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盘锦(新世界)

2020-06-02 12:45阅读:
2020年5月12日,星期二,驱车从营口路过盘锦,由于是疫情期间,因此没有打扰各地的朋友,在此之前多年在媒体上经常听到盘锦新区的开发建设,5月11日这天还去盘锦新区走了一圈,这个新区新建了一座体育场,多年前为了提高这里的人气,盘锦市政府花了点钱,邀请当时已经是江河日下的辽宁足球队将这里作为主场,可是当时的报道就说这里距离盘锦市内太远了,盘锦到这里开车至少半个小时,而新区对岸跨过辽河大桥就是营口市,营口市离这里很近,辽宁队仅仅在那里踢了一年球,就另找主场,现在这个队已经彻底消失在中国足坛了,想当年纵横中华大地,孤独求败,后来是到处乞讨,卖人求生,到现在连饭碗都没有了,要饭的资格都取消了。 记忆盘锦(新世界)
新区开发建设的概念可能是受到营口鲅鱼圈港口建设的启发,而且“五点一线”如火如荼建设概念,盘锦也是五个点之一,但是东北的经济形势,比她靠南的大连港和鲅鱼圈港一直是艰难前行,这块区域的开发建设似乎有点超前了,不好听的话,有些资源浪费,这也是前些年那些所谓精英经济学家城镇化号角吹得太响,不仅是这个区域,全中国当时都进行着开发建设的大合唱。但是这里的风景和基础建设还是很好的,虽然人不多,或许多年后真正成为一座新城。
记忆盘锦(新世界)
驱车走向去盘锦的宽阔大马路上,这就是小乔给我曾经介绍的扩宽的大马路,马路不仅宽阔,而且路两边的风景也十分秀丽,还有个响亮的名字与“向海大道”,前方是一座小镇的指示牌,田庄台古镇,小的时候得知这个镇的名字,是和1975年海城营口发生的那次大地震有关,那次地震不仅在中国,也是在人类世界地震史上预报工作相对最准确的一次,因此造成的损失相对第二年的唐山大地震小不少,盘锦镇内据说统计仅仅死了一个人,这个人如果地震时在家里老老实实呆着,或许不能遇难,地震发生时他从房间跑出来,可是不幸被房上倒塌的烟囱砸死,盘锦在地震期间建筑物的损失很多都是房子的烟囱倒塌。
而在盘锦地区当时损失最大的就是田庄台镇,这里的房子太旧了,而且距离营口很近,母亲地震后去过那里支过农,据母亲回来说很多房子可能都是大清朝年间的房子,母亲讲过在那里的趣事,晚上城里来的知识分子要和贫下中农交心学习,找来大队书记,大队书记盘腿坐在炕上瞎白话,“过去农民受穷,那就是活该,好吃懒做,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他不穷谁穷,那些地主富农真是不容易,勤劳致富”,这些城里来的知识分子那听过这些,如果在城里说这些话不是反革命就是右派,可农村老大爷不管那套,说的都是实话。
回头说田庄台地震损失,可能全镇被砸死了上百人,包括一位很有天赋的体操运动员,可能是当时下放到田庄台农村的沈阳体育学院的体操教练,在那里开发这些孩子们的体操天赋,后来还做出名了,中国人的韧性真是了不得,在那么艰苦岁月里,也有人思考做事,1975年在盘锦地区在我们长征小学举办纪念“六一”儿童节节日时,田庄台学校孩子们在操场上,表演单双杠跳马翻跟斗,是那次活动靓丽的风景,给活动增加不少光彩。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了体操这项运动。
在那次地震中有一家一个小孩子,可能是有第六感应似的,地震发生之前就是不愿回家,家里人催促他回家吃饭(地震发生在19.30分,农村人吃饭相对晚,正好饭点),他也不愿意回去,就在家里院子里玩耍,他哥哥催促他,他拿饭碗盛饭,到门口坐在门槛上吃,大冬天门开着,家里人都骂他,他也不愿往屋里走一步,结果地震一发生,他丢下饭碗跑了出去,捡了一条命,他家人都砸在房子里遇难,这都是母亲支农时,听当地农民讲的传奇故事。田庄台悲剧故事影响很大的,后来盘锦建设辽河化肥厂,来了不少外国人,学校专门组织学生进行所谓外事教育,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如果外国人问到田庄台事情时,统一回答“没听说或不知道”。
说到外国人,多说几句,以前我写过外国人来到盘锦这个小县城里,当地人像看猴一样围观这些外国人的情况,记得好像是1976年的“六一”儿童节,盘锦地区组织小学生在镇内的灯光球场举行庆祝活动,特意邀请了这些所谓外国专家观赏节目,我们每个学生都要做纸花束,姐姐帮助我做的,白上衣蓝裤子红领巾,在学校反复练习,要求不要像看猴一样围观外宾,那场节目还挺好看,育红小学做了木制的哑铃团体操,育红小学的体育老师在看台最上面打旗语指挥,彩排时由于一点小失误,领导批评了他,他还在私下骂了几句领导,胜利小学在场里表演了武术(这个小学的体育老师是武术教练,做了不少事),还有其他节目,我就坐在距离外宾坐的主观众台旁边的观众台上,老外时常和我们打招呼,说的外语我们肯定听不懂,我旁边的女生像看猴一样,直盯盯地看他们。
当时育红小学还出了一个女孩,建设小学出了一个男孩,男孩上中学后还是我的同学,他哥哥是学校的铅球运动员,我还记得他的名字杨戈亮,长得十分周正,还有一位男孩,他们三个作为主持人,主要是那个女孩照稿讲话,致欢迎词什么的,那个女孩的样子我至今仍记得,长得白白净净的,那时不知道有混血儿的概念,现在回想起来感觉那个女孩很有点混血儿的可能,本来在彩排时,十分流利畅快,可是真到实际演出,可能还是有点紧张,感觉有点断断续续的,那帮老外看的也是津津有味,最后结束时我们全场起立欢送他们,老外从学生手里拿到花束挥舞作为回应,那时老外在中国待遇真是不低,简直像祖宗一样供着。
活动一结束我们小学生像是有过约定一样,出了灯光球场撒丫子往家里跑,尤其是我们长征小学的小学生,镇里距离家里很远,大家几乎是一口气跑回家去,当时也没有刮风下雨,但是大家就是那么没命地往家里跑,想起来挺有意思的。后来在我们邻国观看《阿里郎》表演,表演结束后,那些参与表演的小学生打着旗子,从“五一”体育场步行回到市内,就想来我小的时候的那次经历。
上面是段插曲,继续说田庄台镇,我驱车导航到了田庄台战争纪念馆,第一次知道战争还在田庄台这里进行了陆战,纪念馆里的内容网上有的是,不再赘述。这是一场一个人面对一个国家的战争,一个没有现代国家概念的大清朝面对明治维新脱胎换骨的新帝国的拼杀,120多年来很多历史学家和文人分析来分析去这场战争的失败背景和原因,一些细节颠三倒四,很多纪录片的解说词都相互打架,文艺作品更是胡说八道,网络上的自媒体不少是扑风捉影,但不管怎么说大清朝败了,败得一塌糊涂,割地赔款,这是自1840年以来,一场令人最心痛和最恶心的战争,比后来的八国联军进北京还要令人作呕。

