承人,他这才开始留心这个每天坐大奔上课的阔千金。
“梅同学,你住哪里?”
“平时我一个人住城东,周末回城南和父亲同住,他太忙,只有周末才有空见我。”
“抱紧我,出发咯!”韩志飞快地蹬着自行车,明知身后有白色大奔在跟,心也愉快地飞驰。
他早就打听过了,梅家有多处置业,城东和城南两处高级别墅只是父女俩的日常居所,梅家其他的产业随便劈给他一枝半节,都足够他改善全家生活。
这样,父母养老、弟妹读书,与宋云霏共赴美国深造,都唾手可得了。韩志这番夙愿,对梅若芯来说简直轻如毫毛,他越来越不觉得她那张脸难看了。
“到我家去坐坐吧,正好你今天不用家教,一起吃晚饭吧。”
韩志将自行车锁在机场跑道般的路边,随梅若芯朝一片门禁重重、富丽迷幻的别墅森林走去。
女神与校草的伤心童话
二、豪宅晚宴
梅家的产业有多大他不是不清楚,可一进门,韩志还是被楼内的奢华震撼到了:细致的装潢、考究的家具、五光十色的灯饰和各类雕塑油画,让他置身于古罗马宫殿。他后悔平时没关注艺术品方面的常识,不然此刻也不会这般无所适从、浑身眩晕了。
“爸爸平时工作太忙,还要应酬各类朋友客人,他不想打扰我学习,特意安排我住这儿,离学校也近。周末再回城南陪他。”梅若芯一边吩咐着佣人准备晚餐茶点,一边带韩志楼上楼下地参观。
这哪里是住宅?简直是欧洲皇家艺术馆!如果他学建筑,屋顶的空中花园便能帮他复原古巴比伦的辉煌了。
晚餐开始,十几个精致餐碟整齐排在长桌上,桌面幅员辽阔,能坐下耶稣的十二门徒。
“平时我一个人吃饭,他们也准备这么多,我有先天性心脏病,爸爸叫厨师按最营养的食谱配菜。我妈生弟弟的时候难产去世,母子都没保住,我爸只有我一个女儿,他希望找个得力帮手,过几年协助打理公司业务,他也好安心考虑退休。”
抬头看韩志,发现他也在注视自己,俊朗的双眼炯炯有力,眼神里充满专注,跟平时上课打球时一样。梅若芯在这样的眼神中迷了路。
“下周起我教你开车吧,院子里那辆蓝色的皇冠性能比较好,适合男孩子开。我每天被司机跟着好烦,心脏病人又不适合长时间开车,等你拿到驾照,以后就接送我上学好吗?”
尽量不让韩志的男性尊严受损,梅若芯迂回地建议他接受自己的一切。
韩志虽家贫,却心有孤鹜,他多想立刻拒绝,摔门离去。可梅若芯正满脸赤诚地巴望着他,仿佛一个小公主祈求卫兵带她混出宫玩一天。她开出的条件那么诱人,这诱惑比门外八百平米的泳池更大更深,钱真万能啊,多让人心悸啊,韩志深深地痴迷了。
一切都是富丽、豪华、巨奢,置身在这宫殿中,韩志感觉自己渺如针尖,学校里那些响当当的头衔和名气,放在此处一文不值,有一瞬,他甚至不愿再回到学校——那个让他奔走、劳碌、费心周全的地方。
放下手中的洋酒杯,韩志起身踱至梅若芯身旁坐下。
“告诉我,为什么要转来经管学院,像你这样单纯浪漫的女孩子,学外语或文学不是更合适?”
是为接近你才转系的,梅若芯说不出口,她没有勇气向眼前这个男人表达自己的痴迷,洋酒在杯中打出一道道玫红漩涡。
“我一进大学就知道你了,后来得知你在经管学院……”
“是啊,全校,也包括附近几所学校的女孩子,有几个不认识我呢?”韩志故作洒脱地笑了,他终于又在女孩面前找回了久违的自尊,那与生俱来的敏感的、高洁的男性自尊。
“我知道你不可能认识我,所以我转到你的学院……”
“说下去。”
“转到你的学院,我希望你也能认识我。”终于还是说出口了,富家小姐从不会有太沉重的矜持和忌惮。
韩志凑上前托起梅若芯的下巴,直视着这张和宋云霏完全不同也并不好看的脸,这个情窦初开的阔小姐已经开始娇喘了,为了继承这一大笔家业,韩志使出了最本能的手段,他像偶像剧中英俊的男主角一般,含情脉脉地朝着她的双唇吻下去。
“我不知道你是为了我才转系,否则我早就……”
“你早就像这样对我吗?可是你不会和宋云霏分手的,我知道,她漂亮,才华横溢,让所有女孩嫉妒,我嫉妒她,嫉妒她独占这样一个完美的你!”
