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鞍山往事(18)山顶上观景(西北、东北)

2020-07-03 11:13阅读:

漫步天下

生活不是我们活过的日子。而是我们记住的日子!

关注
在烈士山山顶平台上,鞍山市一览无余,直对烈士山是鞍山最宽敞的迎宾大道胜利大街,这是鞍山市铁东区的南北中轴线,烈士山就在中轴线的顶端。曾经一段时间山下的街道上摆上很多的商摊,后来逐渐就取消了。现在是宽阔的大马路。
从近至远,先说说山脚下的建筑吧,从东北方开始,山脚下是一座电视发射塔,这座钢结构的铁塔是我家在鞍山期间修建的,据说一开始还联系鞍山电业局送电工区修建,后来交给鞍钢三冶施工,建完后好像闲置一年,后来鞍山市召开人大会议,会上很多代表提案,启用电视塔,电视塔才开始运行,电视塔的作用至今我仍然是模模糊糊,在网上找资料查,也没看出所以然来,鞍山这座电视塔还算很高,当时也没有灯光装饰,显得比较单薄,同学们开玩笑埃菲尔铁塔的底座钢材可能是那座塔的全部。
电视塔的对面是鞍山原来的灯光球场,但是看台是扇面的,他的前方是体育场,上电大时电大组织运动会就在这里,冬天里浇上冰场,我还在那里划过冰。
后来我猜测那里原来应该是日本人修建的棒球场,棒球在那个时期是十分火热的运动项目,不仅在美国,日本等国,在民国时期棒球也是很多中国大中小学生喜欢的运动项目,父亲上中学时就是出色的棒球运动员,还有就是我的二姑,上学时打棒球打得很好,那时在学校里她经常能够为班级站上位置,惹得其他班直嫉妒,后来和二姑商量,让我们打会呗,二姑让了几次,解放后由于政治原因,这项运动被冠以美帝国主义腐朽象征,一下就消失了,记得是大约在90年代吧,世界女子垒球锦标赛在台湾举行,大陆这边觉得是个拉近两岸关系的好机会,积极备战那次比赛,棒垒球比赛这个词开始在中国大陆盛行开来,但是台湾那次比赛,由于主办方有其他目的,大陆没有派队参加,后来中国国家女队还在国际比赛中获得过好成绩,但是普通百姓几乎没有参与这项运动,2008年北京奥运会棒球赛场上,中国观众不太多,二姑和二姑夫到现场观看,感觉一下怀旧气息,别说让现场直播的电视镜头拍摄到了,让全世界都看到他们老夫妻的形象。表弟找到中央电视台的有关人员,将那场比赛录像复制一份,做为永远的纪念。
扯的有点远,回头说那座灯光球场,第一次去那里是在1979年夏秋之交的时候,在这里当时很火爆的硬气功表演者侯树英带领他家和团队在那里表演硬气
功,就是头砸碎石,刀砍不入等硬气功表演,那个时期侯树英很火爆,大江南北到处表演,在鞍山之前就听说过他,当场的解说也非常幽默风趣,搞得现场笑声不断,那天我和姐姐及在独身宿舍住的老张家几个孩子,还有外号“小北京”的朱克强一起看的。
第二次是在1985年离开鞍山前夕,老大哥同学李全泰邀请我到他家吃饭,晚上到灯光球场看全国青年篮球联赛之前,几个队被邀请到鞍山进行表演比赛,鞍山球迷十分喜欢篮球,比赛过程中,北京在场上7号组织后卫,一直在场上一口京腔指挥这个那个,一位球迷不客气大喊“7号下去”,果然7号被换了下去,还有吉林队的组织后卫尖嘴猴塞的,但是球打的出神入化,很是精灵,球迷一致叫好10号好样的,那次比赛就是表演赛,下半场是各队的教练和鞍钢篮球队打表演赛,练习时鞍钢队队员表演当时国内运动员尚未少见的扣篮,大家一致叫好。
这个灯光球场还有一位篮球大明星来过,但不是打篮球,而是看篮球,就是中国黄金时代的王立彬,他是鞍山女婿,一次他的女朋友在灯光球场参加比赛,他到了球场,一开始周围观众没有注意他,可是他一坐下,高出周围人很多,大家注意了他,发现他就是大明星王立彬,纷纷围过来,球场的比赛也没人看了,大家围过来,希望他下场表演一下扣篮,他十分不好意思,赶紧出了场外,才摆脱球迷的围追堵截。
鞍山的篮球传统很长,出现过很多著名球星,赵继伟、金立鹏等等,不仅专业队,业余队也很火爆,鞍山电业局篮球队也有过光荣历史,曾经在鞍山打遍全市无对手其中大唐的一名队员,到鞍山电业局之前是名大连知青,鞍山电业局到农村作业,看到他这个大个,就招工把他招进电业局,从知青准农民直接进电业局做工人是当时很多知青的梦想,大唐真是幸运儿。
那座球场和体育场已经消失在房地产开发的砖瓦灰尘之中,这里的地产模样不是太壮观,整洁,未来发展起来也是被拆掉重建的对象。
