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平坟”是一种什么样的恶?

2019-01-10 23:10阅读:
文/洪巧俊 “抢棺砸棺”,“强制平坟”, 是一种什么样的恶?是一种罪孽深重的恶,人们深恶痛绝! 尽管2012年周口平坟运动引来汹涌舆情,人们口诛笔伐,谴责这种恶的行为,但这种恶的行为依然在一些地方发生。 这几天有个叫王景曙的先生在“世相景观”公号连续发文炮轰江苏泰州的“强制平坟”运动,先后发了《前有河南周口,今有江苏泰州┃泰州平坟,更加平不了民心!》《以史为鉴┃由泰州“强制平坟”当下,追溯既往“强制平坟”的舆论记忆》《泰州“强制平坟”追踪┃村干发出“升级版”通知:祖坟也拆!》等文。 前天的《泰州“强制平坟”追踪┃村干发出“升级版”通知:祖坟也拆!》一文中说,法治管控力日益加大的背景下,“拆迁出政绩”的路径已越走越窄。眼下,一场轰轰烈烈的另类“拆迁”运动,正在江苏省泰州市农村全面展开,老家大哥说:高音喇叭里每天吼着十二金牌,一支支政府组织的拆坟队活跃在田间地头。 记得人民日报在【微评论:平坟复圆坟,滔滔民意岂可违】中说,周口被平坟墓,一夜之间半数恢复,这真是对平坟运动的莫大讽刺,背后的民心向背值得当地反思。即便平坟真为长远发展考虑,也不应该践踏中华民族认祖归宗的文化底线,更不应该用运动式执法将民意碾得粉碎。到头来,灰头土脸、骑虎难下;敬畏民意,应以为鉴。 不是说“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吗?咋总有人重蹈覆辙,干这样的傻事和恶事。巧哥认为他们不是傻,是在政绩与利益的驱动下,恶从胆边生。 他们那会敬畏民意,那怕灰头土脸?周口不是早已灰头土脸了吗?国家出台新规,2013年起民政部门不能再强制平坟,泰州为何还要这么强制平坟? 古人对祖先十分敬重,祖坟更被视为神圣无比。如果祖坟“冒青烟”,意味子孙会受祖先保佑而发达。如果祖坟被挖,便是一种凶兆。所以,“挖祖坟”便是不共戴天之仇。古人对挖祖坟的人非常痛恨,自汉代到明代,只要是发现盗墓贼或者挖人祖坟开了棺的,那就是死罪。《旧唐书》中就有关于挖人祖坟应该定什么罪有着详细记载,记载到“开劫坟墓”与“十恶忤逆、故意杀人、放火持杖”同罪,这是十恶不赦之罪,也即是砍头罪。 如今虽然没有这种严厉的惩罚,但敬祖先之风民间依然盛行。清明、冬至,人们大都回到家乡祭祖。 去年7月,“巧哥有话说”对抢棺材,“强行起棺”、“悲中抢尸”连续发文痛批,批到“巧哥有话说”被封号(请关注新号“巧哥有话讲”,ID:hqj7815)。如果巧哥不坚
持连续撰文痛批,这个辛苦经营几年、毎月阅读量过百万的原创公众号就不会被封。巧哥是有预感的,痛批之文是七连删,深知再批,此号就可能被封的危险,但一个战士,不能因为前面有危险,就不再冲锋。这种恶,不去揭露,不去监督,就得不到遏制,就会更加泛滥。巧哥作为一个长期关注三农的人,“巧哥有话讲”(ID:hqj7815)只为苍生说人话,今后一如继往地关注民生、关注农民。 巧哥说过,殡葬改革急不得,要循序渐进,遵从群众自愿的原则,群众不自愿,就不能操之过急。任何强行推行,违背群众意愿的,都是对殡葬改革的歪曲。 无论是周口的平坟,还是安庆的殡改,都是漠视人权的行为,客观上迎合了敌对势力对我们的抹黑。如果像安庆不顾老人死活,让老人相继自杀的决策,就是伤天害理的,丧失了做人的良心,也是数典忘祖的行为。殡葬改革必须要有法律依据,有传统依据,有群众基础,激进冒进,都不可能改革成功,周口与安庆就是例证。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丑恶的事物,都打着高尚、正义的幌子,而加上改革两字,即使是一种恶,也可大张旗鼓地大干一场。对于此,我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 请记住这些警言警句: 每座坟头背后都是一个家庭的情感和记忆; 坟墓还是一种民族认同和国家认同的符号; 强制平坟会给本已虚弱的中国文化带来致命伤害; 挖祖坟是对民众感情的最大伤害; 对人的尊重,对人民的尊重,首先是对人的信仰的尊重。家是中国人的信仰,而祖先是家的开始; 不刨人祖坟,也是中国传统核心价值观……
延伸阅读:
爷爷,我的故乡在哪里?
