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荒诞行为找理由?

2020-05-06 17:34阅读:
总给强盗的混蛋行为找理由是一种什么样的奴性?

疫情继续在全世界肆虐,中国之外,每天都有数万人感染,数千人死去。开始的时候,面对死亡的人数,人们惊慌,人们恐惧,人们惊叹。现在,当每天的新闻都在那样报道的时候,感染人数,死亡人数,似乎只成了一个数字,人们感到了空前的无能为力。而事实也证明,人们面对死亡,也会产生抗体,一旦每天都会面对死亡的时候,死亡也许变得并不那么可怕恐怖,这也就理解了那些一直处在战乱中的伊拉克孩子,面对枪声,面对美军的坦克,他们常常表现得很淡定,丝毫也不害怕。

然而死亡对于活着的人而言,总是一件并不愉快的事情。区别只在于,当不可避免的死亡来临的时候,是坦然的面对,还是恐惧的逃避。想到了电影《泰坦尼克号》上的那对老夫妻,在邮轮即将沉没,自知死亡就要到来的时候,淡定地相拥着走向生命的终结,未尝不是一种优雅和风度,只是绝大多数人做不到这一点,面对只有一次的生命,没有人不希望能够拥有得长久一点。

美国是一个科技,经济,军事强国,又是世界老大,但疫情让它彻底撕掉了蒙在头上的面纱,露出了本质,总是以“人权”指责干涉别国的这个灯塔之国,已经彻底沦陷在疫情之下。三亿多人口的国家,目前感染超过110万,死亡接近7万,还在不断增加。但从总统,到国务卿,到很多政客,不是把精力用在抗疫救老百姓生命上,而是全力以赴用在甩锅中国上,以此来掩盖自己在抗疫上的失误和无能,这种匪夷所思的脑回路,我们不理解,但美国人却很支持;就像总统说可以把消毒水喝下去或者注射进身体,就可以杀死病毒,我们很多人会认为一国之总统怎么会这样不负责任?但是,还就有美国公民真的那样实施和响应,美国的老百姓真是善良,似乎也很容易被忽悠,他们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有自己的头脑和判断。新闻报道,已经有人因为注射消毒水而死去,只是不知
这个责该追谁?

然而,这些疫情时期的美国国家领导层面的奇葩做法,我们的“公知”似乎很认可,对此,几乎没有一个人出来质疑或者批评,倒是为此匪夷所思的行为找理由的人不时地会冒一个泡泡,因为公开的支持已经近乎于反人类,于是含蓄的,隐晦的,若隐若现的肯定那些做法,并最终曲折的,曲径通幽地把焦点引到制度层面,从而得出西方制度优越,中国制度落后这样的结论。这样的花花肠子,仔细看,一下子就可以看的很清楚,今天,看了一个标注为“秦淮的天涯随笔”的文章,似乎还是一个老家伙,说到美国人反对居家令,面对每天几千人的死亡,几万人的感染,还在海滩大量的聚集,这个人居然说,美国人是崇尚自由的,也是不受压抑的,他们对于死亡是淡定的,他们宁愿死亡,也不愿意自由受到限制的,于是,政府也不搞一刀切进行封城,尽管疫情严峻,但政府还在提倡复工复产,于是,人家的政府做的没错,尽管死了那么多人,但民众的自由却没有因此受到限制,言外之意就是中国虽然控制住了疫情,死的人数和西方国家相比虽然比较少,但却是以牺牲公民的自由为代价,于是,西方国家即使死再多的生命,只要保住了自由便是胜利;而中国,即使保住了再多人的性命,但牺牲了他们的自由,仍是失败。这理由找的可真是巧妙。

真的,如果不是疫情,还真的不知道我们的一些“公知”骨子里的那种奴性到了怎样的地步,他们对自己国家的痛恨到了怎么样的程度,西方任何混蛋的行为,他们都会找出合理的理由,自己的国家任何的做法,他们也会找出批判的理由,而他们又常常标榜,自己只是公共知识分子,自己是多么的不偏不倚,公道客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