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生命意识的激荡与潋滟:杨海蒂散文集《走在天地间》读评

2020-06-28 12:19阅读:

涂国文

文学创作二级证持有者

关注
生命意识的激荡与潋滟:杨海蒂散文集《走在天地间》读评

【文学评论】
生命意识的激荡与潋滟
——杨海蒂散文集《走在天地间》读评
/涂国文

杨海蒂散文剑卷长虹,笔挟风雷,奇崛峭拔,风骨峥嵘,在中国当代女性散文群芳谱中,面目独异而鲜明。正如她在散文《古贝州之春》中所说,“我骨子里有草莽英雄情结”。她的散文,不是一种“小女人散文”,而是一种传承了先秦散文的豪放雄健之风,具有巾帼气概,体现了一种雄健之时代精神的“奇女子散文”。从这一点来说,她的散文,与她英姿飒爽的外形和豪爽大气的性格是高度吻合的。破译隐匿于其中的生命密码,她的这一性格特征以及这一散文风格的形成,与她生长于强弓硬矢的赣鄱大地,十载闯荡于云飞浪卷的琼岛海南,最后又定居于气势磅礴的首都北京,应该有着某种内在的关联。

杨海蒂散文基于一名女性作家与生俱来的女性人格与女性立场,以及源于女
性经验对生命的独特体验与感悟,在纵情释放个性自我的同时,又表现出一种女性作家所共有的柔肠婉转与情感低回。生命意识的激荡与潋滟,造就了杨海蒂散文融刚柔为一体的独异的心灵图景和艺术景观:一方面放达、澎湃、恣肆、疏阔、率直、泼辣、幽默、犀利,特立独行、气象万千,另一方面又柔婉、清丽、空灵、跳脱、敏感、细腻、精美、幽微,满怀悲悯、明心见性;时而如激流奔腾、惊涛拍岸,时而又如风拂银湖、微波荡漾。新近出版的散文集《走在天地间》,便是作者这一艺术创作风格的又一次集中而生动的呈现。

《走在天地间》共收录杨海蒂近年创作的39篇行走散文。众所周知,行走是对生命的一种重新观察、重新审视、重新反思与重新发现,更是对生命的一种自我确证、自我修复、自我重建与自我救赎,是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我重新达到和谐的一种重要手段,是人通往现代性的一条重要途径。特别是在这样一个价值观分崩离析的时代,朝山水之圣,问自然之道,更是思考生命、领悟生命,实现自我突围与自我超越的有效方式。《走在天地间》在满纸自然烟云和历史烟云中,将自我放逐于有大美而不言的天地间,放逐于锦山绣水和渊深人文间,化肉体行走为精神行走与文学行走,彰显了行走的心理意义和文学意义。

在经年的行走中,作者屐痕处处,足迹遍及西藏,四川黑竹沟、德阳,湖北神农架,云南哈尼梯田、景东,贵州西南、东南,广西合山,甘肃泾川回山、临夏,陕西石峁古城、秦岭、吴堡、榆林横山,江西横峰葛源、上饶玉山,安徽宿州灵璧、德州,河南洛阳,江苏扬州,浙江温州文成,广东南澳、海陆丰、越王山、墩仔寨、观音山,内蒙额尔古纳河,山东莱州、南海新区,海南海口、琼海伊甸园山庄、儋州、琼州海峡,以及国外的斯里兰卡等地。“越是禁忌,便越是诱惑”(《黑竹沟》),作者满怀着一种浩瀚的自然意识和强烈的探险精神,走在回归自然的道路上,在大自然中安放身心,寻找生命的慰藉。

《走在天地间》集历史、地理、文学为一体,俨如由一篇篇小型地方志组成的锦绣中华山河与历史巨卷。作者每到一地,神思邈邈,浮想联翩,时而将生命的触角探向历史深处,时而又将目光投向脚下大地,历史与现实交织,自然与社会相纠葛,情感与山水相缱绻,思想与人文共翩跹。在作者笔下,神州大地每一处奇山异水、奇峰异岭、奇花异草、奇珍异宝、奇人异事、奇风异俗,每一座宝刹名寺、文物建筑,每一类自然物种、矿藏物产,每一个自然之谜、历史传说、神话传说、典章故事,每一种古典文化、宗教文化、红色文化等文化遗产,如琳琅铺地,熠熠生辉,一种为祖国壮美山河与渊深历史文化而自豪的情感跃然纸上。

如果把杨海蒂散文比作一只白天鹅,那么雄浑劲健与幽美邈远这两种不同的风格,便是这只白天鹅的一对翅膀。《走在天地间》中的绝大部分篇章,皆长风浩荡,如《历史深处的泾川》《隐匿的王城》《北面山河》《面朝大海》,等等。然而,内中也不乏哀婉低回之作。如在《怀美人》三章里,作者对拔剑自刎、以死相酬英雄知己、“鲜血落到地上,绽放出美丽的花朵‘虞美人’”的虞姬,“翩若惊鸿”“灼若芙蕖出绿波”、与曹植爱而不能的“洛水之神”甄宓和“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的王昭君这三个薄命红颜的悲剧命运,进行了深刻的体认和充满悲悯的书写,文字哀丽,情感凄婉,令人读后为她们一掬同情之泪。

褒扬与鞭挞、颂赞与反思,同样是杨海蒂散文的重要两翼。《走在天地间》有对祖国壮美的自然山水、悠久的历史文化、璀璨的风流人物、辉煌的时代奇迹等的炽热讴歌,譬如“让我魂牵梦萦的神秘西藏,壮美而空灵的雪域高原,安谧如远古洪荒的地球第三极,今天,我终于投入了你的怀抱……连绵的雪山,静穆而伟大;纯净的圣湖,高贵而单纯。天纵的壮阔、威仪,亘古的尊严、气度。置身无垠的时空,面对极致的自然,我怎能不全身心崇拜服从?”(《高原之上,雪山之下》),也有对污染人的精神生态的滚滚浊流的抨击与批判,譬如“拜金主义泛滥、英雄主义信念匮乏……人们的骨头慢慢软化,心灵渐渐钙化”(《面朝大海》)。

《走在天地间》不仅是一部行走之书、文化之书,也是一部感悟之书、心灵之书。作者游走在天地间,以脚为尺丈量山水,叩问山河。她一路行走,一路观察;一路探寻,一路发现;一路回望,一路前瞻;一路追问,一路思索;一路体认,一路感悟;一路享受,一路感恩。面对自然山水、人文胜迹、历史人物和时代景观,时而血脉贲张,时而悱恻悲怆;她笔下的文字,亦时而如铁骑突出,时而如泉流幽咽。情感的炽烈与缱绻,热血的澎湃与回旋,皆本乎一颗率真炽热的心灵。真诚不伪的人格、倾情倾心的融入、摇曳生姿的诗化语言、夹叙夹议夹抒情的表达方式,等等,酿就了杨海蒂散文强大的艺术感染力与裹挟力。


(作者为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2020.6.5
生命意识的激荡与潋滟:杨海蒂散文集《走在天地间》读评

生命意识的激荡与潋滟:杨海蒂散文集《走在天地间》读评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