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痕(中篇小说)/海桀

2019-09-09 09:55阅读:
  冰川科研工作者汤铭常年与圣洁美丽的冰川为伴,然而他在现实生活中却经历了种种不如意:妻子妊娠中毒,购买的婚房被坑,装修被黑心老板偷工减料,还有目睹了底层装修工穷困潦倒疾病缠身的人生挣扎。汤铭事业中美好的理想和生活中残酷的现实,该怎样调和?
刀  痕
海 桀
1
  汤铭从尼曲卡冰川营地返回省城,已是凌晨两点多了。
  第二天早上不到八点,客厅座机吵醒了他。接电话的时候,他身子轻飘飘的,脚下软绵绵的,视线里的物象有些虚晃,不像踩在坚实的地板上,有点儿耳鸣,还有点儿莫名的心慌,梦游似的。这是海拔落差造成的,尼曲卡冰川海拔5720米,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车,海拔下降三千多米,身体不适,实属正常。
  电话是妻子方屏打来的,告诉他装修公司来电话,今儿要给新房的阳台贴瓷砖、装地灯,师傅们等着干活呢。让他立刻去批发市场,照她写在单子上的规格,买国家质检合格的名牌产品。孩子就要出生了,现在儿童白血病发病率居高不下,据说与室内装修污染有关,得高度谨慎。她上午要到医院看专家,拿检查报告,是预约。再三告诫他,办好了事儿赶紧去理发店,把自己收拾收拾,得像个人样儿。啰唆一堆,还不放心,说相关合同、联系名片、车钥匙都在茶几上放着,早餐在电蒸锅里温着。
  放下电话,他感叹再三。
  他不在家,这些事儿都由方屏操心,挺着大肚子,跑断了腿,操烂了心。
  他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虚肿的眼睛,皲裂的嘴唇,满脸胡须,乱发垂肩,黑瘦走样的德行,忍不住咧出苦笑。这要在街上看见,不是野人,就是疯子。
  他想起昨晚见面,方屏愣愣呆呆,甚至有点儿惊恐地望着他的样子。
  他也惊得不轻,分别的时候,身材苗条的方屏怀孕9周,不注意看不出来。现在身子臃肿,腰腹隆起,额头脸上长着成片的妊娠斑,惊愕地望着他,像被可怕的意外吓到了,随时要跌倒的样子。他急忙将她扶住,满腹的话儿一句也说不出来。她望着他,嘴唇哆嗦,身子颤抖,抓起他的手,放在高耸的肚子上,成串的泪水扑簌簌滚落。
  上次分别是五月二十一日,今天十月十七日,再有几天就五个月了。
  说来难以置信,俩人结婚也就五个多月。如果不是怀孕,百分百还没结婚。事实上,俩人认识到现在也就八九个月,照时下的说法,属于闪婚。汤铭是研究冰川的,方屏是省档案馆的职员。按说俩人职业
爱好相去甚远,干的工作又都是冷门,闪婚这样的浪漫不太可能。可男女之间,从来就不是地里种庄稼,成与不成由不得个家。
  
  汤铭振作精神,在批发市场东奔西走讨价还价唇枪舌剑忙活了三个多小时,买好了材料,在工匠师傅的再三催促下,匆匆忙忙送过去,已是十二点多了。师傅们吃饭去了,让他等着。
  新房装修已完成大半儿,灯具灯光用心讲究,壁纸贴好了,木质地板铺装就绪,卫具、厨具都已到位。整体基调淡雅,色彩彼此包容,符合方屏的审美性格,他很喜欢。小区景致也不错,大片绿地秋意萌萌,周边道路宽阔,园林深远。这儿是西区的西边,远离闹市,人口密度比中心地带低得多,是他喜欢的地方,太喜欢了。
  他眼前浮现出方屏的笑容,温温的、暖暖的,带着柔柔的热浪,淡淡的清香。
2
  汤铭是博士后,在高原研究所研究高原冰川,进站四年了。
  四年来,大半时间是在野外与冰川打交道。确切地说,是研究冰芯。高原冰川的冰芯,是由千万年的积雪形成的。由于海拔高,气温低,降雪在寒冷的冬季细而紧密,夏季疏松,形成显著的层理结构。加之尘土碎屑和其他飘落物质的污染,每年都会形成不同的沉积物。随着年代不断累积,形成越来越坚实、越来越厚重的冰层。久而久之,冰芯如同珊瑚的沉积,树木的年轮,保留下极其珍贵的气候及环境变化的信息。这些信息,分辨率高,保真性强,时间尺度长,不仅记录着过去气候环境自然变化的信息,还记录着人类活动对气候环境的影响。
  
