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鞍山往事(19)山顶上观景(正北)

2020-07-04 08:31阅读:

漫步天下

生活不是我们活过的日子。而是我们记住的日子!

关注
山下宽阔的大道前方就是鞍山的胜利广场,是鞍山市重要的地标,沈阳的中山广场(日占时期浪速广场、文革期间红旗广场),大连的中山广场(俄国占领期间尼古拉耶夫广场),都是巴黎核辐射式的布局,鞍山这座广场也是日本人在日俄战争胜利后,占领鞍山,1931年建设了这个广场,原来的名字是“大正广场”,民国时期“中央广场”,解放后鞍山老百姓原来都叫他市政府广场,后来正式命名胜利广场。
鞍山往事(19)山顶上观景(正北)
原来的有轨电车围绕广场一圈,在车上观看广场的中心地带,原来是花草锦簇,树木成荫的小公园一样,很是养眼,还有给人坐下来休息的长椅,我第一次约会女孩子就在那里的长椅上,可是约会期间,一对老夫妻坐到旁边,我们只好移到别处谈天说地,当时中心位置是什么呢,我有点忘记啦,后来有段时间似乎是一个大花篮,春夏秋冬这里的风景很显示出不同风格的美景,遗憾的是,后来树木和花丛全都被铲掉,代之于大理石的硬覆盖,中央位置建立一个大理石柱,上面一座不锈钢的女士塑像,还有个名字“奉献”,我看到第一眼就觉得不伦不类,尤其是那座塑像,怎么看都像孙猴子变性,金箍棒变成锦带,由于大理石硬覆盖和白光散散的塑像,这里太阳光照耀下来,产生热岛效应,夏日里走在附近就感觉热浪扑人,冬日里在上面走,由于大理石很滑,积雪在上面,人走在上面很容易滑倒,真是得不偿失。
后来对广场进行了重新翻新,又树立了一个柱花雕塑,不知道什么寓意,四周倒是铺上草坪和花坛,但是也不是太好看,感觉有点像是进入了陵园,或许是第一印象深刻,反正不管怎么折腾,都没有原来那种樱花盛开、鸟语花香、秋叶画地、雪挂花瓣的味道,这是进入鞍山市中心的关键位置,但是这里没有体现出鞍山的特点,要历史没历史,要现代没现代,要文化没文化,品味似乎在下降,就像土豪有了点钱整天装修豪宅瞎折腾,将一位黑发飘逸朝气蓬勃的追风少年,搞成了秃顶的油腻大叔。
广场的设计是当年留学欧
美的日本学习建筑的留学生,在自己国内没有施展空间,就在这些殖民地地区,发挥他们的才能,围绕广场一圈的建筑,沈阳大连中山广场的建筑都是日本人设计的,而鞍山我没有记得和日本人有什么关系,其中原来最高的建筑就是鞍山焦耐院的大楼,这座欧式建筑,在我刚刚到鞍山时就印入我的眼帘,好雄伟壮观洋气,灰色的外表,挺拔的楼体,一下就感觉这座楼的不一般,也代表着这座城市的品味,后来得知这是建国以后,苏联支援中国156个项目中之一,有一种说法,苏联当年的援助是给新中国打下了坚实的工业基础,为后来新中国的发展起了不可磨灭的作用,这种说法不要绝对化,实际上中国很多的工业基础从大清年代的洋务运动,到民国的发展建设,也不排除外国殖民者占领时期为掠夺建立的一些工业设施,这些都是新中国发展的基础。
焦耐院可是说是为新中国冶金行业做出极大的贡献,这里的人员来自五湖四海,建国后全中国支援鞍钢建设,因此江浙一带包括广东广西很多大学生毕业都分配到鞍山来工作,鞍山电业局及其他单位也很多,鞍钢更多,焦耐院聚集了当时全中国优秀的专业知识分子,我曾经在焦耐院组织的大学复读班复读过,很多同学都是南方人,那座大楼里的人们为鞍钢、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冶金事业做出了极大的贡献,留下了设计者和建设者的印记。