再次俯身吻住梅若芯的时候,韩志已轻车熟路,他紧紧搂住梅若芯细小的腰身,表演得真实又周到。对付这样一个死心塌地追求自己的丑女,他随手就能打出个大满贯。
女神与校草的伤心童话
三、女神的秘密
“为什么一周都不见你?同学们口中的传言是不是真的?你和梅若芯到底怎么回事?”
校园内熙来攘往的人流,并不妨碍宋云霏的连番发问,淡淡的哀愁让她的脸更加柔美,韩志忍不住想捧在手心。
“云霏,有些事情一时说不清楚,但请你相信我。”韩志觉得,摊牌前,他俩还是众人眼中的模范情侣,理应在人前保持和睦。
“相信你什么?相信你去梅家入赘?还是相信你为了钱财,单方面中断我们五年的感情?”女神天生有资本骄傲,倔起来也是不依不饶。
“不是那样的,云霏,咱们从高中就在一起,我对你无比坚定,没有人能拆散我们。眼下我只是想到一个权宜之计,能在毕业前顺利申请学校,陪你去美国深造。”
“你的权宜之计就是明码标价出售自己吗?韩志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吗?”愠色让宋云霏双颊泛起绯红。
“我当然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梅若芯她喜欢我,死心塌地要跟我结婚,她还说婚后所有梅家的产业我都有份,她父亲的公司也划拨几家在我名下。”说到这里,韩志嘴角竟有一丝难以掩藏的笑意。
“所以,所以你真的为了梅家的产业,放弃我了吗?”宋云霏气若游丝。
这个呵护她五年、爱了她五年的男人,竟为了一份巨额家产,轻易拿自己最最珍贵的感情做了交易。
“云霏你听我说,你在我心里是不可取代的,我跟她不过是做戏,请给我一年时间,就一年!等我结婚拿到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就跟她分居,然后以她有心脏病不能生育为由提出离婚,这个理由梅家也无法反驳。”
眼前这个男人滔滔不绝,却比路人还陌生,五年的默契和相知去哪儿了?
“我都计划好了,等我事业进入正轨,毕业就带你去美国,到时候你想住什么样的房子开什么车,或者想读哪所学校,我都供得起最好的!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至爱和唯一啊!”
本以为他会改变主意,或者至少恢复清醒,没想到一个梅若芯就瓦解了这个男人的进取心,他太渴望成功和财富了,渴望到让他学会了走捷径,渴望到让他做了一步登天的美梦。
“既然你都想好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韩志,你是我的初恋,也是我用心爱过的男人。我爱你,不只因为你长得帅,也不因为你是球场上的霸主,只是出于一个女人对善良的渴望,爱你的真诚、爱你的上进、爱你对家庭的责任感。”
在宋云霏心底,最打动她的不是那些甜言蜜语,而是这个男孩为了养家,放弃休息时间去打工、去做家教,去承担一个男人对父母、对弟妹的那份担当。可是,现在他变了,变得为钱疯狂,任由他人用钱财置换自己。
现在的韩志,可以为钱背叛最爱的人,也可以为钱去欺骗另一个无辜的女孩,去诈取一个无辜的家庭。
“你的计划太可怕了,我不可能配合你的春秋大梦,所以,我们分开吧,以后你也别再来找我。”
用尽所有力气交代完初恋遗言,宋云霏虚弱得几乎站不住,她没有力气多看韩志一眼,她再也不愿见到他。
“云霏,你若真爱我,为何不替我打算呢?我有一个家庭要养,父母弟妹都需要我来负担,你明白,以我现在的能力,不能毕业后就随你出国,更不可能给你衣食无忧的生活,我不想眼睁睁地看你毕业后就远走他乡,剩我一人在原地为生计犯愁啊。”
这番话已无法撼动宋云霏的漠然。
“云霏,我不愿意!作为一个男人,我不甘心当一个穷光蛋,不甘心一毕业就失去你!”眼泪从英俊的双眼奔涌而出,在情爱面前,男人比女人更容易激动。
“你以为我必须等毕业才出国吗?我父亲早就在国外联系了音乐学院,对方随时欢迎我入学。我清楚你的家庭条件,为了保护你那高傲的自尊,争取时间让你攒够资本,才跟你报考国内的大学。可你根本什么都不明白,非要走那条恶心的捷径……”
韩志愣在原地,千言万语在脑中飞转,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既然你选择了另一个女人当你婚姻的主角,那么,是时候该我退场了。否则,你婚后再与我纠葛,我便成了世人唾弃的小三。”
原来云霏一直体谅着自己,苦撑着二人的爱情童话,童话背后,她早有更好的选择,而自己却白白辜负了她。
“好好准备下月初的订婚晚宴吧,这是你在梅总面前展现才能的好时机。我马上联络美国的学校,手续办好就过去。韩志,我不恨你,祝你幸福!”
