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晚报:庄则栋临终前 他的官司反败为胜

2016-02-04 16:51阅读:
北京晚报:庄则栋临终前 wbr他的官司反败为胜 ◀庄则栋生前
与佐佐木敦子
还记得《庄则栋与佐佐木敦子》这本书吗?该书由庄则栋和其跨国夫人佐佐木敦子历时8年撰写,记录了庄则栋与敦子夫人迂回曲折的婚恋历程。2008年,庄则栋被确诊癌症。2010年,病榻上的庄则栋发现他与夫人的这本心血,被人制作成有声读物在电驴网上提供下载。庄则栋遂委托张起淮律师在上海提起维权诉讼,并嘱咐绝不和解。
该案一审庄则栋被判败诉,上诉后,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终审改判认定电驴网构成侵权。该案后被收入2011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50个典型案例。一年半后,庄则栋因病去世。
病榻上听说作品被侵权愤怒
庄则栋曾是中国第一个“三连冠”乒乓球世界冠军,用“乒乓外交”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也曾是国家体委主任,经历过“文革”那个特殊年代,失去自我,并因“文革”中的问题入狱,结束了第一段婚姻。然而,与佐佐木敦子的第二次婚恋圆满了庄则栋跌宕起伏的一生。
当时,由于特殊的个人政治原因,庄则栋是不可以与外籍女子结婚的。出于对爱的忠贞,佐佐木敦子说:为嫁给庄则栋,愿意放弃日本国籍,成为一名中国公民。但是当时中国还正处在改革开放初期,与庄则栋恋爱的佐佐木敦子被限期离境。佐佐木敦子得不到进一步的签证,庄则栋也拿不到护照,不能出国。他们冒死上书经高层批准才得以成婚。佐佐木敦子为了庄则栋自愿放弃日本国籍,成为一名中国人。自此,两人相互扶持,一起走过庄则栋的后半生。
为了纪念这段传奇的跨国婚恋,庄则栋和佐佐木敦子用了8年的时间完成了《庄则栋与佐佐木敦子》一书,并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后又根据读者的意见,对该书进行了几千处修改和增删。该书问世半年后,邓小平逝世。为了缅怀邓小平,他们将书名改为《邓小平批准我们结婚》。1998年,红旗出版社正式出版了这本书。
2010年,有朋友告诉庄则栋:“你的书现在出了有声读物?
我在网上看到了!”当时庄则栋被查出癌症晚期已近2年。
这一消息令正在病榻上的庄则栋大吃一惊且非常愤怒。原来,一个名叫“nobodyvssome-body”的网友将这本书转换成有声读物,上传到VeryCD网站即电驴网,提供下载链接进行传播。“这种感觉就像自己的孩子被别人抱走了。”
一审败诉后上诉打二审
2010年7月,庄则栋夫妇委托北京律师张起淮在上海提起诉讼,将VeryCD网站的运营公司上海隐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告上法庭,索赔53万元。张起淮回忆,庄则栋委托他代理这一诉讼时,态度非常坚决,就是绝不接受调解!他不介意打官司花掉多少钱,只想坚决打击这种侵权行为。
一审期间,71岁的庄则栋正在与癌症搏斗,因化疗、手术他无法亲自到庭,佐佐木敦子则服侍在侧,也没有出庭。
很快,一审法院以涉案有声读物并不储存在被告的服务器中、被告网站并不提供在线播放、用户提供的链接内容是海量,不可能要求被告逐一下载用户的资源进行一一审核等原因,驳回了庄则栋夫妇的诉请。庄则栋夫妇遂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2011年4月21日,该案在上海一中院二审开庭,该院副院长宋学东亲自担任审判长参与了案件审理。这一回,佐佐木敦子特意从北京飞到上海参加了庭审,年逾古稀的庄则栋则因刚做完脏器切割手术仍然无法出席,但他本人其实是非常想亲自参加庭审的。
当庭拒绝调解法院终审改判
当天,因案件涉及很多专业技术问题,北京数字蜘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技术总监和隐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技术主管分别作为控辩双方的专家证人,出庭对相关问题进行了解读。
张起淮提交法庭的多份证据显示,发布该有声读物的网友是VeryCD网站的高级用户,从2005年11月开始已在该网站上传了88个资源,其中86个被加“精华”,涉及众多知名作家和作品。而且该人曾有过在VeryCD网站的类似侵权被起诉的经历。张起淮指出,VeryCD网站有能力也有技术对该用户进行监管而没有,反而在用户发布的资源中植入商业广告,从中获利。
VeryCD网站则一直坚持,网友上传的内容是海量的,网站只负责提供一个平台,对网友上传的内容“不编辑,不保存,不修改”。网站没有人力关注众多用户,并对作品进行逐一审查,且表示不知道涉案用户的真实身份。
庭审中,佐佐木敦子用略微颤抖的声音说:“这本书是我和庄先生经过8年的修订最终出版的,出版头三年一直是畅销书。虽然著作出版多年,但是这本书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呵护了这么多年,孩子长大了,难道就可以偷了?”法庭询问她是否接受调解,她断然拒绝。
2011年7月,上海一中院对这起案件作出终审判决,认为,本案的发生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隐志公司疏于履行作为网络服务商的注意义务,由此认定隐志公司侵害了庄则栋、佐佐木敦子享有的该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具有主观过错,应当承担共同侵权责任。法院终审改判隐志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庄则栋夫妻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人民币5.5万元。该案后被收入当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50个典型案例。
遗嘱全部涉及知产作品
张起淮回忆,该案终审胜诉以后,庄则栋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身体每况愈下的他决定早立遗嘱,并委托张起淮作为他身故后的遗嘱执行人。不久,庄则栋、佐佐木敦子跟张起淮一起来到北京的一家公证处进行了遗嘱公证,庄则栋对自己的遗产进行了分配。
然而,令张起淮惊讶的是,在庄则栋的遗嘱中未涉及一分钱,他一生坎坷,并未留下什么值钱的财产,就连他与佐佐木敦子在京一直居住的房产,都是用当年敦子夫人从日本带来的积蓄购买的。
庄则栋的全部遗产即是被他视若珍宝的知识产权作品,包括他所著的书籍《闯与创》、《邓小平批准我们结婚》、《庄则栋自述》,还有他的两三百幅书法作品等。
2013年2月10日17点06分,庄则栋在北京佑安医院病逝,终年73岁。
本报记者张蕾 J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