在上世纪70年代末期这座大楼墙上,成了不少DZB的张贴地,当时正是拨乱反正的年代,这上面贴了不少DZB,其中一张DZB前面还附一张画“单枪提马”,很多内容都是些诉求,还有揭示真相,曾经有段时间鞍钢某矿山的正面典型王君绍,我就是在那些DZB中第一次看到负面的信息,具体什么忘记了。
可是2000年之后这个大型知识密集型企业却搬离鞍山,挪到大连高新开发区,明面上的理由是为了适应外向型经济,进一步开拓市场,背后的原因一个是大连开发区给这个企业的优惠政策很多,最主要的是鞍山当地ZF对这个无烟企业进行无限制的盘剥。这座大楼现在是鞍山市市级保护文物,但已经是人去楼空,看到仍然是雄伟壮观的大厦,真是有点遗憾,没有了人就没有了灵魂,大楼看的很壮观,但感觉有点孤魂野鬼的味道,鞍山失去这么一个大的知识团体,也是城市的遗憾,大家的遗憾。
在焦耐院北面马路对面现在是工商银行,以前是鞍山市政府交际处,曾经外来的客人都下塌在那里,我就看见过一帮外国人在那个院子里乱扔飞碟的场景,当时还是很神秘的,父亲在那里还请过北京来的大学同学吃过一顿饭,1996年之后电大的秦博同学,邀请同学在那里面吃过一顿饭,那时这里已经萧条了,后来可能卖给工商银行了。
在广场南侧胜利路的两边,分别是鞍山市委和鞍山市政府办公楼,别说在其他城市大兴土木新建政府大楼的时期,这里还保持着低调,我看到的时候就是那两座楼,现在仍然是,据说某市长要开发建设南部汤岗子地区,准备搬迁两府到汤岗子那边去,幸亏他走的早,没有实现,他在鞍山的大手笔,现在不少都是在烂尾过程中,那些年城市化建设建了很多鬼城扔在那里,例如:本溪药都新城,夜晚在里面开车都瘆得慌,没有几个人,市政府搬过去了,又搬回原来的地方,如果那位“谷大扒”实现了他的宏图,现在鞍山也是扔在那里,等年月能够发展起来,办公楼虽然低调,但里面的人可不低调,谷春立、张杰辉都曾经在那里面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可后来的命运都在监狱里望眼欲穿。
我曾经在市政府的礼堂里看过一部辽宁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第一部电影《水晶花》,是反映的是一位知识分子在混乱年代的感情经历,劫后余生后他带着一个女儿,回到研究所在新时代,遇见了和自己初恋非常相像的女孩子,电影的反面角色是一位负心汉,电影最后揭示出那个主人公的女儿,是反面角色一次和主人公的初恋情人强制......的孩子,这部电影在鞍山首映,主要是电影里孩子在公园里玩耍,乘上空中飞机的玩具机械,是在鞍山219公园里的那座新建的飞机玩具拍摄的,因此电影制片厂将电影在鞍山作为现在说就是首映式,电影的故事情节对于第一次拍故事片的电影制片厂来说还是可以的,主人公由当时辽宁人艺比较红火的演员刘文治扮演,其他演员都忘了。辽宁电影制片厂后来没听说拍摄过其他电影,现在沈阳的一个小胡同里还有牌子,不知道现在做什么。