记忆盘锦(新世界)
记忆盘锦(新世界)
我继续向前走,到了过去大洼镇界内,对这里的概念一直停留在过去那个乡村小镇里,可是这次进到这里,心中感觉突然响起德沃夏克的那首著名的《新世界交响曲》,这里完全变化了,直接和盘锦市兴隆台区连接了在一起,道路两旁的建筑鳞次栉比,而且很多都很有特色,在其他地方看到的万达广场,不是高楼就是玻璃幕,而这里的万达广场外立面很有动感,大洼已经没有了乡村的概念,真是很宏伟。
沿着向海大道接近市区的路边是条小河,河面映射天上的白云蓝天,真是心旷神怡,河边修辑得休闲恬静,很多人在那里散步观景,感觉这里就是交响乐中那段缓慢的慢板乐章,我开车七拐八拐,到了盘锦供电公司新建的办公楼前,盘锦供电公司办公楼从最初的小楼,到后来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建了一所大楼,到现在可算是鸟枪换炮,虽然位置没有先前的好,但是现在的位置显得静谧悠闲低调,但大楼没有我想象得那么雄伟壮观。
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不想走夜路,因此没有在市中心穿过,导航到我家原来的地方看看,车在小路上行走,突然前面出现一大片人工湖,真是令人惊奇,这片湖是何时开发的,如此壮观怡然,湖边一座座崭新的大楼拔地而起,这湖景房真是太美了,来到长征小学,教学楼还是那座小楼,操场已经铺上红色的塑胶跑道,而学校周围也是高耸的大厦,周围一点过去的影子都没有了,走到这里感觉是交响乐的高潮,令人感到心潮澎湃。盘锦的变化太大了,真是除旧换新,沧海桑田,今非昔比。

记忆盘锦(新世界)
记忆盘锦(新世界)
记忆盘锦(新世界)
记忆盘锦(新世界)
这种激动伴随我开车走到京哈高速公路上,仅仅路过了一下盘锦,感觉就如此心动,等疫情过去,一定找几天时间在到处逛逛盘锦,回到家后送女儿上学,遇到女儿同学的家长,他在鲅鱼圈港工作,我聊起在盘锦的感受,他介绍说盘锦的确发展潜力很强,主要是从石油资源型城市转化为石油深加工的加工型城市发展,过去打出石油送给别的城市进行深加工,自己没有挣到这笔钱,现在转型,进行石油深加工需要建设不少石化企业,或许能够带动很多人的就业,盘锦未来或许能够吸引很多人材到那里去创业、就业,带动整个城市的发展。
全中国都在发展,我们的国家日新月异,别的地方我没居住过,但是朝阳、盘锦、营口、鞍山、沈阳这五座城市,包括辽宁省的各个城市的变迁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旋转,再见,盘锦我生活中曾经的驿站,我还去看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