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投资年度总结

2017-12-31 16:08阅读:
2017年投资年度总结
一、收益总结
截至2017年年末,不包括打新收益,本人A股及港股通单位净值为4.82,比2016年末上升了35%。同期沪深300上涨21.78 %。同时,我的组合里保留有25%的现金。
历年收益情况以:2007年末为1。
时间(年末) 单位净值 比上年末增长 沪深300 沪深300比上年末增长 与沪深300相比
2017 4.82 35.00% 4030.86 21.78 % 13.23%
2016 3.56 11.72% 3310.08 -11.28% 23.00%
2015 3.20 28.53% 3731.00 5.58% 22.95%
2014 2.494 48.45% 3533.71 51.66% -3.21%
2013 1.68 3.94% 2330.03 -7.65% 11.58%
2012 1.62 6.86% 2522.95 7.55% -0.69%
2011 1.52 -6.07% 2345.74 -25% 18.84%
2010 1.62 3.85% 3128.26 -12.50% 16.36%
2009 1.56 83.50% 3575.68 97% -13.18%
2008 0.85 -15% 1817.72 -66% 51%
2007 1 5338.27
以沪深300为代表的A股大盘股今年是个牛市,沪深300涨幅21.78 %,战胜了美股标普的19.5%,当然,没有战胜道指(25%)和纳指(27%)。2017 年香港股市表现特别靓丽,涨幅36%,但是,我的投资
组合中,A股表现要好于港股,(纯A股组合收益在45%左右)。
今年,刚好是有记录的第10年。若以2007年末计算,10年来沪深300收益是亏损24.5%,相当悲催。如果以2008年末的1817.72计算,9年来沪深300上涨1.21倍,年复合收益率9.25%。 07年港股收盘27000,10年后收盘30000差一点。从08年算起。9年恒生指数上涨1.08倍,年复合收益率8.48%。
上面的数字说明一个问题:因为07年股票涨的多,导致10年后看起来依然像个熊市。而从08年大跌后,9年的时间看起来则像个牛市,所以,牛熊市只是一个观察角度的问题,真正起作用的还是股价与股票真实价值之间的距离。
我从07年以来,10年单位净值复合收益率为17%,以2008年末计算9年复合收益率21.35%。以5年计算,沪深300自2012年末,上涨了59.8%,年复合收益率9.82%;我的单位净值上涨1.98倍,年复合收益率24.37%
综合来看,我的投资收益基本符合熊市收益超14%,牛市收益超20%的专业线,但未能达到25%的专家线,所以还需要继续努力。
二、我的投资体系的缺陷。
我10所年来的投资实践说明,坚持寻找有质量的低价公司的投资方法是可行的,而业绩还不够傲人主要是因为我在商业前景的判断上失误较多。这主要包括:1、为公司过往业绩所迷惑,买到了处于顶峰或者辉煌已逝的公司,以苏宁、张裕、赣粤高速、广州友谊为代表。2、不敢在一些优秀公司上面下重注,以茅台为代表。3、对一些公司强劲的前景反映迟钝,以腾讯为代表。4、对企业增长动力不足缺乏足够认识,以谭木匠为代表。
我还有一个很不好的地方——因为对企业前景判断能力不强,所以在选择公司的时候有意逃避这个问题,这造成我在港股选股方面连续出现失误。一买,企业的业绩就下滑。所以,我在港股,包括港股通和小盘股方面都不甚理想。我必须注意,也许A股的未来就是今天的港股。
三、2018年,我的改进意图。
我在企业前景判断方面有缺陷的根本原因是我的商业天赋或者说商业敏感度不足。我对改善这种天赋的可能性持悲观看法——即使我很努力但所获得的进步也可能只是一点点。无论怎么说,我应该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同时,我不能放弃原先的方法,不能学某些大师那样变成以寻找企业未来或者是优秀企业为重点。
2018年,我的选股依然从两个角度展开——寻找高收益的优质公司和寻找便宜公司。这两年,我的高收益公司组合收益要好于便宜公司的组合,但差距不算很大。也许,巴菲特的那句话是对的——价格适宜的好公司胜过价格便宜的普通公司。但是,寻找价格便宜的普通公司要比找好公司容易的多。
2018年,我将完善所研究公司的档案记录工作,1、要够简化;2、要够清楚,这样才能够便宜比较和判断。
2018年,我将控制股票换手率,把每只股票的持有预期拉伸到2年以上。即每年换掉的股票不能超过整个组合的一半。
2018年,我依然会将整个组合分为25个单位,但有可能几个单位都是同一个公司。
2018年,我将增加交易次数,从现在的每年集中进行两次改为每年交易不超过5此。但每次交易不超过4个单位的股票。
四、一些说明
1、我的股票组合在我的博客上有文章说明,如果需要可以照着买。今年我的收益是在我保留25%现金基础上取得的,如果不保留现金,再打到一点新股,那么收益可以轻松超40%。所以不用担心我的股票组合的犀利程度。
2、我不预测2018年的股票走势,如果股票上涨,我就趋向保守,可能会减少仓位,增加现金储备。如果股票下跌,我就会增加股票。
3、我的投资方法属于偏格雷厄姆所倡导的保守投资。我不把对未来的预测作为投资基石,即使这样可能会错过一些机会。那些疯狂的说未来会如何如何的人基本上处于迷离状态,他们忘了,未来总是处于竞争之中。在每一个特定时间点,我们可能知道某些人处于领先地位,但我们永远不知道最后的胜利者,因为,未来没有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