刘文治这位演员,在一段时期内还演过《孙中山》,那部电影里头一次看到孙中山在讨袁战争中,看到士兵溃败束手无策的样子。他的演技还是不错的,还获得了百花奖,金鸡奖,但是有一次主演一部电视剧《伦敦启示录》好像是反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电视剧,哈尔滨电视台拍摄的有点俄罗斯风格的电视剧,和北京人艺的蓝天野及老演员卢桂兰搭戏,一下就看出差距,感觉在那两位老戏骨面前,就失色不少,感到整部剧他在追赶两位,尤其是和蓝天野对戏,感觉十分生涩,不太自然,那部电视剧里还有当时还是小鲜肉的王志文和小鲜女的李芸,刘在1977年放映的电影《熊迹》中出演过苏联特务,后来本来应该扬名电影《苦恋》扮演男主角,可惜那部电影被禁放,再后来他成为辽宁人艺的院长。
在广场北部楼口,街道两边西边是原来的鞍钢情报所(现在改什么名字不知道了),实际上就是图书馆,80年代的时候,很多复读的学生在那里看书学习,说是学习,那里是搞对象的好地方,我去办事在里面曾经见过复读的一个女生白莉,还牛逼哄哄的,后来再也没见过那位臭牛的女生。
街道东边现在是鞍山市法院所在地,这座建筑是新时期,鞍山市刚刚开始建设高楼首期的几个不多大楼之一,建设期间由于施工单位没有建设过如此高的大楼,缺乏经验,基础浇灌结束后,质量检测部门用探测仪探测,发现基础混凝土浇灌不严密,有不少的气泡,又重新返工,那个位置原来是鞍山电业局的食堂,在那前面曾经修建过鞍山第一座灯光球场,后来市政府强征此地,建设了法院大楼。东北侧现在是建设银行大楼,原来是鞍山市税务局,最遗憾的的是在广场西北侧的公安局大楼,著名的麻将“七条”形状大楼,谷春立做市领导时拆掉刚刚运行10多年的大楼,建设成商业地产,烂尾一段时间,现在什么状况,近期去鞍山没有注意是否已经使用,据说后来有段时间公安局到处租房子办公,不知真假,真是幽默。
胜利广场正东方就是鞍山著名的“二一九”公园,正西方是火车站,街道两边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细说了,鞍山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曾经大兴土木,建设了不少高级宾馆。北辰、国际、蓝天、寰球等等,现在很多都已经破产闲置,有的已经破旧,火车站旁边的寰球大酒店,曾经一位高官子弟承包提出条件,多少年不提折旧资金,现在也破旧了,国际大酒店在山里,原来很火爆,后来破产,现在什么样子不知道了,还有不少酒店破产后,资产归属一直弄不明白,一本烂账,还有商业区里,鞍钢建设的银座高楼,一直烂尾,一进鞍山铁东区高架桥上就能看见,本来设计成观光餐厅的顶楼烂尾钢筋混凝土结构,多少年一直就那么风吹雨淋当中,别的酒店还开门营业过,那里似乎就没有正式开业的那天,现在楼下似乎开了几个门市房,但整体还在那里荒废中。进入市场经济时代,鞍山失去了往日雄风,城市似乎吸引不了那么多外地客商,萧条是不可避免的。
继续向北,街道的西侧,90年代的改造我自己的感觉非常好,很多不高的小楼鳞次栉比,小楼建设的都很有特点,鞍山当地相当于其他城市晚报性质的《千山时报》报社就在那里,一个小楼很漂亮标志,可是现在一个商业巨兽新玛特一下占据了整条街,把那种小巧精致的感觉一下摧毁,据说这不仅是商业地产,楼上还有居民住宅,这图什么!