文/洪巧俊
如今你常回家乡,是因为生你养你的老父母依然生活在家乡。
父母在哪儿,家就在哪儿。
春节,不管多忙,不管多远,不管车票多难买,不管车上多拥挤,你依然义无反顾地拖儿带女,一定要回家乡与父母团聚。
人最最不能动摇的情感,是那深深的父爱母爱。
人们心底最深的牵挂,是那生你养你的家。
若干年以后,如果父母不在了,春节你就不再千里万里地奔袭,但清明节,你无论如何也要回家。
以前去祭祖的,是你的父母,当他们也躺在村里的那块坟地时,祭祖这项庄重的任务,自然而然就传递到了你的手中。
于是每到清明节你都必须回家乡祭祖。
祭祖,成了你寄托乡愁最重要的一种仪式。
乡愁是什么呢?
余光中先生说: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乡愁,对于我们这些普通的游子来说,就是生你养你的那个村庄,是村头的那棵古树,是村里的那口古井,是村中那条蜿蜒崎岖的小路,是家里那栋历经风雨斑驳不堪却亲切无比的老房子。
每次回家乡,你都要仔细检查,房顶上的瓦片有没有残缺,会不会漏水?屋檐下的棬子是不是被旁边的树枝摇坏?要不要修补?
每次回去,你都要叫来泥工木工把老房子修整一番,确认不漏不缺了,你才能放心地回去工作。
在你的内心深处,你总有这样一种愿望,尽管离家千里,早已在城市里安家置业,但是百年之后一定还是要回家乡的。
叶落归根,到那时你的后人还要在这老房子里为你举行庄重的告别仪式,然后遵照你的遗愿,把你安葬在你的父母身旁。
每个清明节,你的子孙都会回到这块土地,用最古老的仪式来祭奠你。
你的儿子会告诉你的孙子,这是我父亲出生的地方,他给我讲过许多童年的故事,这里有口古井,有几棵古树,有爷爷建的老房子。
再后来,你的孙子回到这块土地,他继续给他的儿子讲你的故事,并嘱咐儿子要看管好这栋老房子。
虽然他们都远离这块土地,但这老房子却是他们共同的根,是他们记忆中不可抹去的乡愁。
如果你在别人的城市干得风生水起,名声大噪,家乡也把你称为乡贤,清明节你回家,当地政府邀请你和其他老板们开乡贤大会,号召你们支援家乡建设。
你们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都很乐意为家乡做贡献,因为你们始终都认为这里有你们的乡愁,你们的根就在这里。
但是,你做梦也没想到,一场轰轰烈烈的宅改,你家的老房子被推倒了,村口的古树也被砍掉了,原先的村庄早已面目全非,没有了过去的模样。
那么,你带儿子回来看什么?讲什么?
房子没了,你最后的那点乡愁也被斩断了。
没有了老房子,你百年之后也就无法回到村里举行那庄重的告别仪式,你作为一个漂泊的游子,你的肉身和灵魂都彻底飘着了,因为你的故土再也回不去了。
更让你没想到的是,又一场轰轰烈烈的殡葬改革,村庄的那块墓地再也不葬人,而要葬到建在邻村的公墓里。
而你这个漂泊的人,百年之后连葬在家乡公墓里的资格都没有。
若干年后,当你寿终正寝,你的后代将为你在生活的城市里用高价买下一块使用期二十年的墓地,让你苟且入土,你魂归故土守护在父母身边的愿望成了奢望。
从此,你的子孙后代再也不需要回到你的家乡祭祖。
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子孙们将慢慢忘记你来自哪里,你的家乡在何地。
乡愁,就这样被消灭。
这是你的故事,也是他的未来,更可能是你我他的最终归宿。
乡绅被消灭了,今后乡贤将归向何处?
巧哥前不久写了《我们的灵魂将安放何处?》里面讲了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
南方沿海一个小村庄,一位东南亚的老华侨回国寻根。老华侨思乡情重,怀揣着3000多万资金,准备回乡帮村里规划建设。
可当他回到阔别60多年的村庄,他傻眼了,他家的老房子不见了,村头的那棵古榕树也不见了,记忆中的故乡再也找不到了。
老华侨最后要求去村里的祖坟山看看,来到山上,他家的祖坟也不见了。
老华侨顿时跪地长哭:“我的祖先在哪里?我的根在哪里?还有哪里可安放我们游子的灵魂?”
老华侨最后悲痛离去,临走给村民理事会留下3万元,交代他们给村里每个老人发点补贴,最后他含泪说,这辈子再也不会回来了。
其实你就是这个老华侨的覆辙者。
岁月不饶人,当你老了,望着故乡的方向,老泪纵横,孙子惊讶地看着你:“爷爷,您为什么哭了?”
你声音哽咽,无语凝噎:“爷爷在思念故乡……”
“您的故乡在哪里?我有故乡吗?”孙子仰着可爱的小脑袋,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你。
你无力回答,浑浊的双眼里只剩下一片凄凉的茫然……
写于2018年7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