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消失的马拉多纳

2020-11-27 14:36阅读:

井民博客

 成都理工大学 教授

关注
人老瞌睡少尿多,半夜起床放水,就再也睡不着。打开只有新闻频道的电视,就见“一代球王马拉多纳去世”。
  井民这拨人,算得上是看着他踢球长大,又听着他的轶闻变老。想到这世界从今以后不再有他,不禁怀疑起那铺天盖地的噩耗的真实性。
  一阵键盘上的十指划拉,终于确知这世界从此不再有他。同时获悉此时此刻,世界各地因失去他而涌出的大量叹息、惋惜和追忆。
  尽管在一张流行的排行榜上,算上他本人,活着的世界级球星中,他仅排第四,被球迷喜爱的程度排贝利、梅西和罗纳尔多之后,但他的英年猝死,还是让世界瞬间陷入巨大的哀伤。
  人们好似突然觉察到,不论他在球星中排名如何,他的风采和魅力都无可替代。他这一走,世界少了道亮色。
  他的国,已经决定为他致哀三天。通常,这是伟人去世才配享的礼遇。
  在他踢过球,带过队的地方,布宜诺斯艾利斯,巴塞罗那,那不勒斯,纳波利尼,多拉斯……,人不分男女老幼,纷纷为他垂泪。贝利、梅西和罗纳尔等巨星,也将颂辞之花慷慨献给他。
  尽管他生前,在上述那些地方,人们多次骂他行为不轨,花心,偷税,吸毒,玩枪,但如今,同样的人们,完全忽略了他的所有不轨。甚至反倒觉得,没有那些不轨,他就不是他了,就不真实了,就不可爱了。
  他是个深怀政治定见的球王,那个定见就是反西方,反正统。为此他拒绝会见查尔斯王子,不和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握手,倒与中南美诸多引起西方头痛的政治家卡斯特罗、查维斯、莫拉莱斯等交好。
  在1986年那场与英国队的四分之一决赛中,他声称为福克兰群岛(英国称马尔维纳斯群岛)而战。因“上帝之手”赢球后,他先是否认自己犯规,后是坦言自己当时的心情好似偷窃英国人的钱包成功。
  全世界都知道,他的国与英国为那个岛,此前刚血拼了一场。尽管他的国输了,但他在球场上代表他的国赢了,且“上帝”助他赢在裁判视线的死角。他说这是“上帝之手”,或
许真是表意准确。
  他一直代表政治弱势与政治强势的对抗。踢国家队时,他代表拉丁美洲对北美洲,带巴塞罗那和纳波利尼队时,他代表南部对北部的尤文图斯和米兰。
  他总是在向貌似政治正确的世界,发出未必错误的声音。尤其是告诉那些个头颅高昂的西方人,另外的队伍照样优秀,另外的人群照样出色,另外的文化照样精彩。
  他活着的这些年,一直在遭受政治正确的谴责。因为毒品,因为性别歧视,因为出言不逊,因为叨念社会革命,他几乎从早到晚被舆论鞭笞。谴责他的人拿同在一个星球的巨星贝利、梅西和罗纳尔多与他相比,提醒他可否安静些,规矩些。怎奈他对此充耳不闻。
  他是个有嬉皮风范的球王。与他相比,贝利、梅西、罗纳尔多等,都太规矩。他抛弃跟了他四分之一世纪的发妻,他的身边总有漂亮模特和女星,他执掌球队时经常嘴里叨着雪茄,哪怕国际足联对此有强硬的禁令。
  他活得就像在摇滚,一直在猛烈敲击人心。包括在他最后的日子里,先是隆重庆祝六十大寿,后是顺利度过脑部血肿手术,然后就突然把世界拉黑或突然被世界拉黑。
  他爱笑爱哭爱惹事,包括枪击记者之类。但人们想起,他惹了事就道歉,道歉后就得到球迷谅解。从这点上看,他是率真的,可爱的。是鲁莽的,也是文明的。
  他退出绿茵场后就迅速发胖,迅速衰老,忠于他的球迷,对他就更加怜爱。一怜爱,他的缺点,也就变成特点了。在这些球迷眼中,喜剧中的胖子,落魄的老人,脸红的黑手党,多个有料的角色,轮流由他本色出演。
  他在球场上的时候,足球运动充满惊喜和癫狂。他用他的盘带、过人、传球和射门,让赛场、主办城市、电视屏幕前以及整个国家为之疯狂。这种魅力属于上帝,上帝赋能予他。他死了,绿茵场地不再有上帝。
  他是非多,故事也多。他法定的娃有5个,私生子数量天知地知。仅在古巴就有待定的3个。在他的国阿根廷,至少2人正通过官司验明与他是否血脉相联。发生过他临街站立,突然有娃跑过来抱腿喊爸的事。
  谁是他的娃,谁是娃的妈,他们有无继承权,是多国法院一直以来的忙活。
  不禁善意地想,他这样的天才球星在地球上开枝散叶,将优秀的踢球基因广布各种族,说不定未来会有多个球星出现,甚至复制他的辉煌。真如此,对人类来说,尤其对球迷来说,何尝又不是件歪打正着的好事。
  他或许是预感大限将至,早就声称不给家人留遗产,遗产交去做慈善。也就在他去世后这短短的几小时里,已有多个好事者在替他计算“遗产”。悲观的结论是他几乎没留下什么遗产。因为他生前花钱如流水,以及经常为惹是生非大笔埋单。
  因冒犯警察、丑闻缠身、偷税漏税、吸毒罚金、非婚生子女引发赡养费诉讼,以及其他违法行为,他曾遭到意大利税务部门毁灭性打击。仅一笔在拿波里期间的罚款,就高达4200万欧元之巨。经过大约10年之久的漫长诉讼,他在17年前就已拿不出钱。意大利警方甚至从他手上摘下名表,从他耳朵上摘下钻石耳环,变卖后支付罚金。
  持论悲观的人们认为,他之所以不给家人留遗产,只是因为没啥遗产可留,与崇高无关。
  也有持论乐观者。这部分人认为,他是足球史上最能挣钱的球员,再怎么不拿钱当钱,也不可能把那些钱抛洒完。
  比如,巴塞罗那以700万美元买下他,创下当时足坛最贵转会费。转会纳波利尼,俱乐部支出更是高达1050万美元,再创足坛新记录。
  而这还远不是他收入的全部。可口可乐和彪马等世界知名品牌,支付给他的广告费足以吓死人。
  有人替他统计,在他鼎盛时期,月入大概在10万到15万美元。如在墨西哥多拉斯俱乐部任主教练,11个月入账160万美元。即便在2018年世界杯期间,国际足联为他的出席,每天开支1万欧元。
  如今他死了,有钱没钱,有多少钱,都是活人操心的事。
  在一个整体郁闷多于欢快的世界,他是一个革命性的存在。由他为足坛注入的起伏跌宕与波澜壮阔,很难被他人完全再现。
  比如他带球连过5人(也说6人、7人)最终还射门成功的传奇,好像连贝利、梅西和罗纳尔多也不曾创造。
  在这个因政治正确而显得伪善的世界,他是血肉丰满的存在。
  他在球场上冲锋陷阵,在球场下招惹是非,似乎是在提醒世人,在这个原本正义如纸糊的世界,认真践行规矩规则你就错了。
  而这,很可能是他被太多人永远爱着的理由。尽管这是个拿不上台面的理由。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