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的凉山和眼见的凉山

2018-02-11 13:56阅读:
听说的凉山和眼见的凉山
丁启阵
平生第一次到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
到凉山之前,看过媒体对凉山的一些报道。民族地区,最后的奴隶社会,贫穷落后,很多人吸毒,艾滋病村,格斗少年,落魄者的避难所,藏污纳垢之地,等等。我把这些印象告诉四川的朋友,他们的第一反应,往往是:“这怎么可能呢!”他们为自己家乡被污名,表示愤怒。
其实,这些“污名化”的报道,对我而言,作用不全是负面的。首先,它们激起了我对凉山的浓厚兴趣。截至2017年10月2日,中国大陆地区总共有334个地级行政区,其中294个地级市,30个自治州,7个地区,3个盟。在三百多个行政区中,凉山彝族自治州属于知名度比较高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有不少关于它的负面新闻。其次,它们让我联想起传说中的水泊梁山。藏污纳垢,可以是兼容并蓄的同义词,许多在别处碰壁、落魄的人聚集到凉山,说明凉山具有宽厚的品性,能容留别处不能生存者,这也是一种厚德载物的美德。坦白地说,我对媒体报道中的凉山,是充满好奇,不乏敬意的。因此,当有关部门邀请我到凉山走一趟的时候,我不假思索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这次“网络名人看凉州”活动,前后六天,我
打开APP阅读全文
们走了西昌、冕宁、喜德、盐源等县区,参观了西昌卫星发射基地,两个致富示范村,一个产业发展基地,多个扶贫攻坚村,多个博物馆,游览了邛海泸山、灵山寺、公母山、泸沽湖等风景名胜,跟当地有关领导举行了座谈会。得到的印象,当然跟去之前已有的印象大相径庭。那些海拔两三千米的山村,固然交通不便,自然条件恶劣,脱贫的任务非常艰巨;但是安宁河谷地区,地势低平,交通便利,水土资源丰富,村镇呈现出的是一派繁荣的景象。八十多年前,为了跳出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借道北上,刘伯承率领的红军先遣队跟彝族头领小叶丹舀彝海之水歃血为盟的故事透露出来的汉彝民族之间的紧张关系(当年彝族有“石头不能做枕头,汉人不能交朋友”的祖训),已经成为历史,汉、彝混居的村庄,汉、彝通婚的家庭,所在皆有。有人写文章,为了说明凉山彝族的贫穷,说有个孩子十年没有吃过猪肉了。到了凉山,才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再穷的彝族百姓,也不乏吃肉的机会。普通家庭,到了冬季都会杀一两头自家养的猪,腌制成腊肉,供全家一年食用。有些地方,宰杀牲口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地方政府出台政策,要求百姓办一次红白事时宰杀猪羊牛之类牲口不得超过十头或十五头。听当地人介绍,再穷的人家,待客时坨坨肉也是少不了的。这坨坨肉,我算是领教了。农家饭桌上,猪肉、鸡肉,两大盆坨坨肉,还有腊肠、琵琶肉等,七八盆肉菜,是寻常景象,蔬菜反而不多。从前说土匪做到派,是“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见识了凉山彝族的坨坨肉,感觉土匪也不是那么粗犷豪放了。通常情况下,一个人一顿饭吃一二坨肉就足够了。饭量较小的人,甚至一坨肉也吃不下。据说,一只鸡,烹制坨坨肉,也就切成五六块。须知,凉山彝族盛行养骟鸡,即将公鸡阉割后豢养,这样的鸡个儿大肉多,通常一只鸡在八九斤以上。
听说的凉山和眼见的凉山坨坨肉​
最令我意外的是,凉山州有如此丰富的旅游资源。盐源县境内的泸沽湖自不待言,就是西昌的邛海泸山,也是一处景物十分丰富、令人流连忘返的大景区。我有个奢望:将来能有机会携家人到邛海边找个酒店或客栈,住上十天半月。朝看晨曦,夕观晚霞,日中在湿地景区赏花看鸟,徜徉徘徊,流连忘返。凉山州,许多地方地势高寒,有氧气稀薄的问题。但是生态比较原始,没有工业污染,食物有机,符合养生之道。
耳闻与目睹,出入不小。这大概就是新闻报道的规律吧: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读新闻、理解新闻,如果望文生义,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不能透过现象看本质,得到的印象,可能是跟事实不相符合乃至相反的。正面、全面的报道,往往难以引起人们的阅读兴趣。
听说的凉山和眼见的凉山还是宋代大诗人陆游的两句诗说得好,“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想要知道真实的凉山州,最好是到实地走一趟,用自己的眼睛去那里看一看,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那里存在的问题。
2018-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