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说真话和真敢说话

2018-06-06 08:45阅读:
敢说真话和真敢说话
以最大的善意理解崔永元,他其实是一个具有高度责任感、道德感和勇气的人,他一次次掀起舆论狂潮,出发点都是好心。
比如,他向公众出示转基因食品中的“不明病原体”照片,乃至说这就是中国不孕不育和人口减少的原因。他确实是基于强烈的责任感、道德感说出这番话的,想想看,真有这样可以亡国灭种的病原体,却无人敢说,那还得了!揭露它的人,舍崔永元而其谁?可惜的是,崔永元不具备微生物学常识,更不了解证明某一微生物是病原体的方法不是靠照片,而是靠科赫法则。因此,他的“拍案而起”就成了一个笑话。
又比如,崔永元到美国商场照了几张照片,证明美国商场里都是非转基因有机食品,其中一张是喜马拉雅盐。他的出发点当然是先天下之忧而忧为国为民侠之大者,不然,只要他自己能吃有机食品就好了,管别人干嘛。遗憾的是,他的知识结构使他无法理解盐压根就没有基因,谈不上转不转;也不存在“有机”的盐。
崔永元还有一个特征,那就是敏感多情。这一次舆论起因就是因为他的敏感多情,他认为《手机》中的严守一是影射他崔永元。我们一般文艺爱好者很难得到这一结论,任何文艺作品都有“原型”,有原型不等于影射。严守一和崔永元仅仅是职业相合,人物性格、经历、结局都相差甚远。要说这是影射,那所有的文学作品都不必存在了。
总之,我觉得,崔永元是“真敢说话”,而不是“敢说真话”。作为公众人物,“敢说真话”可以推动社会发展;“真敢说话”就不一定了,带来的可能是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