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陡峭峡谷的出口,曾是南北疆交通的天险要冲,古代“丝绸之路”中道咽喉。晋代在这里设关,因其险固,故称'铁门关',列为中国古代二十六名关之一。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这个景区也有一点意思,管理单位相当的婆婆式的背景:铁门关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直辖县级市,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实行师市合一管理体制,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管理。位于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东部,是天山南麓和昆仑山北坡交汇的交通要冲,古丝绸之路中段的必经之地。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我去的时候,正是深秋之后得我初冬11月份。去了以后竟然关门了,据说这个景区是离着库尔勒最近的一个景区,有山有水,有深厚久远的古诗,据说,故事性,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两千多年前的丝绸之路,就从这里沿孔雀河进入一条30公里长的峡谷。峡谷曲折幽深,岸壁如刀劈斧凿。据考,从晋代起,这里就设立了关口,因其地处险要,故名铁门关。它是焉耆盆地进入塔里木盆地的一道天险,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如今的铁关峡谷,在拦河大坝上建起了大水库,往日奇险无比的古丝路中的一段已淹没在万顷碧水中。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就是这么感觉很干枯的地理位置,在铁门关的幽谷里,竟然有一条日夜奔腾的河水,叫做孔雀河,这个名字顾名思义,有一个煽情而且漂亮绿色的水面非常的纯净。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因为是深秋之后的冬天,这里的胡杨林都呈现出金黄的叶片。峡谷中依山傍水之处,林木葱郁、百花斗艳,亭台楼阁错落有致、点缀其中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掩映在深谷里的孔雀河,由于这座景区已经封山关门,很遗憾,我没有近距离的走进孔雀河,只能远远的看着。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库尔勒属于天山南部的一座城市,建城的时间也不远。凡是有水的地方,都是水美草肥。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库尔勒市(Korla),是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地级行政区首府 位于新疆中部、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东北边缘,北倚天山支脉,南临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是古丝绸之路中道的咽喉之地和西域文化的发源地之一,是南北疆重要的交通枢纽和物资集散地,也是该地区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而铁门关是库尔勒比较著名的风景区,没有到过铁门关就不要说你来过库尔勒的说法不无道理。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新疆库尔勒的铁门关,说书人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西汉张骞衔命出使西域曾路经铁门关,班超也曾饮马于孔雀河,故而人们又称孔雀河为饮马河'。唐代边塞诗人岑参登铁门关曾赋诗一首:'铁关天西涯,极目少行客,关旁一小吏,终日对石壁,桥跨千仞危,路盘两崖窄。试登西楼望,一望头欲白'。这首诗,真实而生动的描绘出了铁门关的险峻,前凉杨宣部将张植进屯铁门关,击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