眼看女友潇洒离去的背影,男孩双脚灌铅,重重钉在原地。云霏说得对,此刻他肩上的担子有千斤重,筹备订婚晚宴便是首要任务。
女神与校草的伤心童话
四、天价新郎
梅家财大气粗,全城的权贵都出席了韩志和梅若芯的订婚宴,在梅总强大的名望和韩志的精心策划之下,晚宴在宾主尽欢中结束。
当晚很多同学也被梅若芯请进城南别墅群,泳池边的大草坪成了巨型同学会场,大家穿着别扭的正装,热烈祝福着这对新人,很多女生因为准新娘不是宋云霏而格外起兴。
梅家所有的亲朋、客户和拥趸全员到齐,在总助的带领下,韩志不断辨认着一张张陌生的脸,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记住他们的姓名、头衔和背后的业务关联,甚至没能抽空看一眼他的新娘。
梅若芯在婚礼上穿什么款式的纱裙,做哪种发式、妆容,说过什么话,韩志全无印象。他的婚礼,是一场大型企业入职培训,而他的职位,分明写着“接班人”三个字。
席间,有位宋先生找到韩志,递上一份价值3亿的合作意向书,他说,这是云霏送你的新婚贺礼。
韩志明白云霏为照顾他的自尊,始终掩饰着自家财力,没想到宋梅两家,竟是旗鼓相当的生意伙伴。此番处心积虑的计划,竟是舍本逐末,难怪云霏会走得那么决绝,在她眼中,自己就是个买椟还珠的白眼狼!
随着气氛升温,草坪上的欢笑声和打闹声此起彼伏,与别墅内雍容华贵的觥筹交错俨然对立成两个世界,一个青春的世界,一个成人的世界,韩志稍纵一步便完成了跨越。
晚宴结束后,梅总把韩志叫进自己的套房,私人律师从保险柜中取出三分股权转赠协议放在韩志面前。
薄薄几页纸,梅老总半生心血都列在上头,现在用它来买断你小子对若芯的不渝,以及终身效忠梅家的诚意。
不必等他梅老总开口,韩志你该明白这是喂鸡用牛草,白捡了个天大天大的便宜!有法律和全城显贵为证,日后你韩志往死里对梅家千金好,也赎不清梅家用真情作抵押的利诱。
“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可我得提醒你,如果今后你敢对若芯有半点伤害之举,我会全数收回你手中的一切,索赔和罚金条款在附则里,你留到日后慢慢领会吧。”梅总金丝眼镜片上滑过一缕寒光。
这是韩志20年来从未奢见的巨额协议,条目折算出的天文数字,兑成现金够压死他好几百次。签字的手一抖再抖,久久不能下笔。
那个用全部青春占领他心房的宋云霏,此刻正提着行李和她心爱的琴,办理飞美国的登机手续。女孩站在机场巨大的玻璃窗前,朝城南天空呆望了许久,直到广播反复呼叫她的名字,才回过神来。
初恋像一则童话,千人景仰,万人流传,最后一个句号便让人一夜长大。
宋云霏神闲气定地朝登机口走去,每一步都是一记重锤,身后的爱情城堡与山河俱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