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老虎》面对生活这道难点题,每个人有不同的答案

2019-12-02 22:40阅读:
有趣的是,电影院里同时有好多部用歌名当片名的电影,包括《大约在冬季》《一生有你》,长线放映的《我和我的祖国》,以及这部刚上映的《两只老虎》。“两只老虎”的曲子源自一首叫作《雅克兄弟》的法国民谣,这首歌有多个语种的不同版本,据说中国版《两只老虎》的歌词出自郑成功之手,他带了两只老虎去台湾,老虎伤人后被百姓打伤,老郑噗呲一笑,写出了这首脍炙人口的歌词。
《两只老虎》面对生活这道难点题,每个人有不同的答案
词来自哪里并不重要,电影《两只老虎》以一首儿歌点题,似乎就是想说,两只老虎同命相怜,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本来已经很是悲凄,还要成为大家围观和取笑的对象,高呼“真奇怪”。其实大多数生活中的喜剧都是把快乐建立在表演者的痛苦之上,好莱坞的《小丑》演的就是喜剧背后的悲伤,《两只老虎》也是如此。葛优饰演的张成功,乔杉饰演的余凯旋,倾尽自己的人生之痛,只为博君一笑。
两人因一场绑架案而结识,余凯旅绑了张成功,张口要一百万,张成功说没问题,我给你两百万,你帮我办三件事就给你,要是办不好我就不走了,除非你撕了我。
《两只老虎》面对生活这道难点题,每个人有不同的答案
这是两只各有所缺各取所需的“老虎”。余凯旋缺的不是耳朵,而是钱,在他的认识里,有钱就有一切,有尊严,有面子,无忧无虑的生活。相反,张成功就是不缺钱,影片留了一个悬念,没有明说他遇到什么样的难处,而是把他表现成一个有怪癖的富豪,被绑不肯走,强迫对方跟自己要钱,想放都不行。然后,从他要对方办的三件事,我们看到了一点《甲方乙方》《私人订制》的影子。比《甲方乙方》更深入的是,《两只老虎》围绕三个半任务,通过人(老)质(板)和绑(员)匪(工)的携手努力,去探访已经失去的爱情、友情和亲情。
r> 《两只老虎》面对生活这道难点题,每个人有不同的答案
影片把两个人摆到同样的位置,反复探讨人生没有捷径,怎么过都是一个难。余凯旋干啥啥不行,兜比脸干净,女友跟着打高尔夫球的人走了,他把自己的遭遇归结于没钱,张成功倒是有钱,曾经有妻子,还有一个漂亮的女演员情人,可是最后一个都没留下,只能孤家寡人过日子。
余凯旋没有朋友,倒是小时候被一个小混混打了半年,念了半年的诗,多年以后,张成功带着他在KTV抓到了小混混,一顿嘴巴抽得对方幡然悔错,而张成功年轻的时候愧对战友范志刚,多年以后,来到范志刚的盲人按摩店,原本想用钱来弥补过错,却被老战友按在床上一通摩擦,痛得泪流满面,这不是身体的摩擦,而是灵魂的摩擦。
《两只老虎》面对生活这道难点题,每个人有不同的答案
《两只老虎》面对生活这道难点题,每个人有不同的答案
通过这样几处对仗清晰的桥段,不难看出《两只老虎》在主旨里还是在宣扬富不骄穷不馁,人要淡泊名利顺其自然的老庄哲学。
你再有钱,也挡不住身边连个说真话的人都没有,你再没钱,也可以乐乐呵呵的打发每一天。从浮在上边的故事主线看,张成功在这场绑架案里握有主动权,包括让余凯旋赔着本钱赚吆喝,两百万没拿到,还倒贴不少,从沉在下边的内涵看,张成功是真心实意的羡慕余凯旋,年轻,健康,容易满足,吃鸡排喝小二就能开开心心。
《两只老虎》面对生活这道难点题,每个人有不同的答案
所以说,《两只老虎》就是一场考试,面对生活这道难解的谜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余凯旋念着“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张成功总结了一下“生活就是一个字,能过则过”。
电影由始至终也在强调这个“过”字,不管什么样的难处,都能闯得过去。大概正是因为这份淡然的态度,使影片从头到尾都显得很柔和,张成功和余凯旋做为富和穷的代表,始终处于合作和相互激励的状态,使之在一定程度上缺乏一点对立感,显得冲突不够强烈。
《两只老虎》面对生活这道难点题,每个人有不同的答案
不过没有关系,毕竟是在消费降级的年头,能过则过,能乐则乐吧。葛优、乔杉、赵薇、范伟、闫妮、潘斌龙组成了目前看来,这个冬天里最强大的喜剧阵容,在影片中释放出不少笑料,很多都是自带笑点和梗,其中除了葛优一如既往的冷幽默,妙语连珠,乔杉把小人物的囧演得活灵活现,范伟也很出彩,在很短的时间里,让观众笑出眼泪。
《两只老虎》面对生活这道难点题,每个人有不同的答案
换个角度看,范志刚才是电影里段位最高的生活大师,按摩界的扫地僧,我目盲但是不盲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