  第一次上冰川,他是九人考察队中最年轻的。
  即将到达海拔6218米的冈次巴冰川时,他出现了强烈的高原反应,胸闷气短、头疼欲裂、心脏狂跳,每走一步都要用尽全力,感觉随时都会倒下。强烈恐惧中,他要求吸氧。队长和队医没有理睬,高反人人都有,年轻人应主动适应,氧气有限,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使用。他们只是不断给他减轻负重。挣扎到营地,他负重为零。
  那是一次丢人的经历,他身强力壮,年纪最轻,却成了全队的拖累。队里对他重点照顾,不让他上山,不让他工作。可待在帐篷里也并不轻松,头痛昏眩,恐惧折磨,稍一动弹,心跳就是平常的两倍,怦怦的狂跳声,刺激着你,震撼着你,叫你知道生命的脆弱,叫你知道夺命的滋味。而且浑身酸软,彻夜无眠,不能进行任何思考,哪怕记点儿笔记,回想下往事,都能让你头脑炸裂,疼痛到要死要活的地步。一周后,他第一次登上了冰川,第一次用自己的双手,在上百米厚的冰川上,成功地采集到了所需的标本,看到了几十年数百年前的冰碛,看到了冰芯上清晰的年轮。
  接下来的几年,四月到十月,他基本是在野外度过的。
  然而,无论怎么努力,你所做的只是冰川研究的基础工作。
  青藏高原现代山岳冰川覆盖面积,约四点七万平方公里,分布在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地域内,即便你穷尽一生,也是走不完、看不完的,更不要说系统的考察和研究了。在当今硕士博士遍地走的时代,作为一名博士后,要拿出有分量有价值的论文,仅靠有限的冰芯记录、实地观测,肯定是不行的。你得对原始的数据密码,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对自然的信息档案,进行科学的梳理研究。冰芯中氢、氧同位素比率是度量气温高低的指标;冰芯净积累量是降水量的指标;冰芯气泡中的气体成分和含量,可以揭示大气成分的演化历史;冰芯中微粒含量和各种化学物质成分,可以提供不同时期的沙漠演化、植被演替、大气环流强度、火山活动等等信息。所有这些,除了实地科考获得的基础数据,还得有卫星遥感数据分析、模型模拟等不同方法的综合集成,才能有真正意义上的研究和价值。
  而要做到这一步,任何个人都无能为力,尤其年轻人。
  进站后,你得获得导师和权威的绝对认可,进入他们的研究团队,得到稳定的工作岗位,你才有望接触到具体的研究项目,获得发展机会。然而,即便你真的做到了这点,你也很难在研究成果上获得突破。你的资历、你的能力、你的业绩,甚至你的背景,都在决定你的待遇和前程。
  时间无情,三年博士后眨眼就过,到时你就得出站。
  运气帮忙的话,还能获得一年时间。但无论三年还是四年,如果拿不出像样的能够发表在核心期刊上的论文,你就不可能获得副研究员的职称。没有副研究员的职称,就无法得到必须的社会认可度。那么,不要说梦寐以求的中科院,即便是普通研究所的工作,也很难得到。去年他发表了两篇论文,很想留在高原研究所,觉着凭他几年来的发奋工作和贡献,应该得到所里的认可,但他随即发现,所里认的不是你在一线拼死拼活的经历,也不是你的实地考察经验,或两三篇无足轻重的论文,而是具有广泛认可度的研究成果和理论突破。如果没有,你就得考虑其他因素,否则只能让路。而让路,就意味着你不得不放弃人生的梦想和追求,多年的艰辛和奋斗将付诸东流。
  这既不公平,也不公正。
……选读结束
全文刊载于《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19年第7期
更多内容:http://www.qikan.com.cn/magdetails/9B498867-0643-4954-AA08-C76B40FE0B98/201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