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雍砚:消失的风雅

2020-06-30 07:58阅读:
辟雍砚:消失的风雅
辟雍砚:消失的风雅
李丹崖
在故乡安徽亳州的博物馆里,发现一方白瓷砚,为隋朝的轮窑厂出土,瓷依然雪白,有釉,不规则,存在釉流下来的现象。白瓷砚为12足,圆形,足中央呈瑞兽面貌,似12只瑞兽驮着一口砚台。砚台中间凸起,并不着釉,四周为凹下去的水槽,像极了周天子所设的辟雍。问了知情人士,方知此为“辟雍砚”。
辟雍是什么?
原为周天子所设之大学,周天子当年所设的大学,为圆形,周遭围拢以水池,人在圆形的大学中讲学,周遭如天然形成的音响,临水听圣言,大雅至极。到了东汉以后,辟雍不仅仅为大学,还承担了祭祀和行大典的地方。
国之大事,在祀在戎。祭祀,可是头等大事,以天子为首的人,带领文武百官,在辟雍内祭祀天地先祖,那场面相当热闹。班固曾在《白虎通·辟雍》中对辟雍的作用有
这样的描述:“天子立辟雍何?所以行礼乐宣德化也。辟者,璧也,象璧圆,又以法天,於雍水侧,象教化流行也。”
以辟雍的样貌,做一方砚台,实则为大雅之中的大雅。辟雍砚起源于南北朝时期,在隋朝较为盛行。一方辟雍砚,或白,或隐青,砚池四周,墨汁如黑海,砚台中央,如孤岛,蘸墨行笔,风雅占尽。
辟雍砚一般为白瓷,隋朝以前,一般为三足或五足,隋朝以后,才出现八足以上。故乡亳州博物馆所展的辟雍砚为十二足,也许象征着十二个月份或者十二时辰,这方辟雍砚,上方的砚台较之下方的底托,直径略小,看规格,也只有女子的掌心那么大,或许,在隋朝,是哪家千金所用之砚台。小小砚台,下可烧一盏灯,做成暖砚,即便是严寒的冬日,墨也不会被冻住,明眸皓腕,运笔之间,墨香夹杂着脂粉香,笔迹娟秀,小楷粒粒动人。
在景德镇的旧货市场上,也曾见过辟雍砚,与先前不同的是,辟雍砚上覆以圆形的盖子,形似穹隆,也像极了是清代的瓜皮帽。望了一眼年代,是清晚期的,砚台的直径约摸十五厘米,应该是男士用的砚,数了一下,为十一足,不知是何缘由,说不定是砚的主人排行十一,或许是主人有别的癖好,一切已不得而知。
从一册看辟雍砚,似古罗马的斗兽场,只不过从围栏上看,古罗马的斗兽场为多层,而辟雍砚为单层。古罗马斗兽场太喧嚣了,如今,唯留一角冷落;辟雍砚中原本浸润的是朗朗书声,抑或才子佳人的故事,如今,故事也已远走,我们唯能从博物馆中窥见其一二。
我至今对那款带盖的辟雍砚念念不忘,如有可能,我会把那款辟雍砚改良一下,做成一款餐具,只用来装位菜,一是为了显得尊贵,二是让菜品多一些书卷气和文化格调。
辟雍砚虽已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是,只要是用砚台的书法家,每每遇见,无不如获至宝,消失的风雅,毕竟是风雅,是风雅,总会有人去挖掘的。
1050字)
《大公报》202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