前面街道两侧就是鞍山供电公司主楼和铁东供电局及附属单位办公楼,我曾经在原鞍山电业局的礼堂里看多很多好看的电影,第一次看电影是达式常主演的《东港谍影》,影响最深的是当时的译制片《蛇》《三十九级台阶》《拿破仑在奥斯特里茨战役》等等。
尤其是《蛇》部电影,看之前不知道什么电影,电影一开始就是毕克那浑厚的声音“故明君贤将,所以动以胜人,成功出于重者,先知也,孙子兵法,公元前五世纪,这种所谓先知就是在当今在当今世界现代所称的特务活动,小说家称之为谍报”接着就是刘广宁磁性性感的声音“主要演员,尤尔.布赖纳,亨利.方达、德克.布嘉德、菲利浦.努瓦雷,蛇(大银幕上放出金灿灿蛇的形象),根据皮埃尔诺尔的小说第13个自杀者改编,编剧亨利.维纳伊,,”,那声音真是令人陶醉,前些日子。刘广宁女士去世了,真想念她那磁性清脆的声音,写这段时,感觉他们两个的声音就在旁边萦绕。电影里演出的外国人生活。那个年代觉得天堂或许就是那样的吧。电影中介绍美国CIA时的一句台词一直难忘“......中国的造船业”当时为之自豪。
看《拿》片时第一次获得了对拿破仑的正面评价,在此之前似乎觉得他和希特勒一个平台上的人,看完后才知道他是伟大的军事家,政治家,希特勒就是个恶魔,而拿破仑是英雄。
继续向前,现在铁东局旁边是矿山设计院,其他东西前方两侧都是居民住宅,后来有的改成门市房,成为饭店,还有的在跳舞时髦的时候,成为舞厅,后来改为歌厅,我都由于出差在那里跳过舞唱过歌。
前面就是鞍山现在的人民公园,当初这里可不是郁郁葱葱,鸟语花香,曾经是鞍山最大的露天万人广场,文革期间这里经常召开万人大会,传达毛主席最新指示和其他重大活动场所,现在五环大酒店位置是广场的主席台,主席台后面是鞍山市少年宫,在十五中学上学时,军训经常在这个广场进行,还到主席台后面还劳动过。
以前是灰土扬长的土地广场,1983年夏天开始种植小草,我在鞍山电业局第一次参加劳动,就是在这里植草,但我是在苗圃挖草,运到这里其他人种草,我和同学何澄在苗圃挖草,还挺有意思,中午吃了面包,还有汽水,天太热,我将汽水挖个坑埋在土里,这个时候劳动福利都跟上了,下午回到广场上,这里植草的同志怨声载道,他们的确很累,同学刁素珍就在种草行列里。经过多年的建设提升,这里变成了真正的公园,城市中这么一大片绿地,真是很难得的。
广场的正对面就是鞍山的胜利宾馆,这是58年的老建筑,在50年代能够建设这么雄伟壮观,而且经受住历史考验的建筑,现在找起来真是不容易,如果说其他的酒店是小鲜肉,红几天就消失了,那么她就是老戏骨,经久不衰,历久弥新。在那里面的饭店里,曾经陪同辽宁省审计厅的同志吃过饭,当时鞍山市长张杰辉还参加了,他本人还是很帅的,高高的个子,很有风度,但是后来......
在宾馆的大会堂里,这里经常是官方举办活动的场所,但平常也做电影院的作用,我就在这里看过两部原苏联拍摄的反映苏联火箭的开发发展历程的《驯火记》和原子弹从理论到实际成功的,苏联如何赶上美国的《目标选择》,当时苏联的电影很少,而且都比较长,挺开眼界的。上中学时在里面还听过一次雷锋班班长介绍雷锋的先进事迹。
特别说一下,在80年代上大学期间,需要复印材料,胜利宾馆附近一个小房子里,我的同学姚斌的朋友邵大哥在那里做复印工作,姚斌经常带我到那里免费复印,邵大哥非常热情,和姚斌非常要好,1988年春节大年初五那天,我从沈阳到鞍山,正好赶上姚斌郑罗朋友们聚会,我还见过那位邵大哥,他似乎比我们大不少,那时就有点不像第一次见到他时那么精神,他在70年代就有收集名酒的嗜好,当时家里就有很多茅台、五粮液等等名酒收藏,有的酒都是民国甚至大清年间的,有的包装十分粗糙,但真是有眼光,放到现在有的一瓶民国老茅台可能就能换套很大的房子。
胜利宾馆西侧是鞍山有一个商业区人民商场,曾有段时间外面还有摆摊的八卦市场,现在摆摊的可能没有了,人民商场也进行了扩建,胜利宾馆后面就是对炉山地区,除了鞍钢建设的体育馆,大部分都是居民区,再往北就奔辽阳去了。(待续)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