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都草原邂逅骆驼群

2019-10-07 02:21阅读:
在中都草原邂逅骆驼群
丁启阵
在中都草原邂逅骆驼群

今年中秋节期间重游张北,在中都草原看到骆驼的情形,跟我十年前在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看到大熊猫时的情形十分相似,我的心里都发出了一声惊叹:这才是熊猫/骆驼啊!
第一次见到骆驼是在哪年哪月、什么地方,已经记不清楚了。保守估计,至少在三十年以上,济南、北京、西安、乌鲁木齐、内蒙古草原……都有可能。二十多年前,一次跟几个朋友到八达岭长城游玩,见路边拴着几头骆驼,伸手想摸一下,结果差点儿被咬了一口,至今印象深刻。八年前,也是在张北,在中都草原,我迄今为止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骑骆驼。骆驼那皮包骨头细瘦不盈一握的腿胫,却要背负数百斤货物;人坐上去后,骆驼努力从半趴卧的姿势起身站立,趔趄几步;奔跑的时候,软绵绵的驼峰左右晃动,摇摇欲坠;所有这些,都令我心生悲悯。总而言之,我见过的骆驼,其实数量不少。
惊叹因骆驼的真风采而起。
就像在动物园里见到的大熊猫通常都是懒散、邋遢、温顺的,而在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我第一次见识了大熊猫敏捷、洁净、凶猛的一面,这才真正意识到,大熊猫原来也是食肉动物;我从前在各地见过的骆驼都是被人类用缰绳拴着、一副逆来顺受负载者的苦力形象,这一次在张北中都草原见到的骆驼,竟然也是可以在水草之间结伴行走、相互嬉戏、悠然自得的,俨然大地、草原主人的派头。
我们全家四口自驾张北三日游的第一天,接近晌午时分从北京出发,走京新、京礼、京藏、海张等高速公路直奔张北,全程二百
三十多公里。到达张北的时候,才下午四点多。我决定先去看几个地方,再去办理酒店入住手续,吃晚饭。
第一个地方是馒头营乡。那里有座颇有来历的古老宅院,宅院里有位独居的老妇,九年前、三年前我先后两次拜访她,每次各写一篇短文,都在网络博客、报纸专栏上发表了,引起过不少读者的关注。这次我想看看,宅院有无变化,老人是否健在。一进村,我就有不好的预感:前两次去时村中主干道边不是盛开着笤帚草多彩的花朵,便是整饬有条理的样子,这一次是既无花草,又显凌乱。到了老宅所在的地方,已经面目全非,院子已经全然没有旧模样,有人在顶头两间屋子里开了个豆腐作坊。向村里人打听,被告知老妇已经不在了。我没有多问,不知道不在了的意思究竟是被她儿女接到张家口、安排到养老院还是不在人世了。
当年之所以走到馒头营乡,得识古宅及其主人,只因那里曾是张北县委县政府规划中二十万亩花田草海所在地,从甘肃兰州花大价钱购买的薰衣草苗刚刚下种,当地干部对两三年后大片的薰衣草长势茂盛、吸引游客络绎而至的美好前景普遍满怀信心。因此顺便留意了一下花田草海的情况,了解到的情况却是:没有搞起来。
考虑到妻女对草原、羊马更感兴趣,从馒头营乡出来,接近日落时分,我驱车直奔中都草原。快到中都草原的时候,惊喜地看到,道路两旁积水成洼,牧草长势良好,远处旷野中羊马数量较前几次多了不少。心中不禁动念:莫非安固里淖有望恢复古时候碧波万顷、雁飞鱼跃的景象?莫非不远的将来坝上草原会重现万马奔腾的景象?
在我走神的瞬间,左前方的草场里出现了三三两两的骆驼,然后又看见有几辆轿车停在两条岔路中间的开阔地带,草场里的骆驼数量明显增加。于是,我也将车子停在那里。或牵或抱,我和妻子带着两个孩子越过马路,走进草场,向骆驼群靠近,拍几张照片。
在中都草原邂逅骆驼群
暮色苍茫时分,草影模糊,水光微明,远近的骆驼差不多成了剪影。它们或伫立凝神,或低头吃草,或结伴行进,或交颈厮磨……属于骆驼的草原,一派祥和的景象。我们五岁的长女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吸引,我们怀抱中九个月的幼女也表现出莫名的兴奋,舞动双臂如同翅膀两翼。要不是妻子担心草原上毒蚊子咬伤两个女儿,担心让约我们吃晚饭的老朋友久等,催着离开,我真愿意多待一会儿,一直待下去。
这个秋天的傍晚,中都草原上三五成群的骆驼,行动自在,身姿优雅,看起来真美!
2019-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