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战

2020-05-08 20:49阅读:
疫情之下,本该全力以赴合作抗疫,无奈美国一些别有用心的政客和居心叵测的媒体,开始大肆抹黑中国,甩锅中国,把舆论的焦点和处于焦虑恐怖中的人们的愤怒引向中国,这番操作令人匪夷所思,就像是别人先病了,自己随后也病了,但他不是赶紧治病,而是把主要精力用来骂那个比他先患病的人,似乎骂别人,就能把自己身上的病给骂走。
中国是讲温良恭俭让的,对于这番操作,开始虽不理解,但还不至于把对方想得太坏,总是摆事实,讲道理,说你今天的病,并不是因为我们,而是我们早就提醒了,通报了你们,是你们不重视,不以为然,导致不可收拾,现在赶紧治病,赶紧合作抗疫,救命要紧。无奈,任你怎么讲道理,对方还是一个劲的赖中国,骂中国,而且这种赖和骂似乎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跟着起哄,于是他们要索赔,要中国负责,我们这才看清这种超出常理的操作背后真正的险恶用心。
对待流氓和无赖,靠讲道理有用吗?处在上游的狼说下游的羊污染了它的水,羊能说清吗,狼能听进去吗,狼从心里边也知道自己的无理,但他的无理是有目的的,那就是不择手段的吃掉羊,理由成立不成立并不重要,理由能不能经得起时间的检验也不重要,吃掉羊才是最重要的。美国政客包括一些西方政客指责中国,把愤怒的情绪引向中国,目的正在于此。
群狼环伺,蠢蠢欲动,而中国还想着只要掌握公理,只要自己有道理,就不怕走到天涯海角。还在那里一个劲的讲道理,无奈对方根本就不停,甚至越来越嚣张,这才突然明白,这根本就不是讲道理的事,根本是对方就想要你的命,动物世界里,食肉动物和食草动物的思维不可能一样,尽管食肉动物之间也会厮杀,但面对庞大的食草动物的时候,它们会群起围攻,都想上来咬一口,而且食草动物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当有人倒下的时候,许多同类只会站在一旁眼看着,却很少有上前救助者,如果缺乏自救的能力,很可能在群起攻击中丧失性命。看清了这一点,中国明白用自己掌握的数据开始反击,用自己的证据坚决回击,不再随着他们的节奏起舞,设置话题,引导舆论,引起人们
的思考,让有头脑的人开始不断的质问,打媒体舆论的主动战,不再被动的解释,应付可能才是关键。不被西方媒体牵着鼻子走,可能才是核心。这就彷佛一个人,突然没来由地说你是小偷,是流氓,你如果给对方解释你不是小偷,也不是流氓,你就已经上了他的圈套,你不停的解释,证明,到最后诬陷你的人一看赖不上你,说一句那好吧完事,但你的时间,精力和影响已经造成,他不用为自己的胡说八道负任何责任,于是谁都可以借机胡说八道,反正又没有什么成本,反正就算最后你证明了自己的清白,证明了我说的不是真的,你又惩罚不了我,于是会胡说八道的越发上劲。
近半个月来,从央视到人民日报,开始连篇累牍的炮轰美国政客蓬佩奥,班农,就差点特朗普的名了,在有理有据的媒体炮轰中,持续带出我们一直要问的问题,电子烟,流感,核潜艇感染,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神秘关闭,武汉军运会奇怪的成绩,用军机运回的那几个病了的军人去向,中国媒体不再随着美国政客的话题起舞,设置话题让更多人去思考。中国舆论战的打法正在改变。经济战也好,军事战也罢,之前都是舆论战,谁掌握了舆论的主动性,谁就可能在此后的战役中取胜!应该说疫情舆论战此前我们比较被动,总是被美国政客带节奏,被动应付,我们总是表现得文质彬彬,不断解释的时候多,主动出击,制造话题,引导舆论的时候少,以至于美国政客怎么胡说八道都不会承担任何责任,如果胡说八道会被追责,也会让其负责,估计他们胡说八道的时候会考虑一下!而不是信口雌黄!
这是严峻地舆论战,我们一改过去外交部发言人只是讲道理,个别发言人只是在推特上质疑美国的做法,转而成为国家媒体全方位连续不断的炮轰美国政客,变随他人的话题起舞到设置话题引导公众思考,炮轰的结果已经显现,一些要中国索赔的政客不再那么嚣张,许多人已经口气开始改变,但中国的那些公知们却不习惯了,认为外交部发言人是“战狼式”的外交,他们习惯了美国无中生有的指责中国,却不习惯中国有理有据的批驳;他们习惯了中国只是被动的讲道理,显得软弱无力而无奈,却不喜欢中国干脆利索的怼回去,否则就认为中国有失风度,有失温良恭俭让;他们习惯于西方国家在中国面前,怎么样的肆无忌惮都行,却不习惯中国表现任何的不满,否则,就是中国做的不对。公知们的这种奴性,可谓惊天地泣鬼神。
矫枉常常需要过正,我觉得国家媒体对美国政客包括整个西方政客的炮轰继续下去,用事实揭开他们的真面,让他们的胡说八道成为更多人的笑话,让他们的自相矛盾成为笑料,让他们的胡说八道付出相应的成本,如此,那些习惯了胡说八道的人,在决定胡说八道的时候,才可能三思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