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一断金圣叹很有必要

2019-12-02 00:19阅读:
断一个人段位高低,观其颜色便知一二,如有谈吐可知三四,得其读书喜好可知五六,听其议论可知七八,如果他还落了笔知其八九不在话下……留一分面子给天给地给粉丝,别把人断绝也给彼此留条生路。

金圣叹参与“哭庙案”而被诛杀,虽有种种附会的幽默和凛然,我却总觉得他要是真读懂了水浒,应该不至于如此下场。金圣叹看到了水浒众兄弟的打打杀杀,却没看到一票恶徒的自我救赎,金圣叹只道宋江奸诈诡谲,却不懂宋江“率西水滸”的苦心,金圣叹可能倾心江湖义气扶危助困,可是掉了脑袋也没有找到水泊梁山般的心灵家园……否则哭什么庙啊,在施耐庵笔下县令盗卖官米算什么大事。
金圣叹说:《水浒传》有大段正经处,只是把宋江深恶痛绝,使人见之,真有犬彘不食之恨。我却想说自古至今我没见过一个作者会写一个犬彘不食之人做自己的主角,更不能相信施耐庵会把一个犬彘不食之人比作古公亶父
金圣叹又说:《水浒传》方法,都从《史记》出来,却有许多胜似《史记》处。若《史记》妙处,《水浒》已是件件有。水浒人物塑造确是生动丰厚,但是种种不合逻辑前后不一之处,并不见《史记》件件有。水浒主题深远,写作水准却并不高明,颇多斧凿生硬之处,原谅也就罢了,还要拉来《史记》做陪衬,胡诌出来个“六才子书”的名号,又不懂得水浒真正的好处,简直就是驴唇不对马嘴。由此,“《史记》是以文运事,《水浒》是因文生事”的说法也便是不成立的。(水浒写作上的不高明处可以单聊一篇
金圣叹还说:作《水浒传》者,真是识力过人……临了收到“天下太平”四字作结,五也。我特别想问,写了七十回的逼上梁山,怎么忽然做了一个梦就天下太平了,写了一部大书的宋江,怎么忽然结尾在卢俊义身上了,您用那个比宋江死得还冤的嵇康来暗
示张叔夜,是来搞笑的吗……金圣叹腰斩水浒,自己狗尾续貂,然后假装牛逼评论家对自己大加赞赏,是很不老实的。
最后金圣叹说:此本虽不曾增减一字,却是与小人没分之书,必要真正有锦绣心肠者,方解说道好。金爷的文笔确实好,这句话说得漂亮。只是这部水浒确是与小人有分之书,传颂之人大多对书里面的打打杀杀江湖义气津津乐道,而对作者的心中锦绣无动于衷。可惜了金圣叹如此手不释卷地喜爱水浒还因其成了后世之名,却可叹水浒对金圣叹自己对众人都是个误会。

另:给金圣叹老先生顿个首,说好留一分的……其实是留了两分。相比红学家金爷算是淳朴的,找个时间断一下那些认为红楼梦后四十回是曹雪芹写的傻逼名家,绝对一分也不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