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佛珠(中篇小说)/林喜乐

2020-09-24 11:02阅读:

北京文学

《北京文学》杂志官方微博

关注
视野放在当下家庭生活中,透析出了被亲情伤害的深度。在遍布细节的亲情交往中,连续拷问何谓亲情?尽管身在佛门,也无法回避世俗之扰,还俗和尚更不可避免地坠入了亲情编织的千愁百结当中。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故事,曾经喜佛信佛的主人公经历了怎样的命运煎熬?


林喜乐

1.三出破布木

  按约定时间,早晨十点整,我到了西北大学长安新校区,骑着力帆电动车在校园转了半圈,找到了3号博士楼。尽管我特意买了电动车专用的绗缝挡风罩,戴着皮棉帽,耳朵还是快要掉下来了,皮护腿根本不起作用,双脚僵得像醉汉一样站不稳。认清二单元门牌,按过5211房号,对讲门铃许是冻坏了,刺刺啦啦乱响,不能通话。我躲在门洞里掏出手机,冰棍一样的手指总是按不准数字,折腾了半天,总算拨出去了,占线,再拨,还占线。
  住在这里的客户在叔叔店里订做了一串佛珠,要求三天内做好送到。她订活那天,正赶上叔叔给我下了一笔大单,她又不给宽限时日,我只好劳累自己,连着干了两个半天,毛活总算出来了。只是这个客户要盘好的,佛珠装进锦袋里,不离手地揉搓,害得我这两天半夜醒来都忘不了揉上一会儿。她是个挑剔的人,我只有尽最大限度做好,至于她满意不满意,就难说了。
  入冬有一段时间了,雾霾像天空的面纱,白天黑天都罩着。秦岭表情呆板,少了许多夏天翠绿的颜色,呆头呆脑地站在校区南端的雾霾里,和现在的我一样,看上去有点儿瑟瑟发抖。我的心情像今早的天气,阴沉中冒着冷气。早晨八点左右,我全副武装没走出多远,嫂子就打来电话,略带哭腔的嗓音,随时都有可能哭出
来。估计她的世界里,除了哭声很少有其他声音,许是这个世界让她处处作难又万般无奈,才用哭腔诉说自己的不幸吧。果然她就哭说,“你哥哥被解除工作后,没事情做,参与了一家资金管理公司的借贷业务。正干得起劲,猛然就被政府查封了。你哥哥哪里想得到,老板会裹钱逃走。正在担心,存款户就来家里闹了,指着你哥哥鼻子骂他是骗子。问题没法解决,他烦恼得天天酗酒,醉了就打我骂我,筋骨都快被打断了,你再不回来劝劝,我就活不了了。”她压着嗓子,害怕别人听见似的,哭腔中充满了痛苦和失望,我不去救她,好像就活不过今天了。
……选读结束,更多内容:《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20年第6期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