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11岁娃仅判5年半,法律成软蛋

2017-12-06 08:45阅读:
周蓬安:强奸11岁娃仅判5年半,法律成软蛋
澎湃新闻12月3日报道,湖南邵阳城步县60岁退休教师王慈道,乘同村11岁幼女盼盼(化名)独自在家之机将其强奸,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半。之所以有此在局外人看来十分明显的轻判,法院认为,王慈道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法院予以采纳。
强奸11岁娃仅判5年半,法律成软蛋
笔者曾经不止一次地发出感慨,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法律不能尽可能有效地保护幼女不受“性侵犯”,则是成年人的耻辱。可在当今中国,刑法对幼女的保护却是那么弱不禁风,以至于幼女被性侵的恶性案件屡屡发生,一些司法人员在处理此类案件中,或呆板地理解刑法,或故意“选择性”地执行刑法条款,导致一些典型案件的判决结果公布后,立即搅动舆论,引发社会公愤。尤其是此前在已有“强奸幼女罪”存在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出台个“嫖宿幼女罪”,不但让无数无辜幼女受到性侵害,还让这些无行为能力的幼女背上“卖淫女”的骂名。网友纷纷猜测,率先提出“嫖宿幼女罪”的专家、学者或官员,估计也是“缺德鬼”。笔者为废除该罪名,曾写下大量痛斥文章,还曾专门撰文《“嫖宿幼女罪”存废,需提防“黄松有们”为己留后路》来表达对此类“人渣”的愤怒。好在社会舆论的共同讨伐,这个臭名昭著的罪名终于在两年前寿终正寝。
强奸11岁娃仅判5年半,法律成软蛋
窃以为,有关惩治性侵幼女的刑法条款,首先必须严厉,然后就是条理清晰,尽量不给基层司法人员留下自由裁量权。可令人遗憾的是,在将“强奸幼女罪”并入“强奸罪”之后,这个罪名的量刑标准在保护幼女方面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甚至可以说就是软蛋。
依照《刑法》规定,犯强奸罪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对于奸淫幼女的,以强奸罪定罪并从重处罚。同时明确规定“强奸妇女、奸淫
幼女情节恶劣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强奸11岁娃仅判5年半,法律成软蛋
因为该案发生在淳朴的农村,而传统农村对女孩贞操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此外,按照盼盼父亲曾某国所言,目前自己带着女儿租住在县城,“女儿不肯回老家,因为害怕、害羞、惊恐,即使是住在县城,女儿睡觉时经常惊醒。”
很明显,说明孩子受到的伤害非常严重,这完全符合“奸淫幼女情节恶劣”情节,理应判王慈道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此外,笔者在《校长、老师性侵未成年学生,应加重惩处》一文中曾分析,校长、教师性侵未成年学生,更容易得逞。虽然王慈道是退休老师,但他利用学生尊敬老师、崇拜老师,对其失去防范的心理作恶,理应加重惩处。
强奸11岁娃仅判5年半,法律成软蛋
王慈道是否应该从轻发落,还应该结合嫌犯在民事赔偿中的表现能否让受害人满意?如今受害人提出的民事赔偿是28万元,肯定算不上“狮子大张口”,但王慈道只愿赔偿1万元。这1万元能干什么?还不够受害人在县城租房一年的费用,对盼盼的精神赔偿就更是“一毛钱也不给”了。就这样一名流氓加无赖,法院却对其“从轻处罚”,你让受害人的心理如何得到平复?法院冠冕堂皇地称“王慈道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也是莫名其妙。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就可以得到超乎常规的量刑照顾?
该案还暴露出一个明显的司法“漏洞”,在受害人看来简直就是一个难以解开的“死结”。因为当初这个荒唐的判决结果,是法官采纳了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即检察院建议的刑期。如今曾某国认为判决结果太轻,向城步县人民检察院和邵阳市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可邵阳市检察院提出发回城步检察院处理。
强奸11岁娃仅判5年半,法律成软蛋
请大家注意这个程序的荒唐透顶之处。因为这个量刑建议是由城步检察院提出,法院依此判决,现在要城步检察院去抗诉,就等于是自己抗诉自己。凡中国人都好理解,这有可能吗?完全是与虎谋皮嘛。因此,城步县人民检察院毫无悬念地做出了“不予抗诉”的决定。
不用看,你也知道城步县检察院作出的《不抗诉理由说明书》中必然会堂而皇之地写明“法院判决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定性明确,量刑符合规范性文件”等内容。
我是分明看出了这个程序的荒唐无比,看到邵阳市人民检察院对受害人的冷酷无情。我情愿认为这样的程序根本就不是“法定”程序,而仅仅是少数司法人员为了袒护老强奸犯王慈道,人为地“法外”设置了一个“挡箭牌”。(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新闻链接:
退休教师强奸同村11岁小学生获刑5年半 判决书曝光
强奸11岁娃仅判5年半,法律成软蛋 强奸11岁娃仅判5年半,法律成软蛋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