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逼饶毅实名举报论文造假,教育部都不好意思了

2019-11-29 21:04阅读:
周蓬安:逼饶毅实名举报论文造假,教育部都不好意思了
网传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实名举报武汉大学医学院李红良教授,裴钢教授,耿美玉阿尔兹海默病的论文造假问题,称“请贵委做些好事,为中国科学界洗涮耻辱”。(11月29日《微博热议话题》)
周蓬安:逼饶毅实名举报论文造假,教育部都不好意思了

今年以来,有关学术腐败、论文造假的网络举报,有向“高尖端”发展之趋势。十天前,南开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曹雪涛被曝18篇论文造假,论文实验图片有PS痕迹等消息在网上热传。很快,在最初曝出曹雪涛论文造假的国外学术交流在线平台PubPeer上,能检索到有上述图像异常、作者署名包括曹雪涛的论文已超过40篇。
半个月前,西安邮电大学副研究员张路在2007年发表的论文《情报学若干问题辨析》,与梁战平2003年发表的论文《情报学若干问题辨析》,不仅题目完全一致,摘要、内容也基本一致。经比对发现,张路涉嫌大面积抄袭梁战平的论文。
7月1日,网上曝出中国工程院院士、海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上海长海医院)消化内科主任李兆申涉嫌剽窃学术论文等学术不端问题。
除此以外,还有多名“长江学者”论文造假、学术不端。
而这些“剽窃”的论文,很多还表现出“弱智”的一面。《华中科大副
教授写篮球论文抄足球论文:篮球是踢的》一文报道,中国学术不端文献查重系统显示,湖北大学教育学硕士万某的这篇论文复制比高达81.5%。华中科技大学决定撤销万某硕士学位,注销其硕士学位证书,从决定之日起3年内不再接受万某硕士学位申请。我曾经评论:这个“丑”丢的不是万某本人,而是给他发学位的学校,甚至是中国教育部。连抄袭都弄得这么出洋相,就是废人一枚。
在笔者看来,仅凭这几年各类涉及论文等学术不端的举报结果分析,我相信举报内容绝大多数是真实的,而且被举报者肯定存在这方面的问题。因此,我相信饶毅院长的举报,绝非空穴来风,可信度很高。
我有一个预感,如果认真地核查近30年来的硕士、博士论文,“剽窃”现象肯定十分严重。特别是官员硕士、官员博士,论文不说百分百由他人“捉刀”,百分之九十是肯定有的。而这些“捉刀”者,肯定也不会用心写论文,抄抄、凑凑糊弄一篇就得了,反正这些官员早就把导师“买通”了,因此并不担心论文通不过。
今年就曝光了好几名“官员硕士”论文造假的新闻。知网检测结果显示,湖南省益阳市委副书记黎石秋于2003年10月上传的湘潭大学硕士学位论文《不正当比较广告法律规制研究》总文字复制比高达75.4%,总字数28340,重复字数21366。
继博士学位论文被举报抄袭后,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董岚的硕士学位论文再被指造假。
有意思的是,“论文造假”曝光归曝光,并不影响他们的“官位子”,副书记还是副书记、政治部主任还是政治部主任。
官员硕士、官员博士的“假论文”,其负面效应还不仅仅局限于这个特定的群体,其他全日制学生因为有了新的参照物,其硕士、博士论文也都不需要那么花费心思,导师在放纵了官员硕士、官员博士之后,也就不太好意思对全日制学生的论文过于严格了。
而这几年“论文造假”之所以被频频揭露,主要因为硕士、博士论文要上网,尤其那个知网,“害”的可不仅仅是翟天临一个人。既然上了网,一些好事者就会看看、比比,一些写得不错的原作者也会不时地看看有没有人抄袭他的论文。这下毛病也就暴露出来了。
年初,教育部公开的2019年部门预算中,提到今年教育部拟抽检学位论文约6000篇(不含军队系统),抽检比例为上一学年度授予博士学位数的10%左右。我曾经写了篇《教育部抽查博士论文,多少“假博士”坐不住?》的文章。如果这个抽查力度再大些,将近30年的硕士、博士论文都包括在内,估计一大批“假硕士”、“假博士”都将显出原形。
当然,可以本着“坦白从宽”的原则,搞一个过渡期,让他们自己承认学术造假,并主动注销学历、学位,学校可以不公布他们的造假行为。
可以说,如今竟然逼得连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都需要实名举报论文造假,教育部肯定都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