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如何从诸子走向独尊:阴阳家邹衍

2017-08-10 12:56阅读:
【儒家如何从诸子走向独尊】
邹衍:孔子死后的第一个闻达儒者
丁启阵​
儒家如何从诸子走向独尊:阴阳家邹衍图片来自网络
孔子生前亲炙弟子中,有几位是学而优则仕的。早期跟孔子学过礼仪的孟懿子、南宫敬叔兄弟,是世袭的鲁国大夫,不必说了。小孔子29岁的冉求,在跟随孔子周游列国的时候奉召回鲁国,做过鲁国执政大夫季氏的邑宰(县令)。小孔子9岁的子路,先后做过鲁国执政大夫季氏的邑宰、蒲国大夫、卫国执政大夫孔悝的邑宰,宰我做过齐国临淄大夫,小孔子31岁的子贡先后在鲁国、卫国担任相(应该是主管外交事务的傧相,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还有两位,澹台灭明和子夏,因为弟子众多或品行出众,在诸侯间有过一定的影响。
按照韩非子的说法,孔子死后,“儒分为八”,孔子亲炙弟子中,在继承、传播孔子创立的儒家学说理论上做出过贡献的有多位。从《论语》中看,子贡多次反击他人对孔子的毁谤,在维护孔子地位名声上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但是,似乎没有一位弟子能够使孔子及儒家的地位有根本性的提高。
孔子死后100多年出生、自称是孔子私淑弟子、被后世儒家信徒奉为亚圣的孟轲,是公认的大儒,名头很大。但是,他本人跟孔子一样,其理论学说也被当代诸侯认为是迂阔不切实用的,虽然一度在几个诸侯国君面前趾高气扬、颐指气使的(这可能是孟子及其弟子著作时的话语,为了自抬身价,有虚构、夸张成分),俨然国师,但一直没有得到真正的任用,最终只能回家跟弟子万章等人一道,研究古代文献,著书立说。
孟子之后,齐国有三位姓邹的儒者,最为突出。其中邹忌,凭着出色的鼓琴手艺接近齐威王,得到其宠信,渐渐涉足国政,最终受封为相。邹奭,因为学习了邹衍的一些手法套路,得到齐王的赏识,位至齐国列大夫。
儒家弟子中,真正得到诸侯国君尊重并在社会上产生广泛影响的,是稍晚于孟轲的邹衍。
邹衍之所以能得到诸侯的尊重,产生广泛的社会影响,是因为他在宣扬儒家思想的策略和手法上做了重要的调整,一改孔子的谨言慎行、不语怪诞风格,“深观阴阳消息而作迂怪之变”,写了《终始》、《大圣》等十余万字
的著作。语言风格特点是“闳大不经”,都是从可以验证的具体小事情说起,逐渐推广扩大,最终至于无垠。谈历史,他先叙述从眼前到上古黄帝时期历代盛衰演变情况,由兴衰迹象、政治制度向前推进,一直追踪溯源到天地都没有诞生的幽暗无从验证时代。谈地理,他先列举国内名山大川,飞禽走兽,各地物产、珍稀,进而推广到海外人们看不到的东西。然后阐述天地划分以来,各种规律的转移变化,政治管理制度的因时因地制宜,无不合乎阴阳变化的规律。他指出,儒者所说的中国,在整个天下中只是八十一分之一,中国名叫赤县神州,赤县神州内有九州,就是大禹所划分的九州。中国之外,类似赤县神州者也有九个。这九个区域,各有小海环绕,百姓、禽兽不能往来相通。这九个区域的外侧,还有大海环绕,那是天地的边际。邹衍著作的套路,大概就是这样。但是,他的真正用意,无非是仁义节俭、君臣上下之类。针对的是当时统治者的浮华奢侈,不懂得尊重事物的规律,不能以身作则,对百姓施行仁政。邹衍日后被称为阴阳家,被归入道家,被当做道家的代表人物,但他的根源是儒家。
邹衍的理论著作,王公大人们接触之初,都会被他打动,受其震撼,接下去却无法付诸行动,终于不了了之。
不过,邹衍的学说还是大行其道。因为在齐国受到了推崇,所以名声远扬。邹衍到梁国,梁惠王亲自跑到郊外迎接;到赵国,平原君侧身行走,用衣袖给他拂拭坐席上的灰尘;到燕国,燕昭王抱着笤帚后退着扫地,唯恐尘土弄脏邹衍,请求邹衍将自己列入弟子名单以便请教,修建了碣石宫,亲自前往那里拜邹衍为师,听他讲课。
以邹衍为首,当时齐国国都学者云集,史称“稷下学派”。淳于髡、慎到、还渊、接子、田骈、邹奭等人,各自著书立说,谈论如何治理国家的道理,企图影响各诸侯国的统治者。慎子是法家,接子、田骈是道家,邹奭是阴阳家。可见,当时齐国的学术氛围是比较自由的、多元的,颇有百家争鸣的意思。
司马迁对邹衍有不错的评价,他认为,邹衍不像孔子、孟子那样无意于“阿世苟合”,不是“方圆枘凿”。换言之,不懂变通。他像伊尹、百里奚等人那样,能先屈身迎合,然后将君王逐步引向大道。他说:“邹衍其言虽不轨,倘亦有牛鼎之意乎?”(《史记》卷七十《孟子荀卿列传》)牛鼎,“伊尹负鼎而勉汤以王”,“百里奚饭牛车下而繆公用霸”,又《吕氏春秋》有“函牛之鼎不可以烹鸡”,大概意思是,邹衍虽然说的是大话,但如果有人真的用他,也会是伊尹、百里奚一流的人物。
邹衍当然没有成为伊尹、百里奚那样的名臣,但是,他当时的名声与影响,是凌驾于其他诸子之上的。用今天的话说,对其他学派形成了碾压之势。
2017-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