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陪客记
昨晚,登海局长有客来,命我作陪。疫情以来,因慑于女儿严令,效古代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畏酒如畏虎。但老长官之召,焉敢不赴?便屁颠屁颠的去了。
其实,来客亦非外人。常连祥 ,泊头老乡,沧州音乐闻人,名衔一大串——河北沧州电视台主任编辑,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电视音乐研究会会员,河北省音乐家协会理事。虽然一直吝于一面,但几年前就加了QQ好友,交流颇多,登海局长戏称“网恋”。孙桂岩,数十年前便是文友,人诗俱美,只是移驾沧州之后再未见过,屈指已三十春秋 ,昔日小美女,忽然迟暮人。
陪客者亦非凡品。王振海,与登海局长一字之差,颇为面善,只是记不清名姓。不佞平生善忘,在酒场上,历来秉持“英雄不问出处”原则,问了也很少记住。但老兄不依不饶,苦苦逼我说出名姓,只得求救于老长官。一经老长官说出,顿时恍然,恨不能狠狠扇自己一个嘴巴。陈银阁,老大姐,曾经有过交集,一直以为是妹妹,细问才知是大姐,居然长我五岁,面嫩。李占武系半生好友,我经常说他是常败将军“占武不胜”,今日遇到了对头“大获全胜”——孙全胜。孙兄也是酒中豪杰,可惜有病不饮,泊头酒坛巨星陨落;与蔡万耀也是“狗皮袜子没反正”的交情,好友兼酒友,常常把他的名字反过来,叫他“耀万蔡”,谐音“要碗菜”。今日灵机一动,出上
联“蔡万耀,要碗菜,姓蔡人不菜”,让李占武对,举座皆笑。
不是新朋,便是旧友,撸袖之年,还等什么?喝就是了。再说,喝的是国酒茅台,我等草芥之人,平日哪里喝得到?菜也是好菜,疫情期间在家也吃不着,再不撸袖子,岂非傻瓜?只恨酒量不大,肚囊太小,否则,我一人也得来个“光盘行动”了。
几位也俱是豪爽人,不陪而自饮。连祥老兄饮酒如作曲,既有婉转小夜曲,也有英雄交响乐;王兄振海,年高犹少年,令老弟惭愧;李占武“量小非君子”,今天也豁出去,喝进来;蔡万耀中午喝大了,晚上连续作战,愈战愈勇;尤其是银阁大姐,巾帼不让须眉,酒杯一端,令男儿气短。孙全胜老兄不喝酒,自然失去了话语权;而登海大兄虽不喝酒,但笑眯眯的看着,估计也“赏心悦目”了。
酒足饭饱,连客人也顾不得送,自管抚松曰去,一路踉跄,归家去者。
2021/2/23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