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2021-01-21 09:13阅读:

斩云剑

中国摄影师协会会员 中国摄影师杂志社记者 摄影博主 头条文章作者

关注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原创作品,严禁盗取授权法律部门】
如果想了解一座陌生的城市,你不在这座城里居住半年十载的,你是没有发言权的。我在常熟居住了两年,且在老城区琴川河畔居住,以一个老常熟人的姿态,在方塔脚下的民房里精心地做了一个常熟人,早上起来去吃一碗面,晚上要到老城水岸走一走,听一听地道的常熟方言,和老常熟的朋友在一起聊天。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一座老城就是一个城市的心脏。不远处一定会有一座新城在拔地而起。老城的保留是我们对时光的敬畏和对历史的感念。那些渐行渐远的岁月,被老城定格,后来人能顺着老城的足迹,追忆童年的时光和父辈的光阴。
在常熟老城的民房里住着很多租房户,鲜有老常熟人住在这
里,如今沿河两岸的民房都是一些瓦房,老城区严禁新盖高楼,以尊重老城的“高度”!我想这也是旧城改造最后的呐喊!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方塔园是最中国的江南笔墨,而方塔就是常熟的活着的历史标本。方塔与虞山遥遥相对,彼此默默诉说着时光之下的老城岁月。
生于北方,山之五岳之尊,也就见怪不怪那些高山大海的气势了,而走在长江三角洲地带,江河流域,鲜有山突出。虞山,对于北方人来说,它就是一个土堆。而对于江南来说,它是一座名山,是一座必不可少的山中城,城中山。它更是常熟的一种文化符号。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按照常熟人和周边包括苏州人对于虞山的热爱,虞山是一座风土人情浓郁的文化阵地。自古虞山多笔墨,明代诗人沈玄爬虞山时写的《过海虞》之名句“吴下琴川古有名,放舟落日偶经行,七溪流水皆通海,十里青山半入城”的佳句,成为额虞山乃至常熟的代名词。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七溪流水皆通海,十里青山半入城,众多的江河水域都通往了大海,这连绵起伏的虞山有十里之远,与城相连,与水相望。这该是一种什么景致?!
名山之下必有名寺陪伴,虞山北脚下的兴福寺,史记载,始建于南齐延兴至中兴年间(494—502年),唐咸通九年(868年)懿宗御赐“兴福禅寺”额,于是,兴福寺名声大噪,也成为江南名刹之一。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建亭勒石,立碑在兴福寺内,完整无损。兴福寺塔建于南宋建炎四年(1130年),后因筹建僧人去世而未能竣工。咸淳年间(1265—1274年),将原构拆去,重建九层塔。此时塔侧有崇教兴福寺,塔遂属于寺。而这座寺庙的完美之处就是保至今香火旺盛,堪称奇迹。斩云剑因为寺庙之缘认识了寺庙的洪坤法师,也对这座寺庙有了更深厚的情感。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磬音。”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洪坤法师说,你如果观察一座城市民风是否纯正,你首先要看这座城里有没有山,山中有没有寺庙,山之空远,庙之清净,也引领了一座城的幽静和朴素。
虞山的美妙之处就是能雄峙长江三角洲腹地而矗立的虞山,江河倒影,落日映衬,让虞山有了几许江南的立体高度,唯有站在虞山之巅,前为苏州晴日之下,斑斑点点的苏州城收之眼底,后为常熟之城,有方塔与之呼应,更有了一些岁月的神秘。而老城就夹在虞山和方塔之间,是这座城水平面之际的平坦中有了突兀,温情中也有了几许的期待和力量。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谈到虞山不能谈到一则与虞山有关的故事,话说千年前兄弟俩,一个叫泰伯,一个叫仲雍。泰伯、仲雍是周姓部落首领古公亶父的儿子,也就是周文王的大伯、二伯。周文王叫昌,是古公亶父三儿子所生,自幼天资聪慧,很受爷爷的宠爱。在古公亶父的眼里昌是最称职的革命接班人,很想把王位传给昌。但碍于昌是三子所生的孙子,传位有悖常理,只能唠唠叨叨“继我业者昌也。”造点舆论。泰伯、仲雍是些厚道人,理解父亲的心意,以到南方采集草药为父亲治病为由,离开了部落,主动退出权力角斗场,让周文王自然而然登上王位宝座。泰伯、仲雍兄弟来到了史称荆蛮之地的江南水乡,随乡入俗接受了断发纹身的习俗,将自己融入这方土地,也把黄河流域较先进的农耕技术和文化传授给当地人,为他们敲开文明富裕的大门。之后,在当地民众的拥戴下建立了“勾吴”小国,泰伯为王。泰伯无后代,死后由仲雍继位。仲雍仙逝后就葬在乌目山上。百姓为了纪念吴文化的始祖先贤虞仲,就把此山改称为虞山。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时光掠过商周进入春秋时代,有个叫子言的人,拜师孔子门下并成为七十二贤弟子之一。子言可称得上是个留学生,是孔子唯一一个从长江到黄河边的鲁国学习深造的学生。他学成后回到家乡,将儒家学术传播弘扬,奠定了常熟文化巨厦的基础。子言仙逝,步仲雍之后住进了在虞山建筑的人生后花园。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在虞山的松林竹丛间,还有元代大画家黄公望、清代文坛宗师钱谦益及其妾才女柳如是、“画圣”王石谷、两朝帝师翁同和、小说家曾朴等众多文化巨匠的墓冢。一座座墓冢就是一座座文化高峰、一座座文化里程碑。因了众多名人墓,虞山的崖、洞、涧、泉、瀑和奇花、嘉木、瑞草多了文化的充溢和滋养,虞山,更是理所当然地成为一座文化名山。我惊慕虞山景观的自然天成与美轮美奂,更景仰以虞山为标帜的常熟历史文化积淀的深厚与辉煌。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对于北方来说,虞山就是一个土堆,在江南常熟却是一座城的高度
山无言,水无语,人道无情却有情,对于常熟的碎碎念,也是因为这座城里有老友和念想,越发显得这座城无限向往的延伸。如果再约着老友一起爬山,在虞山半山腰有多家茶社,步履之筋缓和之时,要一杯香茗,谈三五日分离,抒相聚时欢喜,是不是也是人生的一大乐事?悠哉,悠哉!


常熟旅行小提示:
{后疫情期间注意防疫,注意一米之外的交流距离,注意带口罩}
虞山尚湖旅游风景度假区〖虞山家森林公园、尚湖家湿公园〗 
景区内有辛峰、维摩、兴福、剑门、宝岩五游览区50景点, 仲雍墓:位于虞山东麓言墓  位于熟虞山东麓 辛峰亭  位于熟虞山东岭巅 剑门奇石、拂水晴岩、梁昭明太读书台、虞山桃源涧宝岩态观光园、红豆山庄 。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