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涂国文,把诗写成诗的人》(《浙江工人日报》2021.2.23)

2021-02-23 10:45阅读:

涂国文

文学创作二级证持有者

关注
《涂国文,把诗写成诗的人》(《浙江工人日报》2021.2.23)
涂国文,把诗写成诗的人
王珍

  《老地址》是涂国文最新出版的一本诗集。快递到我的手上,我觉得来得正是时候。因为近日网络上关于诗的话题在不断地发酵中,诗坛的空气有点不是很好。

  我不懂诗,但一直习惯于在诗中寻找中国文字之美。我读《诗经》,读唐诗宋词,读徐志摩、林徽因,读席慕蓉、余光中,读顾城、北岛、舒婷、海子,此刻,我在读涂国文的诗。

  我无法用专业诗人的眼光去欣赏诗的质感,但我能从诗句中感受到水晶的剔透,丝绸的细软,陶罐的粗重,石头的坚硬,也有风的和煦,阳光的温度,春天的气息,破冰的尖锐,雪霜的冰冷……涂国文的《老地址》就是这样,诗句中满是生活的质感和心灵的敏于感受。

  他的许多诗产自散步途中。他会在下楼道的转角时,突然想起卡夫卡,突然幻觉自己就是他;他在去喝酒的路上,听到身后有人喊“白玉兰”,就像听到有人喊春天的名字;他在杭州满陇桂雨的一株树下,自言自语:“还有什么,比落叶敲在
诗人的心扉,更让世界感到疼痛?”

  他是一个骨子里自带诗意的人,随时随地,冷不防就会有诗喷薄而出,完全不用“为赋新诗强说愁”。他在诗里纵情地赞美、歌颂,恣意地鄙视、批判,坦诚地说出自己的爱恨,慷慨地出示真诚和才情。就像走在盛夏的小巷里,迎面吹来凉爽的风;就像路过一块草地,闻得到刚割过草后的青草气息;就像遇见一条小河,看得见澄澈的水面上有微风走过的细纹。一切都是自然,不刻意、不矫情。

  他的诗句是那么干净、清澈、明亮,像画一样,美得明明白白,没有丝毫的晦涩。但这并不影响盎然的诗意。即使没有回车键,不贴任何标签,也一样,这样的句子,铁定就是诗!我的感觉就是,他写了一个字,囊括了我写的许多字;他用一句话,说了我的许多话。字字句句都充满了张力,节奏韵律承载着重物,厚实得像个肌肉男,没有多余的赘肉。

  毋庸置疑,对于写诗,涂国文是自信的。在他的《老地址》中,有一首诗这样写道——我有很多诗篇要写给这世界,如同太阳,有很多光芒要流照人间。最后一首是《墓志铭》,写给自己:“这里埋葬着一个人生的流寇,他一生与平庸誓不两立!”

  其实,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不管我们写不写诗,至少,我们从小时候起就被带入过唐诗宋词,拥有了对诗的执念和信仰。腹有诗书气自华,素来是读书人的审美。诗和书总是那么难分难解。就算是不一定要把诗归置于神圣的殿堂,至少,诗是一个褒义词。我们用诗形容一桩事物、一个人的时候,一定是带有赞许意味的。

  在我的内心中,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诗,就像冬天里少了一把火,天空上没有了星星。所以,我想对所有把自己当诗人的人说,要带着敬畏写诗,万不可玷污、恶搞,因为这并非只是爱不爱惜羽毛的问题,一不小心就会对灵魂有亵渎。

  我尊敬每一位把诗写成诗的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涂国文就是!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