体育场往前就是鞍山著名的重点中学鞍山一中,这也应该是日本时期的中学,她的东边就是市医院,后来我的同学伊晶就在那里工作,据说还成了鞍山名医,一中正前方是一片日式平房,还有一个小储蓄所,我的同学张徽曾经在那里工作过,现在已经被商品房占据。在他的侧对面原来是两层的三角小楼,后来拆掉小楼,建了一座三角高楼,也20多年了,现在看那座楼也矮了,如果修建的的高一些就是上海武康大楼的翻版,应该很壮观的,现在看有点破旧了。
再往远去是台町和219公园了,出来台町就是15中学,后面是体育场和业余体校,那座体育场刚到鞍山时觉得挺好的,学校运动会就在那里举行,回来拆掉重建,规模也不是很大,1986年全国中学生运动会在鞍山举行,鞍山市大兴土木,体育场周围大拆大建,刚刚兴建不久的大门楼起名叠绿,挺好看的也拆掉了,体育场里没有草坪,就铺上绿色纤维地毯,周围的民居也是大拆大建,实在来不及就拿苫布盖上,现在那座体育场似乎也没了,在鞍山市西部建设了一座现代化的大体育场和体育馆,但没有听说有什么大型运动会或演唱会在那里举行过,感觉十分浪费。
再往前走就是铁东医院,走到头转过去就是深沟寺,第一次去那里时,走进去一下感觉似乎来到世外桃源,漫山遍野的樱花和槐树花,真是好看,后来开发建设成了居民区,楼宇交错,没了香格里拉的味道。
回到胜利大街上,在烈士山向下走没有到胜利广场之前,原来有一家府兴楼火锅店,1997年冬天的时候,我还在那里吃过一顿火锅。这是东北部区域,慢慢来下面说说西北部,西北部山下是一片居民区,居民区前面是鞍山市二中,这是普通中学,也是日本时期的建筑。
在学校对面,原来也是日式的小平房,后来地产大亨万科建设了高大的写字楼,楼顶是巨大的W形状造型直冲云霄,一开始看感觉很壮观,但是时间长了,有点像三只利剑直插云端,似乎从风水角度上讲,有点不伦不类,令人心里感到不太舒服。
再往前就进入鞍山商业区,记得好像叫五一路,这里原来最火爆的商场是青年街百货商场,记得我在那里买了一张黑胶唱片,曼托瓦尼乐队演奏的轻音乐,“爱情的故事”是那张唱片的第一首曲子,夜晚在家里趁父母不在家偷偷听,那时考大学前夕,父母严格控制各类娱乐活动,第一次听外国轻音乐,很沉迷于音乐的意境里,后来商店改为鞍山一百,还包装上市,并且进行了扩建,这下似乎末日来临,商场一下售货员比顾客多了起来,后来卖壳给了其他公司。
鞍山人意识的确超前,在股票刚刚兴起时,上市不少单位,像鞍山红旗拖拉机厂,破破烂烂的厂子也上市了,那时上市的企业很多都不怎么样,像沈阳一个废品公司也能上市,是中国股票市场初期混乱的缩影,像鞍山红旗拖拉机厂,后来就破产了,王千源秦海璐主演的电影《钢的琴》就是在那里破旧厂房里拍摄的,沈阳发行基金认购证时,一群鞍山人到沈阳将本来一文不值的认购证瞬间炒到最高2000元,然后快速出手,最后接盘的沈阳人赔的怒血喷张,鞍山人挣得是盆满钵满,满载而归。
商业区里原来还有一条美食街,当时北京烤鸭刚刚登陆鞍山市,姚斌和王维奇我们三人在那里大快朵颐吃了一顿烤鸭,那时花了30元,等于巨款,一个月才挣60多元,另外的商店就是南味商店,其他和饭店没有什么新鲜的,只是新华书店经常去买书。再往前走就是游泳池,当时鞍山仅有的游泳池。对面是一家剧场,那个年代杨振华和金炳昶相声及辽宁曲艺团很火爆,在剧场里听过一次曲艺团的相声和大鼓表演,乐不开支,还有一次看了鞍山话剧团上演的话剧《高山下的花环》。
在山上望西北方大片,就是鞍山钢铁公司,当时那里被一片片红云覆盖,我就去过一次鞍钢厂里,是办公事,走了半天,没有找到那个单位,鞍钢厂内铁路纵横交错,工厂内部也不太整洁,这里是鞍山市的根本,城市由于这里兴盛而兴盛,衰落而衰落,这是资源型城市共同面对的问题,而现这里的确面对很多问题,经济的萎靡不振,鞍钢这艘钢铁企业的航空母舰正在海上艰难前行,或许正在搁浅之中,很多企业管理中的弊端也逐渐露出原形,据说每年被偷盗的钢铁成品,数额大得惊人,牵扯的方方面面硕鼠,至今尚未查清楚,也没有个说法,建国70多年来,历任国家领导人都到过鞍钢视察,但是这届至今没有来过,一定是鞍钢自身出了问题,没有整清楚,鞍钢领导人也换了几茬,但是效果仍然没有明显改善,或许未来能够驶出浅滩,驶往光明的未来(待续)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