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踩原创,请从匪我思存始

2017-08-10 22:55阅读:
​​​
下午的时候有记者打电话问我抄袭的事,问我为什么事隔这么久了,昨天突然出来爆《甄嬛传》和《如懿传》抄袭。我脱口说,因为昨天是原创非常尴尬的一天啊,所以我忍无可忍捅破这事了。
为什么尴尬。
呵呵。
我只好呵呵两声了。
有一度,我曾经不想写了,那会儿觉得图什么啊,不就是写点小言情,凭什么就在网上被人骂,被人踩,被人抄,被人抄完还要骂一句你写这么烂还没我家大大写得好。被人问候祖宗八代累及家人,我不写了还不行吗?
我十几年没有换过出版商,据说是业内独一份,早些年最难过的时候打电话给老板嚎啕大哭,她像个大姐姐一样,反反复复的劝我,直到我情绪平静,可以重新整理自己的一切。
她总是鼓励我说,匪,这是一个长跑,最开始遇见什么样的困难都不重要,坚持到最后才重要。
她有一句话没有说,是我自己对自己说的:你是要写一辈子的人,别因为眼前这点破事,就想放弃。
我写了十几年了,2014年是我出道十周年,去高校做活动,很多女生一站起来提问就说,匪大我是看着你的小说长大的,说完她们很开心,我也很开心,我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老,我总觉得自己刚出道不久,还对写作这件事充满热情,只有一部部的小说,能证明时光是怎么样悄悄过去。
十几年了,我见证网络文学的兴起,也见证很多才华横溢的朋友创下一个又一个辉煌成绩,更见证了许多才华横溢的朋友,放弃写作这件事。
为什么放弃呢,因为太多原因了。
太多太多原因了。
每一个创作者其实内心都是敏感又脆弱,这是天赋,也是技能,是优点,也是致命的软肋。
每一个放弃写作的朋友,我都觉得无限可惜,但又无可奈何。
好几次我都想,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能不能安静的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反正我现在什么都有了,什么都不缺。
但是不行啊,唇亡齿寒。
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我也任性了一回。
老板不知道,公司不知道,是我自己的个人行动。跟其它所有人一点关系都没有。纯粹是,路见不平。
就觉得你们不能这么干。
抄袭就是抄袭,抄袭了就该被钉在耻辱柱上,原作者想什么时候追究,就什么时候追究。想去法院告就去法院告,想在微博撕就在微博撕。哪怕只是一个所谓小作者小透明,他也天经地义拥有这权利。
而不是一涌而上辱骂受
害者蹭热度,眼红嫉妒,炒作。
你们需要一个完美受害者,行,那么我就出来当这个完美受害者。
我在言情圈的位置,我揭破《甄嬛传》抄袭的这个时间点,我干这事你能找到的不纯动机,几乎没有。
怎么洗,你都洗不白,那部作品是抄袭。
我知道自己站出来就是靶子,但没人当这靶子的时候,原创只怕会恶性循环。抄袭有什么要紧,只要拿抄袭作品去拍个剧,自然就有剧粉轻轻松松洗地,出来手撕受害者了。
哪个普通作者招架得起热播剧剧粉掐?把受害者掐得不敢说话甚至退圈了,这事自然就洗白了。
但这是不对的啊。
明明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不对的啊。
原创之所以成为原创,是因为它有创造力啊!它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每一部作品,都是创作者心血的凝聚。
而不是,抄抄们拿去,改头换面,就成了自己的。
当然,我万万没想到除了《甄嬛传》,竟然《如懿传》还在抄。
看,从2006年晋江出公告,警告抄袭者让她删除抄袭内容,到现在11年了,仍旧不改。
连我博客内容都抄,杂志专栏也抄,错别字原封原样的抄上去,令人啼笑皆非。
所以本来昨天打算点到即止,变成止不了了。
我也不想为打老鼠伤到玉瓶,而且新丽是一家业内很有良心的制作公司,周公子是我很喜欢的演员,霍建华也是,还有很多我的朋友,也参与了这个项目。它是很多很多人的劳动与心血。
但这是不对的啊,令这个项目蒙羞的,是抄袭者,是它,把一个好好的,制作精良的大剧,变成了有抄袭阴影笼罩的项目。
这根耻辱柱,钉的根本不应该是这个剧,而是那个抄袭的始作俑者。
早上的时候朋友问我到底要什么。
我说我不要钱。
两件事情,一是抄袭者公开赔礼道歉,二是删掉抄袭内容。
这事就翻篇。
在我心里,这事本来就已经翻篇了,因为《甄嬛传》播的时候,我从头到尾一声未吭。
我知道自己有能力写出比《冷月如霜》更好的作品,而抄袭者这么多年来就啃那两部旧作,完全丧失创作能力。
老天已经替我罚过她了。
我心平气和的想。
对一个创作者而言,没有比丧失创作能力更严重的惩罚了。
我知道自己是白等。
因为2006年,晋江发布抄袭公告之后,这个抄袭者,拒绝向所有被抄袭的作者道歉,拒绝修改自己涉及抄袭的作品内容。
她像耗子一样活到了现在。
我不需要宽恕她,原创也不需要宽恕她。
唯一内心不宁的,只有她自己。
最后,借用我一位朋友的话,当时她作为受害者,在面对枪林弹雨的时候,被人质疑她维权动机的时候,她说,我要这世上每一个抄抄,都被迫坐在印厂里,一笔笔涂掉不属于她的每一个字。
我也希望如此。
愿原创盛大,辉煌,持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